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酒泉监狱疯狂残害大法弟子 王泽兴被迫害致神志不清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甘肃酒泉市“六一零”命令酒泉监狱必须“转化”百分之八十的大法弟子,可酒泉监狱恶警监狱长却说:“到我这里就是百分之百,必须全部‘转化’。”为了达到这个邪恶目标,甘肃酒泉监狱恶警使出浑身邪恶手段,疯狂折磨大法弟子。

二零零五年底,甘肃某监狱将被非法关押的所有坚定的大法弟子全部转往酒泉监狱,一路上警察荷枪实弹。后来大法弟子才知道,他们来之前一个月,恶警们就把大法弟子的照片、姓名等详细情况分给实施迫害的犯人熟知,恶警告诉所有犯人,分来的法轮功学员只要不“转化”,任何犯人都可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任何手段强制“转化”,打死也没事,随便报个正常死亡就行了。

大法弟子一被关入监区,犯人就开始逼迫“转化”,写“四书”,否则酷刑折磨。坚持正信的大法弟子受到恶警、犯人们的一系列的疯狂、残酷的迫害。具体迫害手段如下:

1、开水烫 、烟头烫;
2、用炉钩子打、烧红的炉钩子烫;
3、八个人按住一个人同时撕打;
4、活兔子塞到裤裆里让兔子又挠又蹬;
5、铐住你让你站不起来、蹲不下去;
6、棍棒任意殴打;
7、扭住胳膊、按住脖子往墙上撞;
……

大法弟子经常被打得满脸鲜血、满头青包,身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不“转化”就一直不让睡觉。哪个组有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全组不生产,没有行动自由。有时恶警队长开完会,当时宣布哪个组限制行动自由,一说完解散,那个组的犯人便一哄而上,开始殴打大法弟子,恶警们看着。全监狱属六监区迫害最为严重,其它监区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都关到六监区,采取更为严重的迫害。

大法弟子亲人到监狱探监时,看到大法弟子形容憔悴、行动僵硬时,便问恶警们是否打人了? 恶警们狡辩说:我们这里没人打他们,只是不“转化”就不让睡觉。其实恶警、恶人打大法弟子是常事,恶警们害怕它们的恶行被曝光,千方百计封堵迫害真相的传出。

好几个大法弟子都通过各种隐含的表达方式,向看望他们的亲人传递着这样的信息:我们受到了严酷的迫害,可能活不出去了。

被非法判刑十年的永昌县焦家庄乡大法学员王泽兴,目前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已经开始不认得熟人了。二零零六年七、八月份,酒泉监狱派人到王泽兴的家,虚情假意给王泽兴的女儿买书包,还拍录像,吓得孩子一句话也没说。孩子的父母双双被永昌伪法院非法判重刑,孩子与奶奶相依为命,生活得非常拮据,营养不足使孩子与同龄孩子的身高差好大一截。

酒泉监狱恶警监狱长对待大法弟子极其狠毒,它和酒泉市政法委书记张克勤来往甚密,曾对张克勤说:“在这方面(迫害法轮功)有什么指示、行动,我们全力配合。别的地方要求写‘三书’,我这里要求必须写‘四书’才行。”

迫害责任人:

酒泉监狱监狱长韩全利(全面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宜)
酒泉监狱副监狱长马占明(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酒泉监狱副监狱长王银
酒泉监狱教育科86-0937-2614859

酒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克勤
酒泉市市委书记 李沛文
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市长 陈春明
市委副书记朱维繁
市委副书记 常务副市长詹吉有 
市委常委 政法委书记张克勤
市委常委 市委宣传部部长李金寿
市委常委 纪检委书记都伟
市委常委 市委组织部部长王军
市委常委 市委秘书长闫沛禄
市委常委 肃州区委书记边玉广
市委常委 酒泉军分区司令陈卫民

副市长朱玉兰
副市长 郭益寿
副市长 王喜成
副市长塞力克
副市长 柴绍豪
副市长刘玉山
副市长王 敏
秘书长詹顺舟
副秘书长柏常青
副秘书长孙占鳌
副秘书长 朱 诚
副秘书长 办公室主任 杜志学
副秘书长陈爱祖
副秘书长贺华东
副秘书长张仲平
副秘书长吴安民
市政府驻北京联络处
副秘书 长张永鸿
副秘书长 市政府督查室主任王 诚

酒泉人大
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沛文
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石正林
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光典
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敏继革
人大常委会秘书长马树林
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刘文泉
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蒲生海

酒泉政协
主席杨林
副主席赵兴明
副主席宋建明
副主席向富春
副主席张普选
副主席龚智志

甘肃省平凉武威监狱监狱长陈辉光
监狱地址:平凉市新民南路185号
邮编:744000
电话:0933-8213169
传真:0933-8213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