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也要有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我以前走了很大的弯路,从新修炼后有很多很多的体会和在大法中修炼的神奇,总是拿起笔来就有干扰,今天我敬请慈悲的师父加持弟子正念,一定要把这篇文章写成。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六日,在师父和同修的慈悲召唤下,我从新走上了正法修炼的路。首先在学法上的阻力非常大,就是不爱看《转法轮》,爱看新经文,一拿起《转法轮》来就出现干扰,不是七七八八的杂事,就是困的不行……我非常苦恼痛苦,看着《转法轮》封皮上的法轮图,再看看师父的法像,我泪如雨下,心里痛苦的叫着:“师父啊师父,我还能修吗?我是不是旧势力安排来破坏法的?为什么我糊里糊涂的邪悟,还做了那么多坏事?为什么我想修炼就这样难?”

我知道《转法轮》是修炼的根本,是大法弟子的命根子。我跪在地板上捧着《转法轮》对着天空喊:“所有干扰我学《转法轮》的生命,你们听着:我是李洪志师父的真修弟子,不管我过去跟你们有过什么约定,我学了大法我就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只认我师父,旧势力的所有安排我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只走师父安排的路,谁干扰我学《转法轮》我就彻底解体你们,无论你层次有多高。”就这样,我学一会儿法,发一会儿正念。

我还有一个特坏的思想业力,经常干扰我,我一看《转法轮》,它就在我脑子里说《转法轮》看了很多遍了,没意思,别看了。一看第二讲天目那一节就说:又不求天目看他干什么。法中一讲大法有多大、层次有多高,脑子里就有一个声音和法对着干,说高什么高,一点也不高。很多时候我是能分清是思想业,有时主意识不强,就被带动。有一次,我在学法时干扰特别大,我念的一句话根本就不是法上的话,邪党歌曲在脑子里唱,邪党魁首的诗词在脑子里念,摁都摁不住,它非要说完唱完不可,完了它还笑。我灭掉它一层又一层。我就跟师父说:“师父啊,弟子业力大、悟性差,但是我知道一点,就是大法弟子不学法就什么都不是,我的一切来源于法,我今天一定要学法!”于是我为了不影响他人睡觉,我在楼道里学法,并念出声来。就这样学到后半夜一点多,腿开始疼,后来麻,再后来没有任何感觉了,整个人完全溶在法中了。

当我真正要学法的心坚定了,师父再也不允许邪恶对我干扰和迫害,顿时,狂风暴雨、电闪雷鸣,那大霹雳一个接一个的在我住的楼顶上、窗前爆炸,震耳欲聋,我激动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我赶快立掌消除邪魔。

近一段时间,同修们都在背书,我很着急也想背。背又记不住,又误了通读,弄的心里很烦躁,急的在梦里通读《转法轮》。我把修炼看的是很重要的。

因为走了太多的弯路,我不再盲目的崇拜和效仿,我理智的分析、认真的思考自己的状态,我的工作是给人家当保姆,上午很忙,午饭后到下午没事,我可以认真的学法发正念,买菜时可以讲真相,劝三退,晚上下班后回家做资料,上下班捎带发资料,或给同修送资料,每天很忙,又有条理。这样我就不再执著背书了,每天我可以学一到三讲《转法轮》,背《洪吟》一至二首,每日必背,后期讲法每日必读,《精進要旨》每日必背二、三段。有很多怎么去也去不掉的执著,在背这些经文的时候,自然就化掉了。有一次我和同修发生了矛盾,心里别扭,老是怨别人,师父就是往我脑子里打“法能破一切执著”,我跟师父说:“师父啊,我听您的话”。当我拿起书来,无意识的一翻,正好是对我的这件事说的。我一下子明白了,我流着眼泪对师父说:“弟子错了,又被魔性控制了,被常人心带动了。以后我更加重视学法了。”

在学法中我悟到:我们学法得法,还要敬法,如学法前洗手,书用白纸包皮,不乱放书(如放枕头下面等),双手捧书(开始时很累,坚持一段时间,你就会知道敬法有几分,法就给你显现几分),端坐,散盘、单盘或双盘。看书不吃东西等等。有一次我一口气通读了两讲《转法轮》,感到整个人都溶在法中了,那种感受用人的语言无法表达。六点发正念时一下子就定在那了,能量场无比的洪大,背上、腿上、身上全都是放射的能量,打大莲花手印时,烤的脸发烫,定了很长时间。

坚持学法也是修,学法也要有正念,学法也要能吃苦,这是我在这一年多的学法过程中最大的感受。首先要突破困,这是普遍存在的难题。七点下班,收拾完家务,好容易坐下来学法,困魔来了,实在困急了就坐着合一会儿眼,在不行困的抗不住时,我就叫着自己的名字问自己还修不修?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再高层什么消业呀,什么吃苦啊,什么修炼哪,没有这些概念了,就是选择!”我悟到当困魔、思想业、情魔、烂鬼和乌七八糟的想法、肮脏的念头在我头脑里疯狂时,我就对它们说:“你不是我的,我是神,我没有这些东西,我不要你们。”尤其在学法时我会说:“师父,我选择清醒,选择学法,不选择困、迷糊。”

以上所悟可能有不在法上的地方,不妥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