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各界关注中共活摘器官(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应爱尔兰参议员乔•奥图尔先生的邀请,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先生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访问爱尔兰,在此期间,乔高先生在爱尔兰议会外交事务联合委员会发表演讲,并会见爱尔兰外交部亚太司司长莫兰女士,双方进行了良好的对话。爱尔兰国家电视台、电台、爱尔兰时报均对此做了详尽采访和报道。

高精度图片
乔高先生就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接受爱尔兰国家电台(RTE)的采访

十一月二十三日星期四上午十点,坐落在兰斯特宫(Leinster House)的爱尔兰议会,开始了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听证会,外交事务联合委员会的主席迈克尔•伍兹先生致欢迎词,欢迎乔高先生来访,同时欢迎三名法轮功学员到会。参议员乔•奥图尔向委员会介绍了乔高先生的背景和他的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独立调查报告,希望乔高的演讲对于制止这场残酷的迫害有大的帮助。

接下来,乔高先生在其报告的基础上,给出了新的证据,他介绍了一名现年三十五岁的男士(姓名和国籍保密),该男士于二零零三年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做过肾脏移植手术。乔高说,该男子的医生叫谭建明(Tan Jianming,音译),是中国洗肾和移植研究协会秘书长。谭医生同时还在一些中国军队和民间医院中担任高级职务。

乔高说,这名病人由于抗体原因很难找到合适的肾脏。在八天之内,他得到四个肾脏,没有一个合适。三个月以后,他又做了四次肾脏的移植,最后的肾脏成功了。为了一个人的生命,有八个人要失去生命,这就是现在中国器官移植的现状。

乔高先生还说,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的,大量的器官移植则起始于大约在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一年期间。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从中国的官方发布的数字中推算出,有四万一千五百个器官的来源未明。这四万一千五百个器官极有可能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盗取的。因为法轮功被前任中共首脑江泽民定为“党的敌人”,那么他们就不再是人,而是可以赚钱的商品。

乔高先生还介绍了他和麦塔斯先生进行调查时对证人的采访,和对调查电话的核实。他对一位医生的前妻作了采访,如,医生何时开始做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摘取,做了多少例手术,等等。调查电话表明,有些中国的医院直接承认他们有“年轻的、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器官”,等待着患者来手术移植。

乔高先生的报告之后,法轮功学员代表戴冬雪女士作了发言。她感谢外交事务委员会迈克尔•伍兹主席安排这样的机会,使得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得到进一步的揭露,然后她介绍了她的家庭被中共迫害的故事,父亲在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中讲真话遭到医院的开除,并从此流落他乡以在街上贩卖东西养家糊口;两个姐姐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关进劳教所;母亲因为承受不了打击而悲愤去世,自己因为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使馆拒延护照,最后不得不申请爱尔兰公民,等等。

两人的报告之后,几位议员作了发言,工党人权发言人迈克尔蒂黑根斯议员、爱尔兰第一大在野党人权发言人阿兰伯纳德议员、独立议员卡瑟琳莫非议员以及独立参议员大卫诺瑞斯作了长时间的讲话,纷纷对活摘器官的指控表达他们的关心,而且表示希望做进一步的努力来制止这样的罪恶。

法轮功学员戴冬雪女士,在主席的同意下,做了发言,她说,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有些西方的政府和媒体有疑问,这是因为他们对中共的本性认识不清导致的。如果他们知道中共的本性是残忍的、邪恶的,而且一直以杀戮来维护统治,他们就不会感到疑惑。比如,中共从小学就灌输暴力、斗争等哲学,相反,中国五千年的文化都是弘扬和平、仁爱、天人和谐等普世价值,如果这些价值和哲学一直在中国人的头脑里存在,中共的斗争哲学就无法成立,那么中共就要消灭传统文化。

首先他们通过镇压和杀害地主来消灭在农村的文化持有者;接下来杀戮城市资本家来除掉城市的文化持有者;再接下来是知识份子,毛泽东通过让知识份子给党提意见把敢言的知识份子全部打成右派,让他们永远没有说话的权利;然后就是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终于把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彻底革了命,铲除殆尽。文革结束,中国人成为文化的沙漠。

所谓的改革开放的开始,给政府官员和高干子弟先富起来的机会,让他们把普通百姓辛苦工作的成果都放到他们自己的国外的银行账号,购买高级住宅和豪华轿车,开办公司等等;而没有权力的人们则利用他们所能利用的一切来赚钱,医生就可以用手术刀来赚取工资以外的利润。

法轮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中共认为如果人们修炼法轮功,就会对中共构成威胁。加上修炼人数众多,就被江泽民和中共视为忧患而务必铲除。这都是由于中共的邪恶本性所致。在谎言和欺骗不灵的时候,中共就由杀戮来维护和继续统治。他们首先是进行转化洗脑,不行就采用殴打和各种酷刑,还不能将人们心中对“真善忍”的信仰铲除的时候,那么中共就企图从肉体上将其彻底消灭掉。

听证会最后,外交事务联合委员会主席迈克尔•伍兹先生作了总结发言,他说乔高先生的报告令人“不得不读”,呼吁中国开放独立调查以保证调查的真实性;并说会要求中国驻爱尔兰大使就器官移植的问题作讨论;同时还将致信外交部长就此问题作进一步的努力。

下午三点,乔高先生又会见了爱尔兰外交部亚太司司长爱素丽达•莫兰女士(Isolde Moylan)。双方进行了长达一小时四十五分钟的会谈。

傍晚六点左右,乔高先生接受了爱尔兰国家电台(RTE)的采访,该节目在全国有众多听众。

之后,爱尔兰时报发表文章报道听证会的情况,爱尔兰国家电视台(RTE)也对上午的听证作了长时间的详尽报道。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在爱尔兰各界产生巨大震动,期待近期爱尔兰在此问题上有进一步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