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张忠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突然看到大庆大法弟子张忠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我一下子惊呆了,欲哭无泪。我的心在滴血,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张忠往日那坚定的目光、那憨厚的笑,那朴实的面容在我的眼前重现,让我怎么相信这是真的?他还那么年轻啊!去年此时见他,他是那么健康!短短的一年时间,竟被害死,天理难容啊!我不敢去想他那年迈的父母听到这个噩耗将如何承受?他那正在被非法关押的年轻的妻子听到这噩耗将如何支撑下去?那么好的一个人,他不该就这么走了,他走的冤啊!

记得认识张忠是在七二零之前,那时张忠是他们那个地区的义务辅导员,听同修说,在炼功点他从来都是早来晚走,默默为大家付出,在单位里他也是厂里人人皆知的好青年。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象一个刚出校门不久的学生,长的斯斯文文,说话朴实,平易近人。当时张忠与妻子刚结婚不久,两个人都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炼当中。在他们身上,我感受到了大法带给他们的幸福与快乐。

可是,这种幸福对他们二人来说竟是那么短暂。“七二零”之后,他们因为不放弃大法双双被绑架,善良的张忠被非法判重刑十二年,关在大庆红卫星监狱。张忠的妻子贺志红被非法劳教三年,关在哈尔滨戒毒所(现在叫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三年后,贺志红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中,她多么盼望张忠能早日回来与她团聚!她去了红卫星监狱想见一见分别多年的丈夫,去了两次,恶警才让她远远的望了张忠一眼,可她怎么能想到这竟是与心爱的人最后一次相见!这一眼竟成了永别。不久,贺志红因讲真相又被邪恶非法抓捕,现被非法关进哈尔滨戒毒所迫害。

二零零四年,张忠经历多次非人酷刑折磨后,在被迫害的全身器官衰竭、全身肌肉萎缩、部份神经瘫痪、离子紊乱、呼吸困难、心脏偷停、长期处于昏睡状态,血压经常处于四十到五十毫米汞柱之间,只剩一副枯骨架、活人木乃伊的情况下,监狱才把濒临死亡的张忠“保外就医”。说是“保外就医”,可是整个大庆的出城口被封锁,不准张忠出大庆去哈尔滨就医,张忠的老父亲望着一副枯骨的儿子,只有默默的流泪,已束手无策。这时,是大法救了已濒临绝境的张忠,在同修的帮助下,张忠通过学法炼功,一个月后恢复如初。

第二次见张忠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一次交流会上,一个年青人在前边念稿,我觉得这个人好面熟,我猛然想起来,这不是几个月前还瘦骨嶙峋的张忠吗?太神奇了,几个月的时间,他竟恢复的这么健康,我由衷的感叹大法的神奇!

第三次见张忠是二零零五年八月份,当时正是炎热的酷暑,大街小巷的人都穿着短衫还热的汗流浃背,张忠远远的走来,到了近前,我一看,他还穿着一条厚厚的条绒裤子和春秋季节穿的夹克衫,我的心酸了:人啊!快清醒吧,大法弟子为了你们吃尽了苦,抛家舍业,就是为了让你们不再受迷惑、让你们有个美好的未来啊。这时的张忠为了免遭迫害已被迫流离失所,看着他历经魔难的身影和坚定的目光,我想起了以前他们温馨的小家,想起了他聚少离多的妻子……但他没有被这些所牵绊,而是在他所选择的真理大道上坚定的前行。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一年后的此时,一个年青的生命竟被迫害致死,一个无辜的好人就这样被活活虐杀了,听到这个消息,太多太多的人都在为他的离去而痛心。

那些对张忠下手的人啊,当你们看到别人妻离子散时,你们就不怕遭到同样的结局吗?你们的罪天理难容,快快悬崖勒马,说出你们罪恶,将功补过,否则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