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曝光恶人恶行一事与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们县大法弟子几年来互相配合,在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一直做的比较好。师父的《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经文发表后,我们对本县的恶人進行了大量的揭露,震慑了邪恶,有两位同修被成功营救出来。本县的政保科科长、原六一零主任和一个迫害大法弟子很邪恶的乡党委书记,先后调离了原单位或者借故离岗在家,不再参与迫害。很多曾经参与迫害和正在参与迫害的恶人受到很大震慑。

可是,最近我们县先后有三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之后,同修们在揭露邪恶一事上却产生了很大的意见分歧,致使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工作受到很大的影响。最后,两名同修被非法劳教。下面谈一下我们部份同修的认识,不正确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迫害的出现,情况是复杂的

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原因可能一是学员自身的原因,二是我们整体上存在着不足。这场迫害越来越接近尾声,可是我们部份大法弟子却出现了松懈和麻痹,没有了原来的那种勇猛精進的劲头。经过了七年多的迫害,大法弟子无论从精神上还是从经济上都遭受了很大的损失。现在环境宽松了,求安逸心和人的各种执著不自觉的就冒了出来。名、利、情都来干扰。有的同修给人家打工每天要八-十二个小时,累的甚至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在此提醒同修,我们来到世间的真正目地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返回家园,不是来过常人生活的。千万不能本末倒置。记的一个同修说:“每天捡金子,也不如学法好”。

在集体学法的问题上,有的同修不重视,不主动圆容师父给我们留下来的修炼形式。从自我角度出发,觉的自己在家学也一样,却没有更多的为整体考虑,致使参加集体学法的人不稳定,有的学法点慢慢就散了。

有的同修人心多,怕心重,等、靠、要思想严重。一有同修被迫害,或者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躲了起来。集体学法也不参加了,资料也不撒了。《明慧周刊》中一个同修的文章中说:“迫害的根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执著。”师父一再谆谆教导我们要多学法,学好法,去掉执著。

所以,我们只有学好法,去掉人心,精進的做好三件事,才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才能走正我们证实法的路。

二、部份协调人之间的矛盾长期得不到解决

有的协调人有干事心、争斗心,不能静心学法,听不得不同意见,光想听好听的,不能把自己摆在学员之中,高高在上。以命令式的方式進行工作。而且戒备心强,造成很多矛盾。有的协调人不敢面对矛盾和冲突,怕得罪人。有的这事那事揽了一大堆,使自己整天忙于做事,没时间学法炼功,结果事倍功半,效果不好。有的协调人虚荣心强,妒嫉心大。有的争斗心强,显示心大。

由于各自不能及时向内找,造成协调人之间互相指责,互相埋怨,在正法工作项目上不协调。在曝光邪恶的问题上也达不成统一。一部份同修对曝光存有异议,一部份同修就坚持曝光,而且出现为曝光而曝光,慈悲心不够。双方出现争执,造成力量的内耗。给邪恶钻了空子,造成了很大损失。

三、部份同修认为给恶人曝光是在和人争斗

部份同修认为给恶人曝光是在和人争斗,会激怒对方,惹来报复,会破坏大法弟子的修炼环境

同修被绑架后,有的同修认为先去用嘴讲,如果讲明白了,就不要曝了。也有的恶人讲:“这不,打算第二天就放人,你们越贴越不放,你们就贴吧。”有的大法弟子听到这话后,就认为不应该再贴了,再贴就是和人争斗了。有的认为是因为曝光才造成损失的,要不人家早放人了。

其实怕曝光的邪恶,我们给恶人恶行曝光,清除的是控制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背后的因素被清除了,人的表面也就明白了。我们不是在和人争斗,我们是在救度众生。同时把同修被迫害一事作为一个讲真相的契机,大面积的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使老百姓明白发生在身边的迫害,明白这场迫害的邪恶,发出正义的呼声,得到救度。

如果说我们先用嘴讲,讲明白了,就不曝了。这是只把营救同修当作了唯一的目地,而忽略了利用这个契机讲真相,救度众生,而且对恶人抱有幻想。没有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师父要我们注重过程,只要我们做好了,结果是由师父安排的。

我们讲真相应该放在平时,当有同修被迫害了,我们就应该立即曝光邪恶,营救同修,同时救度众生。而且当地的迫害真相,就是当地新闻,老百姓特别爱看,还爱传。能很好的起到震慑邪恶,清除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作用。

四、有的同修说:“以前的迫害就不要曝光了…”

有的同修说:“以前的迫害就不要曝光了,过去了就过去了,不能老记着,师父还不记我们的过错呢。”还有人说:“我们双方都开开绿灯,他们也别迫害我们了,我们也别给他们揭了。”

我认为,这还是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了。我们不能把结束迫害的希望寄托于常人。我们揭露迫害是让世人知道这场迫害的残酷,呼吁停止迫害。也是让迫害者自己觉醒,挽回影响,挽回未来。我们这不是和人记仇,而是在救人。

有人说:“我们县这两年把曝光看成重中之重了,已经偏离了法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是师父的要求,我们不应该按照师父的要求把这件事情做好吗?怎么叫偏离了法呢?大法弟子把自己的被迫害经历曝光,这是揭露邪恶、清除邪恶、救度众生,这不是在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吗?而且是发生在老百姓身边真真切切的实例,老百姓爱看啊,对邪恶也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再说其他真相资料,我们也在同时做呀,怎么叫偏离了法呢?是否把自己的被迫害经历曝光,这是个人认识问题,但不能否定别人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啊。

这里没有指责,只是觉的这问题已经相当严重了,因为 一部份同修都有了这样的认识,为了对法负责,我们不得不提出来。有人说:“两年了,有十来个大法弟子受到过迫害和骚扰,你们必须得向内找了。”向内找,是师父教给我们的法宝,是让我们每个人都向内找自己,而不是只让别人向内找啊。当然了,我们谁也不愿意大法弟子受到迫害。但是这场迫害是邪恶因素利用世间坏人干的。

怎么能把责任都推给某些协调人身上呢?怎么能认为是曝光邪恶造成的呢?当然,我们是人在修炼,有很多的人心会反应出来。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协调一致,圆容整体,共同把“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工作做好。如果发现哪里做的不足,我们都应该善意的指出来,默默的圆容,使他更完善。而不要去指责,抵触。

有人说:“人家已经退休不参与迫害了,而且知道真相了,还三退了,这样一揭露,又把人家推到反面去了。哪个地方曝光了,那个地方的修炼环境肯定就不好了。”如果是越揭露环境越不好的话,那师父还让我们揭露当地邪恶干什么呢?师父的法可都是清除邪恶,救人的啊。再说,迫害了大法弟子的人即使他退休不迫害了,那他所造下的天大的罪业能算完吗?如果他不洗去罪过,他能有未来吗?这样的人即使三退了,他不挽回损失,将功补过,他也难逃恶报。那你是真的救了他吗?如果他真的明白了真相,他就不会因为大法弟子揭露他参与迫害的恶行,而又仇视大法和大法弟子。他会发自内心的忏悔,同时利用各种方式,将功补过,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有未来。如果他看到揭露他恶行的文章,他就又和大法弟子对立起来了,那这样的人他就是还没有真正的明白真相。他即使三退了,他也很难躲过人类即将面临的灾难。

我们大法弟子没有敌人,也不和任何人争斗,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人,是从根本上救度人的生命。迫害大法弟子是大罪,我们在给他们恶行曝光的同时,也是在给他们机会。虽然他人的表面是很难受,不愿意把自己所干的坏事让世人知道,但这却能给促使他们反思自己的所为,真正的明白大法真相。得到救度。其实人的主元神会非常感激大法弟子给他曝光,把人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这个人才能真正的从邪恶因素的控制下解脱出来。很多大法弟子通过把自己的被迫害经历曝光后,不是环境不好了,而是变好了,变宽松了。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见到大法弟子就心虚。所以我们曝光邪恶,不会使环境变坏,只能是越揭露的彻底,邪恶被清除的越多,环境越好。害怕曝光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谁惧谁呢?”

师父说,重大问题要我们看明慧网的态度。每期《明慧周刊》上都登载大法弟子以前被迫害的事实,全国各地也都在按照师父的要求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明慧周刊》上也多次呼吁让同修们写出自己的被迫害经历,其他地区的真相资料中也有大量的揭露以前发生的迫害事实。

有的同修说:“别的地方揭行,在我们县不行。”同修啊,在我们县为什么就不行呢?我们不是一个师父,不是修的一部法吗?这还不是我们自己的心态造成的吗?再说,个人不想揭那是个人认识,但是我们不能强加于别人,强加于整体啊。

五、有的大法弟子认为曝光材料中有提到“恶警”“恶人”的名词是不善,有争斗心。

“恶警”、“恶人”是师父在讲法中多次提到的名词。师父还管“强奸女大法弟子的人”叫“禽兽不如的坏人”呢。有人说:“师父的法是讲给我们大法弟子的,而我们给常人叫‘恶警’他们就受不了,因为我们是有能量的。”

我们都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应该堂堂正正的站在觉者的角度严肃的揭露恶人的恶行,指出其造成的危害程度和其所面临的可怕命运,如果我们只是客观的叙述事情的原貌,没有任何个人的感情色彩,更没有恶意,即使用“恶警”形容他们,那他们也不会从我们的文章中看到恶意。关键是我们的心态要摆正就没问题。

我们发放的其他地区的真相资料中“恶警”“恶人”的名词也是屡见不鲜的。这些都是明慧网上发表的呀。恶人执法犯法,迫害我们,超越一切法律和道德的约束。甚至打死、打残大法弟子,对女大法弟子甚至是未婚女大法弟子進行性侵害。我们在揭露他们的恶人恶行时用“恶警”“恶人”来形容他们一点也不为过。

但我们在做成当地真相资料时也要慎用。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度众生,是为了唤起世人的善念。所以我们在劝善文章中就不要用,在揭露恶人恶行时就可以酌情使用。比如,对迫害大法弟子不太严重的就先不用,给其改过的机会。对迫害事实严重的或者屡次迫害不改的或还在继续参与迫害的就可以适当使用。在我们县的揭露恶人的不干胶中,有揭露恶人对女大法弟子(包括未婚女大法弟子)的性侵害时用上“恶警”“恶人”的名词,我们认为还是合适的。恶人看看自己的所为叫他“恶警”“恶人”他也无话可说,也不会激起他的恶,只能对他们起到很大的震慑作用。即使他现在不参与迫害了,那面对他所做的事,叫他“恶警”“恶人”也不为过啊。

有人说:“我们修炼人是有能量的,叫他‘恶警’‘恶人’他就真的变邪恶了。”我们认为不是这样。恶人的行为已没有一点人性,叫他“恶警”“恶人”恰如其分,他本来就是邪恶的,不是我们叫他“恶警”“恶人”他才变邪恶的。这样形容他们,把他们的恶行曝光只能对他们起到震慑作用,促使他们改过自新,而不会有什么负作用。同时也震慑了其他恶人。

事实上,用“恶警”“恶人”的名词对邪恶之人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人家都是“好警”,为什么自己是“恶警”?再看看自己的所为,他们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恶警”,我们县就有一个乡派出所的恶警被曝光后,在大街上,他和别人发生了口角。对方一看是他就说:“这不是恶警×××吗?”这个恶警扭头就走了,这说明“恶警”这个词对他的震慑很大。后来,他对别人说:“人们都给我叫恶警恶警的,我再也不去抓法轮功了。”虽然他在上级的压力下还是去了,但他毕竟认识到了迫害大法弟子被人们都叫他“恶警”是不光彩的事。

所以我们大法弟子从法中悟到什么理可能是对的,但当你再提高之后,你可能又有另外的认识了。所以,我们只能是以法为师,大的方向要看明慧网的态度。

六、大法弟子对曝光一事持不同意见,形成了内耗和间隔,也给邪恶提供了迫害的借口

就曝光还是不曝光的问题大法弟子们切磋了几次也达不成统一,给大法弟子内部造成了力量的内耗,给曝光邪恶、营救同修造成了难度。有的大法弟子不做本地真相,有的一片的大法弟子都不做本地真相,连其他真相资料都做的很少了,致使曝光邪恶力度不够,对恶人不能起到足够的震慑作用。

也有的大法弟子学法点也不去了,劝三退、讲真相也少了。有部份大法弟子认为形势紧张了,曝光会惹恼恶人,会树立对立面,会招来邪恶报复。这些复杂的心态掺杂着强烈的怕心,真的招来了很多麻烦。先是公安局的黄×找到大法弟子说:“他没参与绑架大法弟子,给他曝光不行,他要每条胡同的串,抓住贴真相的就如何如何”。

有的大法弟子听到后,就立即到同修被绑架地点去核实真伪;也有的大法弟子在同修中告诉同修们要注意点,黄××如何如何,可不能再造成损失;也有的大法弟子说:“别撒了,曝错了。”一时间在大法弟子中造成了不小的波动。当然同修们都是好意,但由于当时没有及时正念制止黄××行恶,没有给他讲清真相,对营救同修造成了很大的干扰。(当然,也有的同修给黄×去信或给其家人讲真相,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很多同修忽略了为被迫害的同修发正念,曝光资料做的更少了。当我们证实黄××确实参与绑架之后,却传来了邪恶要劳教大法弟子的消息。我们中了邪恶设的圈套。

紧接着,又有一个公安局的恶警李×效仿黄×,找到大法弟子撒泼、抵赖、威胁。而我们却没有吸取前面的教训,又传出“别再贴了,这是和人争斗”的话。大法弟子又進行了切磋。统一思想后,继续给该恶警曝光,她的嚣张气焰才被很快打下去了。此事刚刚平息下去,公安局恶警王×又绑架了一个大法弟子,并将其劳教。并威胁家人要给他曝光就如何如何。当我们给该恶警曝光后,有的同修竟说:“你们老给人家王×曝光干什么?”

七、关于符合家属执著的问题

大法弟子被迫害后,其家人是常人,不愿让大法弟子把迫害事实曝光。大法弟子也没有尽全力做好家属的工作。大法弟子内部对曝光的不同认识,也牵扯了大法弟子们很大的精力。再加上公安局黄×和李×钻空子,给大法弟子内部制造干扰,严重影响了营救同修的事情,致使一个同修被劳教。当又有同修被绑架后,有的大法弟子就说:“家人不让曝,我们就别曝了。”

也有部份大法弟子怕曝光邪恶会引起邪恶报复。也有的说:“我们要从侧面曝,不要把恶人的原话曝光,怕家属承受不了。”当然,我们考虑家属的安全是应该的,不把恶人原话曝光也没错。但关键是我们部份大法弟子在这件事情中反应出来的复杂的心态给了邪恶可乘之机,被迫害的同修很快被劳教。这样被迫害同修的家属就更有意见了,说:“你们要不曝光,人家第二天就放人。”也有的大法弟子讲“人家六一零主任说,第三天就放人,一曝光,人被劳教了。这不是大法弟子做的不好造成的吗?”“人家本来挺同情大法弟子,是大法弟子的过激行为把人家逼邪的。”。

同修啊,恶人是最怕曝光的,他们挑拨离间的话也能相信吗?说第二天放人也好,第三天放人也好,为什么当时我们没听说?为什么在同修被劳教后,这些话都出来了?这不是明摆着是邪恶在离间我们吗?常人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关键是我们大法弟子的头脑得清醒啊。恶党邪灵说话是不能相信的。这些不负责任的话从我们嘴里说出来就带有很大的能量,能带动法理不清的学员对曝光产生疑惑,也可能给自己的修炼造成障碍。因为邪恶在另外空间虎视眈眈,我们的一思一念他们都看的非常清楚。思想一不对头,邪恶就要钻空子啊。

也有部份同修说:“恶警王×的妻子曾学过大法,对大法认识很好,我们把她丈夫的恶行曝光,致使她对大法也不理解了。”她理解不理解都是她的问题,我们只要按照法做,没有做错就行了。她学不学大法都是她个人的选择。我们不能因为怕她不理解,就不曝光邪恶了。如果她真的是个坚定的大法徒,又怎么会因为大法弟子揭露自己丈夫的恶行而不理解呢?

也有的同修说:“人家不让曝,非曝,这下被劳教了。如果不曝光,他劳教一年,劳教两年也碍不着咱们。”(这话已经完全不在法上了)被迫害的同修和迫害他的恶人有亲属关系,恶人威胁该同修家人不许给他曝光。有的同修就说:“我们营救同修不能用一种方法,换一种方法,可以通过常人中的亲属关系或者用嘴讲真相把人要出来”。

迫害大法弟子的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我们曝光邪恶不是解体邪恶吗?没有了邪恶因素的操纵,一个常人能对大法弟子做什么呢?恶人不让曝光,我们就不曝光,那不是配合了邪恶吗?那样不符合法的办法能救出同修吗?也有的说:“不能因为只为了营救一个大法弟子而耽误了救度众生。”我认为曝光邪恶、讲清真相、营救同修、救度众生是相辅相成的,是同步進行的。我们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不是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吗?不能自己认为同修修的不好我们就不营救啊。好与不好是师父说了算的,我们只管做好我们该做的就行了。

至于说符合家属的执著的问题,在这方面我们已经有过教训了。在2005年,本县有两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保定洗脑班。我们对他们進行了营救工作,大面积曝光邪恶。其中一位被迫害同修的家人因为害怕本村恶人的势力大,就提出不让大法弟子给曝光了。大法弟子也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看问题,就符合了家属的执著,停止了曝光。结果,该同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被劳教三年。而另一位被迫害同修在大法弟子的坚持营救下被释放。这血的教训足以让我们清醒了啊。

八、有的同修混淆了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关系

有的大法弟子说我们的曝光材料不能让人感动的落泪,人的东西太多,用“恶警”“恶人”不善,得给人家赔礼道歉。也有的大法弟子说:“得把迫害我们的人当作最值的关爱的亲人来对待”。黄×事件发生后,也有一部份同修认为:“如果给人家曝错了,就得给人家公开赔礼道歉。”

当然大法弟子的心是维护法的,是想让我们的真相资料要非常的完美、真实,以更好的维护我们大法的声誉。但我觉的这是混淆了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关系。个人修炼中,无条件向内找是应该的。但现在是在正法时期,我们要求自己做的更好,这是没有错的,也是应该的。可是我们是人在修炼,在没有圆满前都是有人心要修去的。哪里做的不好,我们对照师父的法,改过来做好就是了。忏悔,我们也只是向师父忏悔就行了。再说黄×确实参与了迫害,我们也没有曝错。退一步讲,即使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也不需要向邪恶道什么歉。假如说我们和中共站在一个公平的位置上,双方都有自由的媒体播放,如果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我们可以道歉。但是中共掌握着一切国家机器,舆论工具,来镇压善良民众。这场迫害本来就是非法的。《宪法》第35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我们信仰“真、善、忍”,哪错了?邪教定的几条哪条也不符合法轮功。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没有触犯任何刑律,他们有什么权利侵犯我们的人权?而且他们执法犯法,不出示任何证件,偷偷摸摸就把人绑架。我们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大法弟子冒着很大的风险,得到一点邪恶的信息,是很不容易的。假如说我们的曝光材料有一些出入,(事实上基本没有出入)这也是因为邪恶有意封锁,不让我们知道迫害信息造成的。在这样不公正的对待下,我们还要去向邪恶道什么歉吗?有这样想法的同修是不是站到个人修炼的基点上去了?

至于说,曝光材料应该让人感动的落泪的说法,也是混淆了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关系。如果在个人修炼时期,人没有外来因素的操纵,你真心为他好的指出他的问题所在,他也许会被感动的落泪。可现在是正法时期,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控制恶人迫害大法弟子。我们曝光邪恶,是解体人背后的邪恶因素,那邪恶能愿意解体吗?在邪恶因素没有完全被清除的情况下,人的表面也是难受的,被曝光的恶人哪个也是不愿意让曝光的,所以他们才百般抵赖。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想让大法弟子的曝光材料能感动的恶人掉眼泪怎么可能呢?如果恶人不能掉眼泪,就是我们做的不好,这理对吗?当然,被曝光的恶人都受到了极大的震慑,如果他悬崖勒马,不再参与迫害,将功补过,也许他会有美好的未来。我们相信,到那一天,他一定会非常感激大法弟子当时把他的恶行曝光,使得他才能留下生命,那时他一定会被感动的落泪。但这需要一个过程的,不是现在。也有的同修说:“曝光两年了,六一零、公安局的人救度了几个呢。”

救度没救度,现在还不能下结论。我们也不能用“是否救度了几个恶人”来评判我们所做的对错与否。通过我们的揭露邪恶,使恶人受到震慑、使众生明白真相,得到救度。这就是我们要做的,至于说恶人能不能得到救度,那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大法弟子只要抱着一个慈悲救度他的心态去做就行了。

九、改变观念,圆容整体,每个大法弟子都走出自己的路

我们部份大法弟子形成了一种固有的观念:等、靠、要。材料给多少就撒多少,不主动去要。以为我只要三件事都做了,就是跟上正法進程了。有的依赖心强,凡事都靠协调人:同修被迫害了,有的大法弟子主动去搜集信息,有的要等协调人去安排才动。不管事情办得怎么样,回来给协调人一说就完事了;信息不准确了,告诉协调人去核实;同修不精進了,告诉协调人去协调;事情办坏了,是协调人没协调好;同修被迫害了,是协调人的责任。好象是为协调人而修的。这里没有指责,是说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要明确自己的责任,我们要成为主掌各自大穹的主和王,怎么能不走出自己路呢?这种“等、靠、要”的观念如果不赶快去掉,那我们修到哪去呢?怎么建立自己的威德呢?

同修们,时间和机会已经太少太少了,让我们都去掉麻痹和懈怠,修去人心,转变观念,赶快精進吧。师父指出,人人都是协调人,我们看到的、想到的就立即去做。恢复集体学法,利用多种形式去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主动去搜集恶人信息、曝光邪恶,人人都走出自己证实大法的路,给后人留下参照的榜样。

以上是部份大法弟子的个人认识,对事不对人,没有指责。不正确的地方请大家指出来,我们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