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冀东监狱目睹了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我曾在河北冀东监狱服过刑。偶得《冀东真相》监狱特刊传单,一幕幕痛苦的回忆浮现在眼前。在冀东监狱,被称为尚有所谓“人权”的普通刑事犯都如同生活在地狱中,何况没有任何法律保护的那些法轮大法修炼者。现将我耳闻目睹的一些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写出来,揭露罪恶、制止罪恶,让我们都伸出正义之手,尽绵薄之力早日结束对善良、良知的杀戮。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河北丰南市冀东监狱就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一百多人,而冀东监狱五支队是“转化”大法弟子的基地。二零零一年主抓此工作的是狱政科王国胜,教育科黄连胜。

河北唐山市丰润区大法弟子孙建忠曾让我们看他身上满身的伤痕,说是烫的。我没听见他说具体用什么烫的,因为我们都司空见惯,很麻木。

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郭翔宇,被非法关押期间强制二十四小时包夹、“洗脑”、“谈话”,他无法忍受这种摧残,迫使他在晚上上厕所时想以结束自己生命来抗议和制止这种残酷的折磨,结果颈椎受创,头部留下数道伤痕。

家住沧州市运河区朝阳街的葛怀强,是河北沧州中西医结合医院(原沧州市二医院)CT/MR室的一名医生,副主任医师职称,在职硕士研究生,因修炼大法,被非法判刑4年,关押在冀东监狱五支队。恶警曾五天五夜不准他睡觉。在产盐中队又强迫葛怀强抬砖,在他的大胯被扭伤的情况下,仍被强迫劳动,不让他休息。葛怀强多次提出申诉,至今杳无音信。

徐水县大王店镇六各庄村大法弟子梅艳昌,长期被包夹“洗脑”,一举一动有人监视,没有任何自由。白天出外劳动,晚上“谈话”一般要到凌晨。当我要走出这个用黑暗包裹的大院时,梅艳昌诚恳的对我说:“你要让外面的人知道这里面的情况”。

这是我所认识的几个大法弟子,还有叫不出名的,还有外县、市的,所有大法弟子被不间断的进行“谈话”,“洗脑”、24小时包夹,来摧毁他们的意志。说出来写出来很简单,但期间的那种精神折磨和痛苦真是无以言表。这还不算,他们“谈话”的方式很多,我见过王国胜、黄区与大法弟子经过一夜“谈话”后,原本洁净的地面满地都是抽打人时散落的细碎的扫帚糜子。

一切卑劣行径最终目的是摧毁他们的修炼意志,用高压手段使他们放弃修炼,放弃信仰。

五支队地址:河北省丰南市2002信箱五支队
邮编:063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