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船营区不法官员利用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吉林市船营区恶党的不法官员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一直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已知被迫害致死的船营区大法弟子有:于立新、崔正淑、李再亟、刘明克、王秀芬、崔仲铉、刘玉珠、夏桂芹、于纯海、王立新、金荟莉、侯明凯、曲俊俐等;有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重刑,很多人被非法劳教、送洗脑班。

提到洗脑班这种从精神上把人彻底“虐杀”的手段,被船营区的不法官员使用了七个年头。一九九九年九月就在船营区沙河子顺盛旅店办起了吉林市第一个洗脑班,之后又在二零零三年沙河子、二零零五年春光乳业招待所、二零零六年玉林山庄办起了洗脑班。

一、盛顺旅店洗脑班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一日吉林市船营区在沙河子“盛顺汽车旅店”办的第一个洗脑班。当时被劫持的大法弟子共有11人,分别是李再亟(现已被迫害死),崔正淑(现已被迫害死),王秀芬(现已被迫害死)姜贵林,刘明伟,王艳,夏影,赵秋梅、孙丽清、郝占军、还有左家农村夫妻俩等。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强制读一些诬陷大法的书,和关于党员不让炼功的书。学到一定时间后就让去干活,打扫厨房、擦玻璃等,都是又脏又累的活,而且一干就是一天。

无论是吃饭、干活、洗脑、你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七天后,把十一个人又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把这11个人送还到“盛顺旅店”。这期间把在家的(只要知道是炼功的)人全都劫持到这里洗脑。当时总共绑架了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都是船营区的),他们利用伪善、欺骗、恐吓等诸多手段企图让学员放弃信仰。当时是只要写保证书就可以回家。不写的就被再次送入拘留所十五天,有两次拘留的就可以强行被劳动教养。当时有九名女大法弟子,二名男大法弟子被强行送入劳教所内进行迫害。

此洗脑班是由船营区三把手王书记主抓,各派出所出人,“六一零”在背后指使。当时他们办洗脑班的目地就是不让大法弟子进京上访。主要参与迫害的是船营区的王书记和船营分局的姓富的副局长。


盛顺旅店洗脑班

二、沙河子桦皮厂洗脑班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一日,船营区“六一零” 头子陈福春、市公安局“六一零”副主任孙奎义、和各分局派出所在沙河子桦皮厂非法办了船营区第二次洗脑班。大约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劫持。

恶人将大法弟子绑架到洗脑班后,先是以伪善的方式企图想要达到所谓“转化”的目地,但在与大法弟子谈话中暗露杀机、威胁、恐吓及利诱,欺骗说如不转化就送劳教。之后就开始使用暴力,大法弟子刘君、林微、王林、张春霞、田桂英、王玉倩、杨丽华等多名大法弟子都遭到野蛮毒打,其中王玉倩被恶警孙奎义用脚重重的踢在脸上之后又打了五、六拳,还扬言说要打死她。杨丽华也遭到恶警孙奎义的毒打,还将她的棉衣脱掉并将她拽出大门口,说要冻死她。十一月八日恶警叫大法弟子去看什么“十六大”召开的电视。杨丽华身体很弱没有去,邪恶的池科长用手拽着她的头发从床上一直拽到地下,说:“死在食堂也得去!”杨丽华的头发被拽下一把。被非法关押期间还逼迫大法弟子向血旗发毒誓,后经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才使得恶人妥协。

从生活上看,吃的是标准的干部餐。每天中午都是四菜一汤,晚上二个炒菜。可是这个饭费是强迫大法弟子自己拿钱(每天四十元),有单位的单位扣,没单位的或农民就由当地派出所和乡政府或街道到大法弟子家强制收缴。没有钱就拿粮、拿物资、拿房子做抵押,如不配合,就使用暴力抢夺。


沙河子桦皮厂洗脑班

三、春光乳业洗脑班

二零零五年五月,吉林市船营区区委副书记张晓岚(女)、区政法委书记王宏图、区政法委副书记兼“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宏家、区司法局局长庞江等不法官员,伙同吉林春光乳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曲江,在春光乳业招待所非法办了第三次洗脑班。在王宏家等的授意下,船营区各派出所、街道骚扰、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在洗脑班为达到强制转化的目地,他们采取欺骗、单独关押等迫害手段,对劫持来的许多名大法弟子进行强制洗脑转化。每一个大法弟子被两个恶人看管、监视,不能和其他人接触,甚至上厕所都有二个恶人跟着,完全失去自由。并强行给绝食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王影注射不明药物。

恶人们采取强制洗脑的办法是:大法弟子刚一到洗脑班,就有几个邪悟的人(长春的祝家辉、范淑珍,另外还有姓王、赵的二人)围上来,不让你讲话,他们两三人轮流胡言乱语。还有恶人在旁边察言观色,不时的插话,一点点引你入他们的圈套,按着他们的思路讲。对违心妥协的大法学员,不法官员认为已达到目地,为了掩盖犯罪事实,就又和吉林春光乳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曲江,以一副伪善的面孔出现,每天给妥协的大法学员送公司的鲜奶,还招待前来看望的家属。


春光乳业洗脑班

四、玉林山庄洗脑班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八日由船营区“六一零”书记王宏家指使,各乡、街道、“六一零”、派出所、综治办负责抓人,将十余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玉林山庄洗脑班迫害。邪恶之徒可笑的称办洗脑班的主要目地是为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在大陆“彻底消灭”法轮功和大法弟子。

在洗脑班,一个学员一个包夹,由各乡街道综治办的干部包夹。吉林市船营区“六一零”利用吉林地区邪悟者(吉林的王淑兰、马燕、马春林,九站农研的王培顺,桦甸的梁国中,蛟河的王凯红,还有几个不知姓名)轮番向法轮功学员散布攻击大法、污蔑大法、污蔑师父的恶毒语言,往学员思想中强制灌输并侮辱学员。六月二十一日蛟河市的邪悟者王凯红勾结吉林监狱的一个恶警王××到洗脑班用在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加重迫害洗脑班的大法弟子。从早七时到晚九时半,强制大法弟子一个姿式直坐着,不许动。“六一零”扬言如不转化洗脑班就不结束,不转化就送监狱、劳教所。吉林市江北大法弟子贾戬峰由于绝食抵制转化,被非法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遭受迫害。


玉林山庄洗脑班

在此正告吉林市船营区不法官员:法轮功在七年的迫害中屹立不倒,这充份证明任何对正信的迫害手段都是徒劳的。中共恶党作恶多端解体在即,当恶党被彻底清算时,你们将去向何方?为了自己和家人生命的永远,立即停止作恶。不要为了眼前的一点利益,就丧失了最基本做人的道德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