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生命的改变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在网上结识的网友中,有一位曾经厌世嫉俗、心中充满黑暗的杀人帮成员,在明白了大法真相后,金盆洗手,以阳光之心去翱翔,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大约在八月底,我认识了一个北京的网友,是个大学生。当他听到了关于八九年学运、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中共盗取贩卖器官等事情时,他说想看看这些真实影片。

我给他看了“六四惨案”、“医生亲口证实活体摘除器官”的影片,没想到他对我说:“我就爱看这些血腥的画面,尤其那些人的血溅在我的身上那就更快活!我现在的希望就是杀了我的父母!”我在网络上多年,形形色色的网友都见过,听了他的话以为他是闹着玩的,没感讶异,只是问问他是否曾经遭遇过什么事情?

他不愿说,于是我继续跟他说着这些我们周遭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可是他丝毫不关心。我谈到个人小时候到长大所经历的心路历程,如何因为学了法轮大法深深受益脱胎换骨的。

可他回答我说:“既然你曾经那么苦过,就应该加入我的恶魔行列,不再相信人类。”这时我才发现,他的自我介绍栏上写着他的名字叫“天道恶魔”。我跟他说了好多,他完全抱持着他愤世嫉俗的思想对我说:“中国人太多了,中共做了多少坏事与我无关。多死一些人无所谓!”我听后为这种麻木冷漠而有些伤感。这也是我之所以讲真相的原因,我们都应该深思找回那人跟人间的纯真善良。他让我看看视频中的他,自认那双凶恶的眼神是他最得意的,最帅的最酷的;我当时感到难过,在我看来他的脸是那么的苍白。

隔天,他在网络上找我,要我给他打电话。当天下午我打电话给他,问他为什么要别人加入什么恶魔行列?可以跟我说说想法吗?他开始告诉我,从小父母天天吵架,然后各自生气出门而去,常常他一个人面对孤独,深感恐惧无助,憎恨父母所带给他的。后来父母离婚了,母亲搬出去,他从此躲避他父亲,只要父亲在,他就出去,父亲不在家时他才回家。

那一天的电话我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倾听。

又隔了几天,他在网上对我发了一些讯息,大意就是要我别傻了,这人世间没有值得信任等等。我依然讲给他一些正义人士的所为,我们只是去关心一下百姓被镇压的事件应该不难吧!并且要求他将个人的昵称改掉,我当时真的为他好而固执的说:“如果你坚持要叫恶魔天道,很抱歉!我不想跟恶魔打交道,你的讯息我将不再响应!”他回答不可能改变,他喜欢这个名字,如果改了朋友都找不到他了。我说:“你取这个名字其实人人望而远之,只是没有人像我这样告诉你。”

尔后,他没有再找我。我已经忘记事隔多久了,直到有一天上午,我看到一个讯息说:“你看看我这个名字如何?”我一看他将“天道恶魔”改为“飞”,并且做了说明:“用心去翱翔,只想要空中的自由!”我当下微笑的说:“我真为你高兴!” 我们都笑了,都开心的笑了,为他全新的开始而开心。随后我又从新向他提及:“你是党员团员队员吗?退出残暴的邪党吧!一个人怎么可以认同残忍的盗取活人器官的党呢?”他说:“嗯,我只是少先队员,帮我用赵飞的化名声明吧!”当下我帮他在海外退党网站登了退队声明,他的笑声让我感受到他的心灵自由自在的在阳光下展翅高飞,万里无云海阔天空。

过了几天他对我说他是一个杀人帮组织的一员,每天要做三百个仰卧起坐,三百个蹲起,三百个背肌锻,五十引体向上,身上带着四十斤的东西负重训练。我对他说:“那你不会再当杀手了吧?对别人不好对你也危险,退出吧!”他回答我:“没办法,已经進来了就只能誓死效忠了,不然退出也是死。杀人灭口听说过吧!”我当下还是苦口婆心的劝他……。

几天没有联系,后来再见到他时,他告诉我,听了我的劝,把所有赚的钱和武器全部上缴了,他的代号从杀人帮中除名了。我真为他感到高兴。他愉悦的说:“你的网站网址给我,如何学功那个联系项目在哪?”那天,他学会了法轮大法的第一套功法后离去。

过了几天他来跟我辞别,他要到广东去了,他说自从看了六四学运的历史片和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医生亲口坦承的影片,得知真相退出少先队后,心里很舒坦自在,也有了心仪的对象,并且现在天天炼法轮功第一套功法。我要他记得天天炼,他问:“你的师父能当我师父吗?我的脸色好多了,我以前脸是白色的一点血色没有,当杀手还合适。那本身就没表情脸是雪白的,现在有一点血色了。”

我好开心,真高兴看到一个生命的改变――从生活与思想上摆脱恶魔,迎向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