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张家口万全县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今年以来,我们张家口万全县发生了几起大法弟子被绑架事件, 其中有三名大法弟子七月被绑架,八月被秘送劳教所迫害,一大法弟子王贵斌送张家口拘留所迫害致死。王贵斌被迫害致死后,陪王贵斌家属的六个大法弟子又被绑架,几个大法弟子身上带的一千七百九十元钱被非法掠走,其中有手机、摩托车的被非法扣押,十来天后六名大法弟子前后回家。被扣押钱、手机、摩托的大法弟子找到公安国保大队长蒋爱国让他退还这些财物,他一再躲避、推辞。王贵斌家人估计受到威胁不敢告所大法弟子王贵斌的情况,据知情人说王贵斌遗体早已被火化。

几件迫害事实及相关人员的电话号码在网上曝光后,国外大法弟子打来了电话讲真相,国内的大法弟子邮寄真相、信件,但是万全县主管政法的邪党人员新上任的县长王聪著等迟迟不醒悟,近日,在县招待所集中召开全县主管邪党政法会,在会上污蔑说:国外大法弟子给打去的电话是恐吓,王聪著是从张家口尚义县调到万全县的,由于尚义县的大法弟子少,几乎未见过真相资料。今年调到万全县看到街上贴的大法真相资料,他有点受不了,要各个乡、镇,村、及居委会严管大法弟子,扬言要严抓发真相的大法弟子。

在过去的几年的严酷迫害中,万全县的大法弟子前仆后继,走出来证实大法,卫护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即使被绑架、非法关押、但很快就冲了出来。如一个同修被绑架,其他同修根本就没有怕抓的念头,继续贴传单、发真相资料,至二零零四年以后几乎没有出现被非法劳教的现象。在正法洪势急速推進的今天,为什么出现了被迫害严重的现象?

从表面上看,是万全县新换了县长和县委书记,而实质上是不是我们没有清理干净万全县空间场的邪恶呢?前几年,只要有同修被绑架,全县同修形成一个整体,无论被绑架的同修有什么漏洞,全县的大法弟子,贴传单的、讲真相的、配合家人要人的,整体配合的相当好,直到同修被营救出来,再切磋交流。同修啊,我们千万不能把以前做的好的,当作资本,而松懈了我们精進的意志,现在我县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好多同修认为,真相资料不应该大量的散发了,再散发就是一种浪费了,用嘴讲就可以了。同修啊,邪党的报纸、报刊多少年来,人们还用钱订阅看哪,我们这么正的、这么好、能启发人的正念良知的大法资料怎么能说是饱和呢?

我认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给未来人留下的,现在的人还被邪党强行灌输着害人的党文化,如不用发真相了,那么为什么明慧还每周出新的《明慧周报》和各类小册子呢?为什么资料点还要遍地开花呢?因为邪恶的党文化,报纸、报刊、电视还在毒害着世人,如果我们的真相资料能每期不落的送到世人的手中,觉醒的世人就会帮着传送,他们会把自己看了的真相资料送给亲朋好友,接受的好东西多了,就会不断的清除掉被邪恶毒害的环境,更多的人就会转变观念,从而被救度。我们散发真相资料不是派发任务,而是救度世人,我们在发真相资料时,发出的念头就是要救人,效果就会好。是不是我们认为没人看了,而导致世人不看了哪,当然也不排除不愿看的,我们不能因为几个人的不看而灰心。我们大法弟子就是要走师父安排的路,“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想尽办法去救世人。

还有的同修将好几个星期的真相资料攒起来,冬天来了,夏天的资料还在家里放着。据我所知,每个星期给同修的资料并不多,而到每个同修手中的只有几份,(按所要的经文份数算)正如二五三期明慧周刊交流文章 :“障碍我们精進的障碍——自满”所指出的,一百个人要经文,只有一、二十人做真相资料。

我想,如果每个同修能按师尊讲的,“抓紧时间救度世人”每个同修用心每天发一份资料,一个星期就发七份呢,每天讲清一个真相,一个星期至少就有七人被救度。而且我们的同修何止每天只发一份资料、讲一个真相呢?

就今年出现的被绑架事件来说,是不是与我们大法弟子中出现的麻木、懈怠的情况才造成了迫害严重发生的现象呢?同修被绑架后,我们没有全力以赴的去营救同修,而去找学员的不是,出现分歧,分散了我们的精力和整体的力量而造成的呢?

同修啊,教训应该使我们更清醒了,在这助师正法的关键时刻,希望万全县所有大法弟子,牢记师尊 “千万不要松懈、千万不要麻木”(《越到最后越精進》)的教诲,坚持不懈的讲清真相,做好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在此建议全县所有大法弟子每晚八、九、十点持续不断发正念,彻底解体万全县仍在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势力。直到将邪恶彻底除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