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云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十几年前,突如其来的一场变故使我厌恶并结束了曾为之抛洒过青春岁月的军旅生涯,跟一位老法师去寻找另一方生命中的清净乐土。

那是南国的一座名山,寺院掩映在半山腰的青松翠竹之中。由于山势海拔较高,白云漂浮在行人脚下。山风一吹,阵阵松涛如潮水般发出万马奔腾的声音,把山林的一切动静都淹没在它无边无际的声息里。

刚去的时候,一切都是新奇的。由于地势的原因,庙宇不大,除了与大佛殿毗邻的几间普通僧舍之外,其它的都是近年修建的二层小楼了。庙里僧尼不多,除了法师外,只有大师兄果余和小师兄果德,再有就是年约六十左右的比丘尼果吾,和一个烧火做饭的被她那不孝顺的儿子赶出家门的不知名的婆婆了。奇怪的是庙里还养了一条叫“小行”的狗,我来的时候,就是它和大师兄果余跑到几里外的山道旁来接我的。

山门外有一个用石头砌成的、两米见方的供庙里饮水用的池子。细细的山泉顺着碗口粗的竹子从高处引下来,清清的,甜甜的,带着一种百草之甜味。那甘洌的味道,是世上喝过的任何一种饮料都不能与之相比的。用深通药性之味的果余大师兄的一句话,是百草之精汇而成醇。后来当我看满山遍野的山药野草时,确感此言不虚。

庙里生活是单调而有规律的。大概是庙里的几位僧尼都是学问不高的缘故吧,除了大师兄外,法师每人只发给他们一本《早午晚课颂经集》。法师很忙,那时他除了是本寺本派的掌门人外,还身兼任该省佛学会的很多职务,在一些地方还办着几个气功学习班,一个月能有二十天庙里见不着他的身影。那时,我便天天跟着大师兄果余到庙外的深山里去采药。这时,他便慢慢的给我讲许多很玄的故事。有一次采药途中,他指着远方一个峭壁对我说:你看到那峭壁上刻着的字了吗?其实,我也早已看到对面悬崖绝壁上有一个很大的赭红色的行体“剑”字,那堵悬崖有上百丈高,下面不知多深,人工是很难刻上去的。他望着我疑惑的样子,便给我讲了一个神仙似的故事。

大概在八百年前的宋朝吧,有一对立志修行的夫妇,绝了俗念在此山崖修行。不知过了多少年,竟还没有成功。二人正在苦恼,晚上在梦中有人点化,让他们到一座庙里去寻找白云禅师,于是夫妇二人便找到我所在的庙里。那时正值高僧白云禅师执掌庙院,禅师一见他们,使吟了一句:“剑(俗见)在头上,何有归路?”于是他们大悟,不久就双双肉身显圣了。他们感恩于禅师,每隔百年,便要到庙里来走一趟,那悬崖上的“剑”字,便是他们显圣的见证。

“那么你在庙里见到过他们了么?”

“我才七十多岁,听师父说,从清朝康乾以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他悠悠的叹了口气,忽然话锋一转,“你来庙里干什么呢?”我被他这突兀的话问的一愣,“我要修行,要终老山林……。”他淡淡的一笑,“有时间在佛主面前抽一签,看佛主让你不让你在这里呆。”那笑容很神秘。我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位大师兄也不是一般修行人。他自称七十多岁,我当时看他只有四、五十岁的样子,面色红润,也思忖不出他话里是什么意思,但看出来绝没有一点恶意。在以后的日子,我胡思乱想:难道说我与佛无缘?直到多少年后,我才彻底明白这个迷底。

出山门顺小道左转弯不远处,便是悬崖峭壁,悬崖边有几块一米左右的平坦的青石。坐在青石上,晴天能俯视着眺望远处被云海弥漫着的群山,它们或高或低,突兀延绵,直到遥远的天边。这里很多是阴雨和雾的天气,晴天时,晚饭后我和大师兄便常常带着“小行”盘坐在那悬崖边的青石上看山景。耳边听着风声,白云从身边飞过。等到夕阳落到天边的山后,暮色四起时,看着那朵朵白云,从天际飞来,象归巢的小鸟一样,盘旋着落在眼前山涧的缝隙里,第二天早起它们又一阵雾气般从山涧出来飘向蓝天。阴雨天便雾云不分了,使我感觉它们是一个个活的生命(我抛弃书本上学过的气压高低的学说)。我向果余师兄请教这种从没有见过的奇妙的景象,他伸手轻拂从身边飘过的一朵白云说,“这叫暮归云,它们是有灵的,在天上玩耍了一天,晚上该回来休息了。这就是它们的归宿……,其实人生在世,亦一如白云矣!每个人也都有一个生命永恒的家,佛法便是归家的桥罢了……。”他的一番话,使我当时内心很受触动。

法师在的时候,也是我们最忙碌的时候。早起四点多就要起床,于是,大殿上,各室内直到山门外都要燃上香。我们站立两旁,直到等法师把厚厚的一本《早午晚课颂经集》抑扬顿挫的念完,就到了该吃早饭的时候了。早晨是不瞌睡的,难熬的是上晚课。在昏暗的灯光下,法师嘀里咕噜的颂经声变成了催眠曲,站在两边合十的人瞌睡得前仰后合。特别是那个小师兄果德,有几次差点没栽到大殿外面去。这时,法师便会停止颂经,说几句笑话来调节一下气氛。

大约过了一些时日吧,记得法师到某地去办气功学习班去了。忽一日,庙里来了几个霸气十足的青年人,说是法师介绍来练金刚掌的,于是,庙里的清静便被噼噼叭叭的掌声给搅乱了。那时,我每天忙于帮法师打理许多地方给法师写来的信件。又过了些时日,连法师的亲朋好友都来庙里居住了,人一多便出现了勾心斗角与互相排挤。我每天忙于回信,也顾不上跟大师兄去采药了,偶尔帮他炮制一下挖回来的生药送给周周需医治的山农。

忽一日,大师兄叫了我去,慢悠悠的话里却带着几分严肃:“果×,你还记得前些日子让你在佛主跟前抽签的事吗?”见我点头,他叹了口气“群魔一舞黄鹤飞,壶中日月催君归。佛主跟前抽签,我一般不给人做的,此地已不宜久留,你随我来抽一支吧。”说完,他径自走进大殿,上过香,拿出签筒,让我抽了一支,他接过手里仔细看了一下,于是取出笔来,在纸上写了一律一偈,律由于自己当时自作聪明认为抽的不好,似乎有些晦气,只记得二四两句是“险峻山前来可安”和“只缘身在太虚间”,偈语倒记的很牢:

凿井逢源,
掏沙见金;
只是费心,
须当努力!

大师兄当时见我抽出这等签来,便闭目想了一下,继续对我说“你不是喜欢云游吗?明日起你离开寺院,师父那里我去给你说,说你云游去了,下山后且莫昧了佛性,等你机缘成熟,不久会遇到一门高德大法,那时候你且莫忘了回来度我……。”说完久久的在佛主面前颂持着。

第二天,我便踏上了下山的路,大师兄和“小行”又把我送到山道旁,我走出了很远,转过两道山弯,回头望去,白云如峦,山道如练,仍能看到在山风中大袖飘拂的大师兄和已变成小黑点的“小行”伫立在山峰云朵间。

不久,我回归了故乡,几年后,有幸得遇千载难逢的高德大法——法轮佛法。几年的风霜雪雨,我和千百万个顶着邪恶中共流氓政权打压的法轮功同修一样,向世人讲述着大法的美好,用师尊教与我们的大法,救度着被邪恶的谎言毒害着的世人,真应了偈语中的“只是费心”了,唯一遗憾的是,还没有把这么好的大法带给等待着他的大师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