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大法弟子揭露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我是九五年喜得大法的,在修炼之前,我身体患有多种疾病,例如:冠心病、胆结石、胃底糜烂等。经过多个医院的治疗和诊断,都无好转。住院时,每天要做三次心电图,发病时,好几个小时都不能说话,速效救心丸也不起作用,医生们也经常为我会诊,好象对我也不抱任何希望了,只好劝我回家好好休息和保养,同时叫我换个环境试试看,所以我只好叫我大儿子送我回老家,心想死到老家也是我的原望了。住了一段时间,经常发生不能讲话,而且病情更加严重,家里的亲人看到我这样子,也很担心,所以又送我来贵州了。

来后不久,就幸得大法。修炼不到二个月,使我一个满身业力的病人,转变成一个精神十足、全身充满活力的健康人。从修炼那时开始到现在整整十一年多了,我没有吃过一粒药,没有在单位报过一分钱药费,这是我单位负责人都知道的,这是大法救了我,也是恩师给我净化了身心,使我重获新生,让我知道了人生的真谛,体会到了佛法的神奇和无比的威力,从此以后,我就走上了坚定修炼的路。

九九年“七二零”,当权江××心生妒嫉而不顾百姓疾苦利用手中权力迫害大法弟子。在这迫害七年多的时间里,我曾经被恶警抓进拘留所、看守所、转化班、劳教所多次,以下揭露邪恶对我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我去北京上访,为大法,为我们的恩师说句公道话,没想到在北京下火车之后,正走在去信访办的路途之中,就被邪恶的便衣挡住了,他们问我,你是炼法轮功的吗?我没有回答他们,他们就叫我骂老师、骂大法,因为我决不骂,他们就把我抓上了警车,在警车上又抄了我的包,包里什么都没有,这些不讲道理的恶警无证据,就送我到平谷看守所,此看守所的恶警就开始审问我,首先叫我拿一块木板照像,木板上不知还写了些什么东西,我不愿意配合他们,于是恶警唆使包夹人员狠狠的打我耳光,当时打得我晕头转向。最后还是强迫我照了相,照完之后,这些邪恶又带我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可是那个地方的邪恶就更加厉害。他们问我单位,住址,姓名,我没有讲,他们就用那种野蛮的手段来对付我了。首先叫我离墙壁大约五寸远的样子,面对墙壁站,蹲,跪,搞了很长时间,我还是不讲,这时气急败坏的恶警拿来了手铐,他们把我的双手合起来,铐吊在门板上,用绳索拉上去的,双脚离地大约二尺多高,而且他们把门极速的撞来撞去的,吊了大约半小时左右,我还是不配合,这时他们没办法,只好把我放下来,可是这些恶人们还是不甘心,又把我两只手反到背后,用手铐铐紧,还是同样用绳索拉上去,吊在门板上,还是离地二尺多高,而且,还是急速的把门碰来碰去的,因为吊的时间长了,手铐越吊紧,那个手铐的齿齿卡进了我的双手肉里,那时我实在承受不了了,我就讲了我单位,住址,姓名,可是这些邪恶之徒更加心狠手辣。我已经说了,他们也不放我下来,又继续的吊了我很长时间,他们看到我痛得很厉害,才把我从门上放下来,当时我两只手都麻木了。等恶人松开手铐,把手铐从肉皮里扳出来时,痛得我死去活来的,第三天我单位派人去北京接我回贵州直接送往公安局,又拘留十五天,继续迫害和审问。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非常残酷和无人性的。

另外,二零零二年十月快要开十六大了,当地的恶警又提前半个多月把我绑架到洗脑班,这些恶警与我单位配合起来迫害我,单位也派来两人包夹我,洗脑班里还有很多恶警,二十四小时都被这些邪恶监视着,没有人身自由,他们天天逼我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看天安门的自焚画片,还叫我看邪悟的书等,看完之后,就逼我写心得体会,不叫我脑袋休息。还说如不转化就判我或判劳教,用各种卑鄙的手段来威胁,恐吓,伪善,利诱,同时寻找我家里亲人的电话,叫他们都来感化我。可耻的邪恶,他们不择一切手段,想尽一切办法向我进攻,强逼我转化,使我走了弯路。另外在迫害这七年里邪恶之徒抄了我三次家,抄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及老师的照片,还有录音机,录像带和空白磁带,另有生活费现金300多元等。

在七年里,我有三个元旦和一个农历新年没在家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