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正在印度成千上万的学生中迅速传播(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我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从由新加坡来印度洪法的学员处得法。从修炼的一开始,我就能感受到师父引领着我修炼道路上的每一步。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目前大法正在印度南部成千上万的学生中迅速传播。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在我们和斯里兰卡及加拿大学员走访过的十三所学校中的一些学校教功。

高精度图片
与校长坐下交谈不到半小时,校长就组织了这所公立女子学校的全体一千两百名学生,让我们向她们教功。尽管人很多,天很热,但除了炼功的音乐和师父的口令声之外,听不到任何其它的声音。

高精度图片
在我们和斯里兰卡及加拿大的学员走访这所学校前,这里的学生炼功已经有两个月了。我们让一些学生分享他们的修炼心得。图片中央的这位男孩子走上前说:“法轮大法使我变得很强壮。我讷于言辞,但是实际的改变非常巨大” 。

这一切是从一位我所在城市的教师“偶然”的去新加坡度假,又“偶然”的路过一些正在炼功的人身边开始的。她问这些炼功人正在炼什么,很快,就得到了我在印度的联系电话。

她回到印度后,打电话给我并邀请我到她的学校介绍法轮大法。从那以后,学生们定时炼功,并且,校长把接踵而至的许多好运归功于大法。例如,学校以前没有电脑,但是突然间他们得到了十二台捐赠的电脑。

高精度图片
天主教学校一名修女教师说:“佛祖来到了世间” 。

一年半后,校长邀请我参加她女儿的婚礼。在婚礼上,我遇到了她的一位同事,这位同事是一所大型寄宿学校的校长。这位寄宿学校的校长也邀请我到他的学校教功。从这一刻起,师父的安排迅速的展开。

在寄宿学校,我首先向三百名十年级的学生教功。炼功仅仅一个学期后,该校即有了神奇的经历:百分之百的学生通过了他们的考试,而通常的合格率只有百分之五十左右。校长因此深信大法,自己也开始认真的炼功了。很快,折磨了他四十年的哮喘病不翼而飞。四年以来,该校每天早上和下午分别炼功三十分钟。

这位校长随后邀请我到他所在学校定期举办的教师研习营活动中传播大法,我第一次参加研习营时的活动主题是:“如何通过身心修炼更好的生活” 。来自各学区的六十位老师参加了这次活动。

我到后与研习营的组织者交谈,他是政府办的教师学校的讲师。他立即领悟了大法的宇宙真理并当场得法。他全盘改变了他的做法,认为他在研习营上想要通过其它方法教授的东西全部都在大法中。

三名斯里兰卡学员来到印度帮助这第一次在教师研习营的洪法活动。这对他们来讲有难度因为他们要凑钱买机票。这位活动组织者问学员,花这么多钱只是为了这么一天的活动是否值得。学员们回答说:“要远比这机票有价值得多” 。这简单的回答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直到今天还被人们提及,特别是这位组织者。也正是这一点使我领悟到了大法是如此的深奥。

一年之后,这位研习营的组织者已是一位精进的大法弟子。由于他在教师学校的地位以及人们对他的尊敬,他已经把大法传播到他所在地区的大部份学校。现在他全家人都修炼,并在当地建立起了充满活力的炼功点。

正当越来越多的学校邀请使我们难以安排时,师父给我们提供了答案:一位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同修决定搬到我们这儿来帮助我们。现在,这位同修能够定期走访更多的学校,帮助他们纠正炼功动作,并鼓励他们学法。无论我们走到哪所学校,我们都会主动给图书馆留下炼功音乐和几套大法书,并在他们的要求下提供更多资料。

在这期间发生了许多神奇的故事。例如,在前不久,第一所邀请我去洪法的学校的一位老师请我到她以前在家乡时所就读的一所天主教学院洪法。我到的那天下着瓢泼大雨。她和我在汽车站见面,她说他们当地已经有两年没有下过雨了。她接着告诉我说,当地的人们相信,当神降临的时候就会下雨。

这所天主学校的校长起初很勉强,但另一位修女的热情使校长最终同意了。大法的威力在我们教功的时候充分的展现出来。随后,那位热情的修女用她温和的口吻和纯净的心说:“佛祖已经降临世间” 。她现在也是一名大法弟子了,并在一所社区大学的她教授的关于生活应对技能的课堂上教授功法。

最近,一名斯里兰卡的学员和一名加拿大的学员来帮助我们的洪法活动。在四天中我们走访了四个城镇的十三所学校。无论我们走到哪,大门和人心奇迹式的向我们敞开。在很短的时间内,校长们就会安排上千名学生与我们见面。我们每个学员知道,只有师父才能够为我们安排这一切。我们只是保持正念,走在师父为我们安排的路上。我们每个学员都感到无比的快乐,尤其是为了我们能够和这些小孩子们分享真、善、忍的宇宙法理。在我们看来,他们就象是一朵朵小莲花,能够有机会在正途上开始他们的人生旅程。我们强烈的感受到,这一切就应该是这样。

这期间,我也曾经历过魔难,主要表现在身体上消业现象。经常是在我要去学校的前一天晚上,我会身体巨痛的让我感到第二天根本不能去学校教功了。但是,每次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都会有一念:“只要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你就能够做任何事”。随着这一念,身体的疼痛消失了。这让我非常清楚的感受到师父一直在保护我们。

我也曾有过许多心性考验。我自己曾是一位教师,因此有时当我在学校时,我能够意识到以前人的观念时常在脑中出现,例如显示心,或是想证实自己等等。但我随后都会提醒自己,这一切不是我做的,都是师父做的。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向超过三十五所学校,大约一万八千名学生、老师和家长介绍了大法。一所学校将我们引向下一所学校。当校长和老师们听闻了宇宙的真理,他们知道他们必须与他人分享。我们收到的邀请源源不断。我们只是人手和时间上不够。但是,我们每走出一步,都会有新学员加入与我们一起继续洪法。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我甚至不需要自己去想,只需沿着师父慈悲为我铺的路向前走。

谢谢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