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险化夷 放下人心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我从小就经常仰望天空,对着朵朵白云发愣,我要是个仙女,能够在天空中任意飞翔多好啊!在各种气功的高潮中,我不但不信,而且还看那些练气功的人可笑。可是四十几岁的我逐渐的得了各种疾病,胃痛、头痛、眩晕症,不幸的是九五年又得了严重的腰椎间盘脱出病。锦州、沈阳大小医院都去医治,不但没治好,后来根本下不了地,半尺大的花盆想挪个地方挪不了,几粒豆子掉在地上想捡都捡不起来,吃饭都得趴在炕上吃,简直成了废人,给家庭带来很大的痛苦,那时多次想到了死。可看着未成年的孩子将来怎么办?就在自己整天以泪洗面,生死抉择时,有幸得了法轮大法

当自己看到《转法轮》这本书时,躺在炕上一口气看完,明白了许多不得其解的问题,给了自己生命的希望,从此走上了修炼的道路。逐渐的自己身体上的疾病都不翼而飞。看到瘫在炕上半年之久的我又能干活上班了,全家人都非常高兴,也非常支持我。那时很多同修在一起炼功、学法、切磋,遇到问题找自己,心性得到提高,境界也得到升华。大家都沐浴在大法的幸福之中。

但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在妒忌心的促使下,无理智的,疯狂的向法轮功发动了史无前例的迫害运动。我也没能幸免,公安局、派出所、街道的人三天两头到家里、单位里去骚扰,抄家、罚款、拘留,街道还组织宣传队专门对着我家演出(因我家是炼功点)叫什么“占领革命阵地”。不久,领头演出的人遭恶报死亡。

当时人们因受电视谎言的欺骗,看到我们就象怪人一样,远远的躲着我们,使家里人都跟着抬不起头来。当时我的心里像压了一块巨石般的沉重。但是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经过二十天的拼搏,我就从迷茫的误区中走出来,走上了一条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之路。下面就讲几件自己在修炼证实法中的几件事:

一、换大容量,去掉名心

从不愿当官的我,九三年不经我的同意,局党委就把我提为(多少人拉关系、走后门、送礼都得不到的权利)单位的副职。可我费了好大的周折想不干也没有成功,只好硬着头皮上任了。几年后,我已经习惯于官场上的生活,别人喊一声“某某领导”,也觉得美滋滋的。突然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二日这一天,通知我到局里开会,单位领导和局领导一起找我谈话,内容是因我炼法轮功,所以准备把我的官职拿掉,如不炼了,就能保留官职。

听后我想,当初你们硬把我推上去,现在又把我拿下来,当时觉得很委屈,也很不好意思,今后怎么见人,能受得了吗?这时我想起《精進要旨》〈真修〉,顿时悟到,这先后的安排就是对我名的考验,我一定要放大自己的容量,去掉对名的执著,我是真修弟子,不能被他们所拉住。

决心已定,经过跟他们讲真相后,我果断的告诉他们,这个领导职务我不要了,党员我也退出。当时他们个个目瞪口呆,纷纷劝我说:“你这是何苦呢?不要太固执了。”背后还说我顽固不化。可我的心里很坦然,此时大法弟子的心态是任何人也理解不了的。后来经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认识到,旧势力为了检验大法弟子真是安排的无孔不入。

二、认识不清身陷魔窟

二零零二年,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就连大法弟子之间串个门,打个电话,都成了他们迫害的理由。那时师父连续发表了几篇经文,当时由于自己竟忙于常人的工作,对法学的不深,对师父的点化没有理解好,对邪恶没有及时的识别出来,因此被邪恶钻了空子。

事情是这样的,二零零二年几位同修先后被邪恶绑架,当时自己的心也动了起来,很不稳定。早晨还没起床时,天目看到一条红色的大龙,摇头摆尾,晃动着大爪子就向我游来,(由于受少时的影响,认为看见龙是好的象征)还觉得很好,看见这么大一条红色的龙还觉得很激动,没有及时的发正念清除它们。

早上八点钟左右,和我父亲说起此事正在得意之时,一帮警察带着几台警车就把我家包围了。非法抄家以后,把我带到拘留所,進去后,又有几位同修陆续的被关進来。我们就在一起切磋、交流、学法。师父说:“阴云过 风还急 赤龙斩 人还迷”(《洪吟(二)》〈扫除〉)。从新学法后,使我恍然大悟,师父早就告诉我们共产恶党在另外空间的表现形式就是红色的恶龙,怎么还把它当成好的呢?深深的为自己的过错感到内疚。

在牢笼里,师父天天看护着、点悟着我。我们也都认识到,既然進来了,那么在什么地方也不要忘记大法弟子的责任,所以我们就在一起背法,互相学,从一开始只能背几分钟,到后来能背一个多小时,上午一遍,下午一遍,有时间就互相学着背、炼功、发正念、切磋、跟警察讲真相,一刻不停。

后来在师父的点悟下又意识到,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外面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我们,正念一出,不几天就有一个适当的机会,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集体闯出了魔窟,又溶在了正法的洪流中。

三、抓住时机救度众生 好人得救 坏人遭报

南亚大海啸过后,我单位召开新年联欢会,并且把退休的老干部和老工人都请了回来,也就是人员最全的一次会。我悟到:“这样的机会不多了,求师父给我机会,我得利用这个机会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愿一发出,联欢会一开始,刚几个人唱歌,书记就提出叫我唱支歌。

我当时非常高兴,走到台前,拿起话筒告诉大家,我是大法弟子,我就唱大法的歌,首先告诉大家大法的洪传和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况,又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为什么要冒着被抓、被打、被迫害致死的危险讲真相呢?就是为了让人们明白真相,能在象海啸这样的灾难中留下来,这是我们最大的心愿。然后唱了一首大法歌曲《得度》。

有的人明白了真相流出了泪水,生命也得到了救度。可有两个心术不正的人,会后到公安局、政法委、“六一零”去告发我,公安局扬言要抓我。我当时正念很强,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是救度众生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来迫害我,正念一出邪恶即刻解体,同时在发正念时,看见一条大龙剩条尾巴从空中掉下来,又看见告发我的两个人中其中有一人倒下了。半年后,两人中的一人(此人还经常从电线杆上往下撕真相资料)得了癌症,现已死亡。很多人都知道是迫害大法弟子遭了报应。实际上是从那人做出告发的坏事那一刻起,生命就已经结束了。但我们都知道,发正念时看见倒下的身体是在另外空间的,到人这个空间还有一个时间差的问题,真是“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

四、心不正也会把魔引来

刚刚邪恶迫害大法后,同修们都纷纷的向世人用不同的方式讲着真相,发传单、贴不粘胶、写标语、挂条幅等。我也和国内的同修一样,投入到救度众生的行列中。但因当时怕心很重,不知控制自己的一思一念,有一次和同修正在屋里写条幅,写着写着我的坏思想就上来了,我和同修说:“警察可别来啊!”十分钟左右,门铃响了,我一看真是警察。我家距派出所正好十分钟左右。你在这一想,邪恶就指使警察快到他家看看。几个恶警用力敲门不开,就在外面打听,他家有人吗?那人说,肯定有人,刚進屋。警察又开始敲起门来,这时我们就发正念叫他们马上走开,不一会他们就走了。

不难看出,大法弟子的一念是非常重要的,你叫他来他就来,你叫他走他就走。

五、放下观念救度众生

在传《九评》劝三退的过程中,我和单位的几名同修一起行动起来,先从亲朋好友那开始,也就是先易后难,刚开始时人们很难接受,后来我们在讲时经常给他们举个例子说:“一般老年人都知道,天打雷要劈一条蛇,可是这条蛇一下钻到树洞里,一个雷就把大树劈倒了。可是劈的不是树,而是蛇,但因蛇在这棵树洞里,结果这棵树就跟蛇遭了殃,被劈了。我们人也一样,人都是好人,但因身上有那种不好的东西,将来不就跟共产党遭殃了吗!”这样一讲,再给他们起个好名字,几乎人人都能退。经过同修们的共同努力,现在我们单位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退出了邪党组织。

还有一个我的邻居阿姨,平时脾气特别暴躁,点火就着,闹起来就失去理智的不可收拾,几次我想跟她说都不敢。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着她。当见面说话后,才知道她出了车祸。我一听,当时没有了怕心,只想救她,跟她一讲,她就退出,并连连道谢。所以说,不能凭着自己的观念救人。

几年来,我在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几次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有惊无险,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得到了救度,曾经师父在梦中鼓励我,让我看到我扦插的一些干树枝,回头一看,开了一片片各种各样的花朵。在这里我双手合十,深深的向伟大慈悲的师父鞠躬,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但自己深知,自己做的离大法的要求还远远不够,离做的好的同修还差的很远很远,还有很多人的观念,所以给自己起个名字就叫纯净吧,时刻提醒自己,要纯净自己的思想,彻底的去除人的观念,做好三件事,在神的路上勇猛精進,走好剩下的路,无论再苦再难,也要坚修到底。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