小小说:海水潮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山海关古战场欢喜岭上的孟姜女庙有一副奇联,联云: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二零零一年秋天的一个星期天上午,退休教师周老师正在教她的孙子读这副对联。

“奶奶,如何读这副对联啊?学校的老师还没有教。”
“佳佳,你可知道多音多义字现象?”

“知道,学校的老师曾向我们讲过。‘朝’和‘长’是不是应该作为多音多义字?”

“佳佳,你说对了。这副楹联,‘朝’ 有‘潮’ ( cháo )——潮水的‘潮’,‘朝’( zhāo)——朝阳的‘朝’、今朝明朝的‘朝’这样二音二义;‘长’有涨(zhǎnɡ)——涨潮的涨,‘常’ (chánɡ)——经常的‘常’,长(chánɡ)——长短的长,这样二音三义。现在,奶奶读给你听:

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
浮云涨,常常涨,常涨常消

还能读作:
海水潮,潮朝朝,朝朝潮落
浮云涨,涨长长,常常涨消

佳佳,动一下脑筋吧,还可以怎么读?”

屋里响起了清脆的童音:
海水朝朝潮,朝潮朝朝落
浮云常常涨,常涨常常消

“对了,佳佳,这样读起来就象一首古诗了。奶奶再写一副对联让你读。”周老师在纸上写出了另一副对联,其联云:

调琴调新调调调调来调调妙
种花种好种种种种成种种香

孙子聪明,立即读了出来。

“佳佳,这会可知道了吧,这就是汉字中的同字异音现象,遇到这种情况,脑子可要转转弯啊。”

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周老师也象学校一样,让孙子下课,自由活动。

佳佳打开电视机,里面正在重复播放天安门自焚的场面,佳佳叫了起来:“奶奶,好可怕啊,炼法轮功的人自焚。”

周老师听到孙子的声音,也走到电视机的前面来,一会儿,抚摸着佳佳的头说:“佳佳,这可能就是奶奶刚才对你说的同字异音现象了,脑子可要转转弯,变换一下读音才能解释。”

“为什么?”

“奶奶有几位朋友是炼法轮功的人,他们可不是这样的人,他们说,法轮功禁止修炼者杀生。”

“那么这件事怎么解释?”

“奶奶见的事情多,心里有底,共产党说的话都必须打一个问号。当年你爷爷就是被共产党扣上反革命的帽子后被折磨致死的,它们惯用的手法就是扣帽子,挑起群众的仇恨,然后进行迫害。”

这时佳佳突然注意到门缝里有两张传单,立即上前拿下来。

“天安门自焚真相”七个大字赫然映入眼帘,周老师和佳佳一起读了起来……。

在一公里外的郊外农村,法轮功弟子周小玲正在挨家挨户发放真相传单。虽然是星期天,可是村里静悄悄的,很少见到来往的人,周小玲迎着灿烂的阳光,恭恭敬敬的把传单放在农家的门口,然后快速的离开,似乎没有人注意到村里来了一位法轮功弟子。

“汪汪,汪,汪,汪汪,汪。”几米远的地方有一条大灰狗一边叫着一边向周小玲扑过来,她有点怕,不自觉的快步跑了起来,大灰狗一看见她这个样子,越发快速向前追赶。周小玲忽然想起小时候大人教给她的方法,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正眼看着大灰狗,已经接近身边的大灰狗反而怕起来,伸着舌头呆呆的站着,周小玲一跺脚,大灰狗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这时她缓缓的移动脚步,继续前行,大灰狗再也不敢追赶了。

周小玲想到市区的仁济街有一位中学的同学住在那里,便决定到仁济街发真相传单。

周小玲进入村庄的时候,把自行车放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她从原路退回,找到了自行车,把装真相传单的包裹放在自行车前面的篮子里,脚一蹬,飞也似的离开村庄,真可谓是来无踪,去无影。

到了仁济街,周小玲先到临街的阳光住宅区,把单车停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并发了几份传单。从阳光住宅区出来后,她先把传单发给临街的商店,不远处停着一辆日杂公司的小货车,司机正在驾驶室阅读报纸,周小玲迎上前去,对着司机说:“兄台,这是天安门自焚真相,免费送给你阅读。”司机说:“天安门自焚案,报纸上已经看够了。”周小玲说:“报纸上刊登的内容是政府的谎言,传单上的内容才是客观的分析,兼听则明,请你比较一下吧。”司机高兴的接过传单,聚精会神的读了起来。

这一幕情景,刚好被经过这里的治安巡逻队看到了,在这个时期,所谓的治安巡逻队,实际上已经变成了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六一零”的工具,专门负责监视法轮功弟子。十几个人立即向周小玲拢过来,周小玲的心怦怦的跳动着,如果是一个常人,这时可能已经吓的走不动了,她努力使自己定下来,迈着有力的脚步向前走,她决意到发过传单的有缘人家里躲一下。由于周小玲突然转了几个弯,巡逻队已经不能确定她所在的具体的位置,只看见她进了阳光住宅区。周小玲来到阳光住宅区二幢301房的门口,按响了门铃,佳佳打开住宅的内门,隔着外边的铁门看到周小玲喘着气站在门口,周小玲慌忙说道:“小朋友,快开门,我是炼法轮功的阿姨,刚才在发传单的时候被巡逻队发现了,正在追赶我,让我到你们家里躲一下。”佳佳正在犹豫,周老师听到后立即让佳佳开门。

周小玲高兴的进了周老师的家,向周老师述说了事情的经过,周老师透过窗户看到几个穿着制服的人正站在住宅区的门口,盘问保安人员和过往的行人。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准备到住宅区里检查,看到这一情景,周老师忙叫周小玲躲到里屋去。

文革后期的一幕仍历历在目,那时她听到一伙人向自家涌来,立即让老伴躲到里屋去,最后还是被红卫兵搜了出来,老伴被押走了,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了,她是在老伴被活活打死后的几天才得到噩耗的,这是她终生难忘的事情,每每从脑海中闪过,她就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她在心里默默的祷告,希望眼前的这位姑娘能够平安,也许她的家里有丈夫、孩子,有她的所有的亲人,他们需要她,她不能被坏人带走。

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那些穿制服的人在查无所获的情况下离开了阳光住宅区,临走时要求住宅区的保安人员如果发现可疑人员应立即向他们报告。

周老师透过窗户,看到警车缓缓移动,穿制服的人尾随其后离开了住宅区,这时压在周老师心头的石头才落了下来。

周小玲看看时间已近晌午,便起身告辞,周老师想留周小玲用午饭,可怎么说都不肯,周老师只好顺着她,目送着周小玲离开阳光住宅区。

周小玲骑着自行车出了阳光住宅区的大门,往右走了约一百米,突然从墙角冒出一个人来,这正是刚才巡逻队中的一个人,他受委派在此处留守,充当便衣特务。

便衣认出了周小玲的包裹,一个劲的冲了上来,周小玲用劲踩自行车的踏板,加快速度前行,便衣赶不上,便在后面用手指着喊:“抓人啊,前面的那个人是炼法轮功的。”街道两旁的群众静悄悄的,人们只是好奇的看着,以为这个人也太没事干了。

便衣又继续往前追赶,可他的脚好象跑不动,急得冒了一身汗,这时他突然想到一个歪主意,放开嗓子用手指着喊:“抓贼啊,快把前面那个逃跑的女贼抓住。”这一喊可灵了,街道两旁的商户,过往的行人全都向周小玲跑过来,挡住了周小玲的去路,可当他们仔细一看时,又呆住了:这个慈眉善眼的姑娘怎么会是个贼呢?

周小玲停下自行车,微笑着面对蜂拥而至的人,沉着而又有力的说:“父老乡亲,我不是贼!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有的人已经明白法轮功的真相,便有意用身子挡住便衣,不让他靠近周小玲;有人则满脑子充斥着中央电视台的邪恶宣传,认为周小玲也许是一个“杀人犯”,企图上前抓住周小玲。

周小玲急中生智,对着他们说:“父老乡亲,你们知道为什么警察要抓我,因为我正在发法轮功的真相传单。今年江泽民流氓政府制造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案,挑起群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大肆绑架法轮功弟子,目前我市已有十多个法轮功弟子被抓到监狱和劳教所迫害,我出来散发传单正是为了制止这一流氓行为。”

周小玲用手向包裹里一抓,向空中一扬,大声喊道:“这就是我散发的传单,仔细的看吧,相信父老乡亲一定会得出正确的结论。”

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这样的场面人们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异常兴奋,纷纷过来接传单,附近的群众像潮水般涌上来。周小玲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她想起了几天前发生的事情,一位同修经过居委会时,向里面塞了两张传单,被居委会的人发现了,立即出来两个人拦住同修,这位同修挣脱了,却被居委会派人跟踪,接着又被居委会的人举报,跟踪的人带着警察找到同修的家,把同修从家里抓走。

这是令人痛心的场面,她应该想办法不让这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

“怎么办?我不能一逃了之,我的目地是让大家明白真相。不明真相的人会在无知中犯罪。那些举报法轮功学员的人,抓同修的警察都是在无知中犯罪,都是受共产党邪恶宣传的毒害从而犯罪。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我应该让眼前的人明白真相。”

周小玲感到自己异常高大,她环顾四周的众人,放开声门对着众人说道:“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联合国发表声明说:从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国代表团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词。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

人们静静的听着。

“各位父老乡亲,你们可曾看见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

“我可没有看见。”有人说道。

“天安门自焚案发生的时候,警察不用五分钟的时间就用灭火器把火焰扑灭了,警察哪来的灭火器?这是疑点之一。从自焚录像中看到,王进东膝盖处的裤子都烧破了,两腿中间放着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居然完好无损,这是疑点之二。”

“这简直是太荒唐了,这怎么可能呢?”有人禁不住说道。

“各位父老乡亲是否注意到那位小姑娘刘思影?新华社报道说,小思影严重烧伤,需要做气管切开手术。可是我们却在录像中看到手术后的小思影和记者对白,而且还会唱歌,吐音清晰,一位美国西医大夫看完此报导后,笑着说:‘气管切开手术后,人是绝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恢复讲话能力的。新华社要么在撒谎,要么在创造医学奇迹。’”

周小玲顿了顿,人们以为她已经停了下来,便一个劲的要求她讲下去。

周小玲继续说:“用慢镜头仔细观察二月四号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焦点访谈,会发现死者刘春玲不是被火烧死而倒地的,而是有人在死者的背后用重物猛击其后脑致死。使死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后转身,双手抱头倒地而死。期间击死者用的重物从死者脑后飞出数米远。”

“太残酷了!”人们发出了愤怒的声音。

“华盛顿邮报二月四日发表一篇题为‘人体自焚点燃中国秘密’的文章,最后一句说,没有人见她练过法轮功。刘春玲的邻居说,刘春玲在当地一家夜总会工作,通过为顾客陪吃、陪舞而获得报酬。很明显,刘春玲是被作为演员到天安门自焚的,那些制造自焚事件的人为什么要置刘春玲于死地呢?大家想一想,如果没有人死,怎么会有轰动效应呢?制造自焚事件的人显然是用刘春玲的死来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

人们已经明白了天安门自焚案的真相,接着又提出了很多问题,周小玲一一给予回答,人们静静的听着,那位便衣也在静静的听着。

人们都有善的一面,可悲的是,长期以来,只能听到一种声音,而这种声音却是欺骗性的,这种声音煽动人们的仇恨心理,作为邪恶共产党的一种斗争工具,在邪恶共产党统治中国的时间里,有多少人正是听信这种声音而造下了无尽的恶业。

今天人们听到另一种的声音,这是真实的声音,这样的声音有理有据,让人口服心服,唤醒了人的善良的一面,这正是邪恶共产党所害怕的,它千方百计的压制这种声音,可是,大法弟子无所畏惧,相信正义一定能够战胜邪恶。

这时,明白真相的人们形成一道人墙,把周小玲保护起来,他们生怕便衣引来同伙,把周小玲抓走。

便衣看到这一情景,生怕群众和他计较,趁人不注意,偷偷的溜走了。

几天后,周小玲买了一袋礼物,找到周老师,感谢她的在危难中给自己的帮助,并引导她走上修炼的道路。

后来周老师也成了坚定的大法弟子,也走入了讲真相的行列。

如今她们正在挨家挨户发九评,劝中国人为自己负责,为他人负责,退出邪恶的共产党。

她们看到众生觉醒的力量,相信天灭中共的一天很快就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