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状态在工作中的体现让我找到了深藏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今天公司开会,要在外省市组织员工培训。由于我们要同时在两个城市進行培训,因此需要培训公司提供两份教学光盘。之前我已经和培训公司借过一份了,人家特意帮我们把录像带刻录成光盘。现在又要麻烦人家再借一份,我觉的实在张不开口。于是和负责培训的同事说:“我尽量试试吧,不见的能行。我们要的那么急而且人家已经无偿提供过一份了,我不保证一定能借来。”

“你这是在逃避责任!”同事突然很严厉的和我说。我一时愣在那里半天没反应过来,心里万般委屈。我这是在逃避责任吗?我明明是未雨绸缪,把最坏的结果事先通知你,让你做好最坏的打算,省的到时候措手不及。“你这样做无非是想事先为自己开脱责任,表明你已经尽力了,就算做不到也不是你的责任了。”同事的话一下午都在我的耳边不停的回响。难道我真的错了吗?师父说遇事要向内找自己,我第一次开始认真的反思自己思想中的一思一念,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我的思路也逐渐的清晰起来。

我由于很小就得了心脏病,在修炼大法之前,不停的在死亡线上挣扎。这使的我从小就养成了悲观的性格,凡事都先考虑最坏的结果,使自己有一个心理准备,然后想办法预防或避开问题的发生。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这是我的一个优点,做事谨慎、缜密,能够做一步想三步,未雨绸缪。然而深挖下去,我发现在这表面之后真的隐藏着一颗很深的为私为我的心,一颗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心,一颗为自己事先找好退路推卸责任的心。而且还为这些私心冠以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是为你好啊,我是怕我万一借不来光盘影响你使用啊。其实隐藏在背后的真正的潜台词是:反正我事先已经通知你了,我也尽力去借了,到时候借不来你可别怪我!想到此,我被自己隐藏很深的执著惊出一身冷汗。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作为堂堂正正助师正法的神,我们应该勇于承担自己的责任,大到救度众生的历史重任,小到工作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而我在这方面做的很不好,总是觉的受客观因素和条件的约束,消极悲观,从而产生一种对现实无可奈何的心态。在关键时刻不能抛开人的观念,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神,这方面的教训是深刻而惨痛的。

二零零三年,我由于发真相材料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我当时很清楚的知道决不能受它们歪理邪说的诱骗,一定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邪恶利用种种手段逼迫我说出递资料给我的同修,我开始下定决心决不能出卖同修,想把事情都扛下来。但是我不会上网下载资料,说是在外面捡的它们也不相信。一时间又陷入了客观因素造成的“死局”中。我想保护同修不受迫害,但我实在无法把资料的来源说圆满,再加上种种执著心在干扰,我终于在绝食了五天之后在邪恶每天十几个小时不间断的逼迫下把同修的电话写了出来。

那一刻我的手在颤抖,每写一个字都好象用刀刻在我的心上,我痛苦万分,号啕大哭。我知道我做了犹大,做了全宇宙最最肮脏最最可耻的事情。那份无奈那份良心的谴责时至今日还在折磨着我的心。那天是我的生日,但我却觉的是我的死日。今天,我终于明白了使我做出出卖同修、背叛大法事情的根本原因,正是这颗隐藏的很深的逃避责任、开脱自己的私心。“我已经尽力在保护同修了,我也没有真心背叛大法,我只是实在无法解释清楚自圆其说了,在逼迫下我只得出此下策得以解脱。这不能完全怪我啊!我是被逼的啊!”这就是我当时内心深处的潜台词,多么冠冕堂皇而又苍白无力的理由啊!但却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是一个宇宙危难之时的护法神!那一刻我完全用人的观念对待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并用狡猾的人心为自己找理由开脱,这和旧势力打着检验大法弟子的幌子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有什么区别?同样是表里不一,同样是自私虚伪。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深藏的执著,那颗极不易察觉的私心。

在正法时期,我们“尽量”做好三件事就可以了吗?我“尽量”去发正念消灭邪恶,潜台词是我不知道正念能起多大作用,如果作用不大也不是我的责任,我已经例行公事的发了;我“尽量”去救度世人,潜台词是我讲真相讲的不好,不知道人家能不能接受,我试着做吧,对方不接受也不是我的责任了;我“尽量”多看书学法,潜台词是我太忙了没时间,我忙的也都是大法的事情,没时间看书也不能怪我啊。这“尽量”的背后隐藏着多少对自己的放纵和对众生的不负责任啊!为什么我们不能生出这样一念:我一定能够发正念解体所有邪恶;我一定能使每个有缘听我讲真相的人都得救;我一定有充足的时间学法看书。当我心生这一念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叫“坚如磐石”、“金刚不破”。

旧宇宙的理的败坏使的产生于其中的生命都有一种逃避责任的惯性思维。当人类变的不好的时候,高层生命选择淘汰人从新造就新的地球,而不是救度人,使之从新符合宇宙的要求。因为谁都知道度人太难了,更何况是末世之人,不如销毁了从新再造简单省事。正是这种逃避责任的行为,使的层层宇宙一次次走向成、住、坏、灭、空。面对十恶毒世,面对末法末劫时期的宇宙众生,面对旧势力疯狂的阻挠和干扰,师父的话为我们做出了最好最正的榜样。我要清除掉所有负面情绪,从消极悲观、无可奈何中超脱出来,以大法弟子金刚不破的正念消除一切干扰和阻力,变人世间的被动为主动,变人世间的不可能为一定能。

深挖自己的执著,我发现自己不让别人说的心也很强烈,总是想方设法为自己找理由辩解。我觉的这颗心和不愿承担责任的心是有因果关系的,因为不愿承担责任,所以不让别人说自己的不是,马上形成一种保护自己的心,于是千方百计为自己找理由,不管是正面说还是拐着弯说。

记的有一次,一位同事说有件事情交待我去做了,但我没有及时办。可在我印象中她根本没有和我说过,我坚持自己的记忆没错,她也坚持她的说法。我有一种被无端冤枉的委屈,急于想表明自己的清白。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我突然随口冒出一句:“你如果真告诉我了,我出门让车撞死!”那一刻,办公室里静极了,好象只有我的声音。我也被自己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只见那个同事看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很严肃,一句话没说摇摇头走了。我突然觉的那是师父的表情,眼神中充满了对不争气的徒儿的失望。我怎么能为了争一时之气竟发出如此之毒誓,一点都不珍惜自己用于正法修炼的人身呢?旧势力就是利用了我不让人说,急于表明清白的执著,从而操纵我说出了这种足以使它们钻空子置我于死地的话。多么的邪恶啊!如果我没有这方面的执著,就不会被它们钻空子。

常人中的是非对错对于修炼人来讲真的那么重要吗?真的就一定要争个谁对谁错吗?常人中的理在高层次上看不都是反的吗?那这个空间的对与错争论起来有什么意义呢?我突然觉的自己的行为很可笑也很无聊。师尊教导我们“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境界》)可一到了实际过关中,师尊的法就想不起来了。说来说去我还是平时学法太少,心性不扎实。

写到这,我以为自己的深藏的执著已经挖的差不多了,没想到第二天发生的事情给了我更多的启示。我们公司有个新来的高级领导,她为了自己省事省钱,就把一件她小孩的事情要求公司为她办理,并且全部费用由公司支付。根据公司的规章制度,她的要求是完全无理的。但是从总部压下来的意思是由我们部门帮她办理,费用由她本人支付。当老板和我交待这件事情由我负责时,我非常生气,心里愤愤不平。我的工作已经很忙了,平均每天十二小时的工作量,还要抽时间做大法的事情,现在明明不是我工作职责之内的事情,还要由我负责。凭什么她就能搞特殊化?凭什么她的无理要求就得满足?凭什么我要占用我的宝贵时间为她的私事忙碌?我当即和老板讲:“这件事情做的太不正了,这样做其他员工会怎么想?我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如果一定要做那您自己做吧!”老板好言相劝,说事情是上边压下来的,由不得我们选择,接着又讲了很多人情世故,但我依旧无法解开心中的结。那种愤愤不平,那种我一定不能纵容这种做法的强烈思想,使我觉的自己像个古代死谏的忠臣一样。

晚上睡觉时我清楚的看到了法轮在前额旋转,颜色是橘红色的,和《转法轮》封皮上的一样,但只有一小半显现出来。我想再看清楚一点,却什么都看不到了。这是我修炼那么长时间以来第二次真真切切的看到法轮,心里激动极了。平时我的天目什么都看不到,只有做梦时能有一些点化。醒了以后我还沉浸在看到法轮的喜悦中,不太敢相信那是真的。可为什么我只看到了小半个法轮而不是全部呢?我觉的很奇怪,但也没有多想。接着我翻看常人的报纸,接连看到两篇文章都提到了“宽容”。我突然联想到了那小半个法轮,我明白了师父是在点化我,我需要宽容,把心的容量放大,这样视野才能开阔,才能把整个法轮都看到,都装下。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的鼓励与慈悲,心中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深挖自己,我发现我之所以强烈抵制给那位高级领导办私事,除了觉的这样做不合情理,有失公允之外,还隐藏了一颗私心,那就是这件事情会占用我的时间,牵扯我的精力,在已经很忙的情况下,我不想再给自己找麻烦,尽力推给别人,说白了还是在推卸责任。

我们都知道,按照师父的安排,旧势力是不应该存在的,一切生命都可以在正法中被善解,被救度。但是这场针对正法弟子的迫害已经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发生了,那么我们就应该承担起清除邪恶、救度世人的使命。我们不能以这件事情本不应该发生为理由推卸责任;我们也不能只清除自己空间场的邪恶,而不管其它空间的;我们更不能只顾着修自己而不关心落队的昔日同修。这些都是我们应该承担的责任啊!我们不但要勇于承担自己的责任,还要勇于承担那些失去自由无法发正念救众生的大法弟子的责任。因为所有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没有你我之分,禀着对宇宙负责对众生负责的历史宏愿,我们应当承担起这一切,而不是推卸责任,斤斤计较个人的得失。

我突然觉的自己先前的想法很狭隘很自私,我确实是该放大心的容量了,使自己更加宽容。这件事情我和同修交流,同修说:“其实换一个角度想,你可以通过帮她办事情获得她的感激,从而为给她讲真相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是啊,师父曾经说过,在修炼中遇到任何事情都是好事(不是原话)。而我却在遇到不符合自己心意的事情时竭力推托,这离一个修炼人的标准实在是太远了。

为了能够不仅深刻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著,还能够彻底清除它,我下定决心开始背《转法轮》。我要把大法永远装在心里,时刻指导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虽然我修的不好,但我是主佛的弟子,我一定能在法中不断净化自己的灵魂,使自己完全符合新宇宙的要求。

这是我第一次投稿,心情很激动,以上纯属个人见解,如有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