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师父给我换了一个全新的头脑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读《明慧周刊》“师父给我换了新胃”一文,我又清晰的回忆起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三日夜里做的一个梦。说是一个梦,实际上就是大慈大悲的师父再一次把我从地狱捞出来的情景。今天我写出来,让走错路的往日同修知道师父对犯过错的学员是如何的慈悲救度,师父真的是不愿丢下一个人。

我虽然得法较早,但由于学法少,信师信法正念不足,曾被邪恶欺骗,走向了邪悟,被所谓的“转化”并帮助邪恶“转化”其他学员,使一些同修也因此邪悟。

二零零三年我又走入佛教。在邪悟的日子里,无名的头疼,腰、腿、各关节哪都疼,心脏间歇喘不上气,两眼皮象撑了一个球那么沉,眼蒙蒙的看不清。还有附体似的感觉,闭上眼睛经常反映出狐狸、狼、狮子、老虎、鬼的形象,身后总觉得有人跟着,走夜路看哪都黑,念佛号也不好使。我也自感到佛教中没有法,根本没法修。

二零零五年四月中旬,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开始看《九评》,刚看一评,思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出现了消业、开天目现象,心里就开始思考:我真的走错了?我开始看师父的近期讲法,知道自己真的是邪悟了。自己想从新走回来,可是宗教的东西和邪灵干扰太大,走回来的信心又不足,心象油煎一样,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四月二十三日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头疼、头沉的厉害,随后跟着一位自己认为是医生的人来到一间小屋。一進门,仿佛進入了清凉世界,舒服的无法形容。低头见地上有一滴鲜红的血,那“医生”说:“你的头换了,你看你的头都什么样了?”我用右手摸摸脖子,没有伤痕呀,也不疼啊!这时我看到靠近门口的一张小桌子上放着一个象打开的头一样的东西,里面装的满满的黑乎乎浑浆浆的粘东西。我很害怕,心里想:这难道是我的头吗?我的感受是真实的,被换了的头确实不疼了,身体很轻松。我激动的跑了出去,跑到一个会场上,一熟人拦住我说:你刚好,再休息休息吧,我着急的说:我可好了,什么都能干了。说完就醒了。

醒来后,头依然那样清凉,且清清楚楚的,过去背过的师父的讲法不断的往出返,我突然悟到:是师父把我那个充满了邪悟思想的头换掉了!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谢谢您!您再次救了我这个不争气、走弯路、犯了大罪的人啊!我深感愧对师父,愧对同修,止不住的泪水刷刷的流。我又对师父说:师父,我知道自己错了,请您收下我吧,今后我一定坚信师父坚信法,勇猛精進,永不退转。

我又回想起自己刚走進佛教时,一次梦见险些被洪水冲到下游,我拼命喊佛教的师父救我,怎么喊也没人管,我试着喊了一声“李洪志师父救我!”瞬间一股神奇的力量使我轻轻的踩着水面跳到上游。师父还管我呢!今天回想起来,明白了这是师父的千呼万唤哪!

师父不愿丢下一个弟子呀!想到这里,立即退出邪党组织。就在那天早上八点,我神奇的遇上了昔日的同修,她给我送来了大法书,帮我发表了“严正声明”,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了。

一年多来,每回忆起这一幕就使我倍加精進,扎扎实实的学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遇到心性关、病业关和其它魔难时,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闯过了一关又一关。深感在大法中修炼无比殊胜、美好。

希望没走回来的昔日同修们,特别是走入其它法门的,快醒过来吧!快回到大法中来吧,千万别失去这万古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