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深虑论》看中共的灭亡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忧虑天下的人,常常算计他认为导致患难的事情,而忽略了那些平易的事情;防备他所畏惧的情况,而漏掉了他毫不怀疑的情况。但是祸患往往发生在他所忽略的地方,而变乱却常常出现于他毫不怀疑之处。难道是他考虑的不周密吗?原因是他所考虑到的是人事中理应出现的,而超出于人的智力所能测度的,却是天道。

当秦朝之世,在吞并诸侯,统一天下之后,当时的想法,以为周朝的灭亡,只是在诸侯各国的强大罢了;于是改变分封制为郡县制。正在以为军备武装可以不再使用,天子的宝座可以世代保持时,却不知道汉高祖崛起于农田之中,终于灭亡了秦朝的皇权。汉朝鉴戒于秦始皇当年孤立的教训,于是大大的分封子弟以至于连远方亲属也使之建立为诸侯国,认为有了同姓的血亲关系,就可以世代相传而不发生叛变;但是吴、楚等七国却发生了篡位弑君的阴谋了。汉武帝、汉宣帝之后,逐渐瓜分这些封国,以削弱他们的势力,认为可以无事了;但不料被外戚王莽终于篡夺了汉朝的帝位。东汉光武帝鉴戒于西汉哀帝、平帝的失误,魏朝的鉴戒于东汉,晋朝的鉴戒于魏朝,都是警戒于前朝灭亡的原因而预先为之防备;但是它们的灭亡,却都出乎其所防备之外。唐太宗听说“武氏杀其子孙”的话,甚至把疑似之间的人都搜索出来除掉了;但是武则天天天伺候在自己的身边--他却没有觉悟到。宋太祖鉴于五代时地方军事长官能够压制其君主,于是全部解除了各地区的军权,使其力量削弱而容易统治;却不知道自己的子孙终于在敌国的面前受困顿。

这些人都有超出一般人的智慧,有盖世的才能,他们对治乱存亡的微小的契机,考虑的很详细,防备的很周密了。可是他们考虑的切合于这里,而祸患却发生在那里。终于导致变乱灭亡的原因是什么呢?恐怕是智力仅仅能够计算人事,而不能够计算到“天”的作用吧。良医的儿子大多是死亡于疾病;巧于弄鬼神的巫者的儿子,多数是死于鬼祟。难道他们是善于救活别人的儿子而拙于替自己的儿子打算吗?其实是善于图谋人事而拙于图谋“天道”啊。

上古的圣王,意识到天下后世的变化,不是人们智力能够完全预想到的,更不是用什么办法和权术能够制约的,因此不敢任意地逞其思谋诡计,而只是积累自己的至诚心意,用广大的仁德来结合“天心”,使“天”眷爱他的德政,好象慈母爱护孩子那样不忍得撒手不管。因此,他的子孙虽然出了最愚蠢或最不象样的足以亡国的人,然而“天”终于不忍得很快地灭亡他的王朝。这是圣王深谋远虑地缘故啊。倘若自己不能够结合“天心”,而只是想靠着小小的谋略,来笼络当世的人事,并且肯定后代的没有危险、灭亡;这在事理中是决不会有的,又何况从“天道”来衡量呢?

*****

以上是方孝孺的《深虑论》全文。方孝孺是明朝大儒。燕王朱棣起兵,攻破京城,夺取皇位,命方孝孺起草即位诏书,方孝孺不从,朱棣说:“如若不从,灭你九族!”方孝孺说:“虽灭十族,亦不附逆!”后来朱棣杀他的九族并杀他的学生以凑足“十族”之数。

方孝孺以自己的生命践行自己信仰的壮举,惊天地、泣鬼神。他写下的这篇《深虑论》体现了中国古人和中华文化的智慧。中共的灭亡将再次印证这篇文章的观点。

中共用谎言、暴力和利益收买三管齐下的手段维系其政权,比较历朝历代都要严密狠毒,甚至扭曲人的心灵也在所不惜。那么它能维持得住吗?看看苏联的解体崩溃我们就很清楚,它维持不住。现在它又要借鉴苏联解体的经验教训,以免重蹈其覆辙。但是我们若回顾历史就会发现,它如此作为其实正在重蹈覆辙。

中共的末日决定于它的罪孽深重、恶贯满盈。中共若要求生只有一条道路,那就是:弃恶从善、改邪归正、谢罪认错、请求宽恕。如此方有一线生机。中共会这样做吗?不会。这样做在它看来无异于自杀,因为它的罪孽实在太深重。而且它的邪恶本性也使它无法做出这样的选择。但它若邪恶到底,一条道走到黑,等待它的结果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天杀。

中共走到今天这一步,已无可挽救。但对中共成员来说,仍有选择的机会。有许多人看到中共的危机,在给自己留退路,把财产家人转移到国外。我要对这些人说一句:你们若要自保,请先退党,因为真正的危险不是来自于人,而是来自于天。若你们始终是中共邪教成员,即便你们跑到天涯海角,天灭中共之时,你们仍然在劫难逃。

对于那些仍然对中共抱有幻想、企图依靠中共获取荣华富贵、因为恐惧不敢脱离中共、或者因受党文化毒害而是非不辨的人。我对他们只有同情。有句话叫:大厦将倾,燕雀安知?中共与宇宙大法为敌,这是它将被彻底销毁的根本原因。你与它站在一起,宇宙又岂能容你?

一个帮派或者邪教被消灭掉,其成员或者会有生机。但其死心塌地、顽抗到底者焉有存活的机会?中共不仅获罪于人,而且获罪于天,天怒人怨、人神共愤。与其为伍,其险恶之大可想而知。且稍有廉耻之心者也不屑与此黑帮恶党为伍。

方孝孺的这篇文章,任何一个王朝、帝国的历史都可成为其佐证。从中我们也可清楚看清中共的末日。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未来谋划,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善恶生死,系于一念。我不敢奢望今天的人能有方孝孺那样对抗强权的凛然大义,但是我们至少要能明辨善恶是非,知道保全自己的良知和生命,能够为自己的未来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