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彻底解体邪恶》想到的

每天都可能是我们彻底结束迫害的那一天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一个月前的今天,师父发表了《彻底解体邪恶》这篇新经文。由此我再次想到一个多次考虑过的问题:在正法中,大法弟子根本就不应该受到迫害,这场迫害更不应持续这么多年。这不仅仅是因为信仰无罪、修炼无罪——这是从常人层面讲。从修炼角度讲更是如此——如果我们整体上真能达到法对修炼人的基本要求,这场迫害根本就不会发生;即便迫害发生了,如果我们能够马上调整自己、达到法的要求,这场迫害早就结束了。七年来,彻底结束迫害的机会已经有过很多次,但每次我们整体上都做不到位,一次次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一次次允许了迫害的延续。

我还看到一种现象,七年的迫害,在很多学员的头脑中造成了一个印象,认为迫害已经成了一种庞大的客观存在,结束迫害不是我们每个修炼人力所能及的,而反迫害也成了我们日常修炼的一个不得不接受的“自然”的组成部份。这些都是新的观念,不是正念强的表现,是使迫害在世间得以延续了一年又一年的原因,是我们坐失一次又一次主动结束迫害的机会的主要原因之一。

第一个问题:从常人这层理看,我们因为追寻真善忍而遭受迫害,这绝对是无辜的;但是从修炼的高层理看,我们每个人是否真的完全“无辜”呢?

其实我们很多人在修炼上的不成熟和不能真正在法上尽快提高,是使邪恶钻了空子、发动了迫害并得以持续至今的主要原因之一。虽然这是修炼的问题,而且我们都有师父在管,旧势力及其安排的邪恶生命没资格干预,但毕竟我们在法上的不成熟给它们提供了发动和维持迫害的借口,给师父正法造成了更多的复杂和艰辛。举几个例子说,如果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一亿大法弟子中至少有半数以上能够认识到作为大法修炼弟子的维护法的责任(天职),都清醒的站出来以维护法为重,而不是只有上万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访,“四二五”早就是解体迫害于未成形之前的历史纪念日了。

如果九九年“七二零”和“七二零”之后那一两个月之内,大法弟子的主体能够清醒无私的站出来,把讲清真相维护法作为自己的第一要任,不是为了追求个人的圆满而站出来,也没有很多人等着搭顺风车(等大家都站出来自己才跟着一起站出来),没有很多人为了个人在世间的一些名利情而被怕心所奴役,没有一批大法弟子产生依赖那个常人总理来为我们结束迫害的心,没有一批学员为了维护自己而传假经文,也没有那么多大陆学员带着搞文字游戏的不严肃心态给邪恶写下不炼功的“保证书”,那么,常人政府中江魔头不会一下就形成压倒性的邪恶势力,“三个月结束迫害”还是顺理成章的。

如果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二日师父发表《心自明》这首诗之后,大法弟子真能立刻扬起亿帆“坚修大法紧随师”(《心自明》);如果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师父发表经文《走向圆满》后,感到自己扬帆有阻力的大法弟子都能马上找出和放下自己的根本执著;如果二零零一年五月明慧编辑部遵循师父的安排发表《发正念》一文后,大法弟子的主体能马上重视发正念,坚持每天发好正念;如果一九九九年来师父在发表的一百三十多篇讲法、诗歌、短篇文章、贺词中针对我们大法弟子整体中每个弟子指出的问题我们都很快正视和归正了,告诫我们一定要做好的事情我们都谨遵师命、不敢懈怠的去做了;如果邪恶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罪恶曝光之后,大法弟子整体上没有让怕心、疑惑和彷徨阻挡那么长时间,而是加大力度揭露迫害、抓住时机突破以往讲真相中遇到的障碍和关卡;如果我们不把彻底结束迫害当成师父的事、常人名人的事、当成其他大法弟子的事、当成还跟不上正法進程的同修的事,那么,我们真的都可以说自己是无辜的。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所以我们不是都那么无辜,我们对这场迫害延续到今天这件事,都有责任。说这些不是指责,回顾过去,是为了眼下和今后做的更好,尽快消除认识上的不足,达到法的要求。

既然都有责任,就更不能掉以轻心。有不少同修几年时间做下来产生了懈怠,我自己也有过这个问题。我是海外学员,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就开始每天大量的努力做大面积讲清真相的事,走过了艰苦艰难的几年,多年来没有休息日,半夜三点之前就能睡觉的日子极少,最近才多一些,应该属于很肯努力的了。可前段时间,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自己却内心深处感到一种始终摆脱不了的疲劳和消极,直到师父发表《越最后越精進》后,才受到很大震动,才看到自己多年来在一些方面没达到法的要求的原因。而且对于如何才能更好的让自己尽快达到法的要求,思路明晰多了,感到每天的一言一行更能溶于法中了。

这里想说的是,修炼不能想当然,认为只要做就行了,或者认为已经很努力了,提高很多了,或者认为自己修到那个成度就可以了,不求更高,或者认为这个执著无关紧要、那个观念不影响大事,等等,这些都是用人心在对待修炼,在“想当然”。修炼人要时刻明白法对修炼人的重要、在心灵中保持对法的谦恭和静听、保持学法的精進,才能不断的学進去,才能不断的认识到自己的执著,不被常人观念和假相障碍住在法理认识上的升华。其实自己并不是懒惰且悟性差的人,反而是在常人中就因家庭影响而成为做事努力认真、勤于思考、习惯于先为别人后为自己、先为天下后为自家的人。只是常人中的好并不能和法要求的好相提并论,数量极差的太远,纯净度差的太远。

师父的《越最后越精進》发表后,经过一段时间,我去掉了一些原来没察觉的不正确观念,包括在漫长历史的转生过程中一些正负事情带来的执著和影响,才感觉真正能圆容的思考和行事,更能体会师父正法的需要和法对自己的要求了。随之也越来越明白我们过去修的、做的如何不到位,以至于现在正法所需要我们做的很多事不能水到渠成,所以更感到现在的每天都很紧迫。而且,不但要每天学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还要有效的帮助其他同修,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都是在师父正法时期得了法的生命,宇宙中是这样看我们的,修炼谁也代表不了谁,谁也代替不了谁,而且法对修炼人整体有要求。如果“四二五”时一万人上访就能代表大家,那么“七二零”就不会发生了(旧势力钻不了我们整体的空子)。整体的空子是一定数量的个体在一些问题上长期不提高造成的。

第二个问题:彻底解体邪恶,法对修炼人的要求是否高不可及?

不是的。大法对修炼人的要求的确很高,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要我们这些在常人中修炼的生命不但修好自己还要尽量的多救众生,这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要扎扎实实的修才能达标。同时,法在不同层次有不同的要求,而且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所去的境界不同,从某个层面上讲可以形容为“归去来处”(当然不是指归于旧宇宙,而是形容层次),所以修炼的路不同,法针对每个大法弟子的要求高低也不同。但是,法对修炼人的基本要求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必须达到的。特别是迫害发生之后,虽然要想结束迫害,就必须比迫害没发生之前标准更高、做的更好。

比如,个人体会,“四二五”之前,如果大法弟子的主体对病业问题都有清醒的认识,那么那些科痞流氓也就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大做文章;没做到,科痞的造谣出来了,我们就不但要自己有清醒的认识,还要能给别人用别人能够理解的方式讲清这个问题,这个要求就比没被钻空子之前要高了一些。如果大法弟子主体受党文化和无神论的影响没有那么严重,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名利情的把大法和大法修炼放在应有的神圣崇高的位置,并用理性的、深入浅出的语言弘法,邪恶就无法借用我们的执著和漏洞造出相应的谎言去毒害众生,因为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而是另外空间邪恶操控的针对在常人中修炼的人的迫害。这方面的迫害既然发生了,我们不单要自己摆对科学和修炼的关系、常人中名利情和大法的位置关系,还要身体力行的证实自己在法中得到的认识。

但法对修炼人的基本要求并不是高不可及的,而是都应该做到的。那么基本要求至少包括哪些呢?个人理解,不仅仅是努力做到学法炼功的形式,更主要的是在达到师父对学法的要求中越来越多的用正念明白大法的内涵,用正念理解大法和大法修炼,时刻牢记大法和自己、大法和众生的关系。知道修炼比常人中的任何事都神圣,明白正法时期得法修炼的机会无比难得。明白师父要极大限度的救度一切众生。还包括明白修炼人不仅仅是常人中的好人、比较好的人,而是天册有名、地狱不管的大法弟子,虽然和常人一样在世间有衣食住行家庭工作,但我们在这里的目地和常人心目中的生活目地有本质的不同,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生命,每天都应该在走出人、成为神的天梯上努力攀登。

七年来,我们走在法中走向成熟,進步很大。但在如何解体迫害这个问题上,是否还有一部份人仍在把自己当成常人?比如具体到反迫害中,一遇到困难就把自己当成了常人中一个遭受不公的人、一个无辜受迫害的好人、一个既无通天权势又无神奇法术的平民老百姓?其实这是混淆了讲真相中为常人讲的话和我们应该时刻把握的修炼的实质。我们在救度众生中需要用常人能理解的概念和方式去揭露迫害,但我们不能把揭露迫害的意义混淆于常人受冤枉遭难时的求助、求同情。这场迫害的根本成因在其它空间,旧势力及其各种因素的目地是要淘汰生命,而不是尽量救度。它们要竭力淘汰的不光是世人,还有他们认为不合格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如果陷于常人受委屈受迫害的心态做三件事,再揭露迫害也是常人在做常人事,而常人是无法解体迫害的。不能再有这方面的错觉和误解。这方面的误解与正念之间,可能只有一念之差,一念之差就是天地之别。

扫荡最后的邪恶,要靠全体大法弟子的真念、神念、正念。以上是个人现阶段的一点有限的认识,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主要是看到我们在迫害中修的时间太长了,对旧的因素太纵容了,往往把自己看的太常人了。宇宙中无数的生命时刻在注视着我们,他们不把我们当常人看,我们自己也不应该被世间的假相所蒙蔽。这次师父发表了《彻底解体邪恶》,个人理解这是给我们全体大法弟子,特别是身在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整体的又一次冲锋号。大法弟子都重视学好法,才能不再把头脑中的常人观念与外来干扰当成真我来维护。每天都可能是我们彻底结束迫害的那一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