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怀化市中方县“六一零”对我的骚扰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二零零二年九月底的一天,我从外面回家,经过传达室时,传达室的人告诉我,他们(六一零)守候你一晚上了,我就给他讲真相,没说两句,进来我们单位一个姓包的女的,看我在这里,就打电话,中方县六一零姓雷的(听同修说,但名字记不清楚)带人将我劫持到怀化市收容所(后又敲诈我丈夫两千元,从我工资扣除一千块钱,共计三千元),从那时起这位姓雷的总是上我家骚扰,一次一次跟他讲真相,他还是一次一次来。

今年4月24号上我家说你还炼功就要扣你的工资,当时我心想你说了不算,到了5月份工资没上存折,他们连续扣我5、6、7月3个月工资(至今没归还),过后我没理他们,当时想到师父的一段话,该是你的东西不丢。

到了七月十几号他们又来了,这次开始到家敲门的不是他,是我们单位保卫科的两位,我没开门,这时我想到师父正法口诀,就请师父加持我,然后我就出去了,我正走在传达室门外,我们单位4位从车上下来,有2个女的是单位管人事的,曾经扣我养老保险金要我在转化表上签不炼了,我没配合她,这次又来了,我还是不配合她,他们让我上车,我说车子不上。然后她说要我到家去,我没配合,我就开始跟他们讲真相,当时我想到师父说:“不论在任何环境下都不要配合邪恶要求、命令和指使。”他们没得逞,我突然发现六一零那个姓雷的在我们传达室打手机,我对他们讲:“你们耍什么阴谋,你想我跟你走,我不会的”。这句话刚落音,那个人事股长(女)的对我说:“我们是维护你的,我们去跟他协商,你走吧。”在城东市场,我发现姓雷的跟上来了,我绕了一个弯,把他甩掉了。

十一月七日,一位姓陈(此人以前来过,姓雷的说他是我单位保卫股管我的,我问过他说姓杨,但传达室登记姓陈,说是中方县委的)的到我家敲门,我开门,他却象敲错门似的嘟哝两句走了。

十月十四日那位姓雷的带另一位上我家,我刚出门下楼梯,他们上楼梯,说是看看我,我说我好好的,不要你看,谢谢你,你们不要这么搞,今后你们不要来了,他们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