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徐州大法弟子何培秀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揭露邪恶是为了警醒世人,唤起良知,停止迫害。以下是几年来我一家人遭迫害的经历。

我叫何培秀,江苏徐州大法弟子。我和丈夫于九七年八月同时得法,我原本弱不禁风的身体一天天强壮起来,心灵得到了洗涤,认真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明白了人生的目地和意义,告诉亲朋好友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后,单位、保卫科、派出所、“六一零”、街道不法人员多次到我家进行骚扰、恐吓、抄家、收书,几年来对我非法监视,监听电话时常不断。单位邪党书记高桂英指使护理部主任崔书华撤消了我脑外科护士长职务,让我到急诊抢救输液室最苦、最忙、最累、最难干的科室,还派亲信赵玲监视我,群众推选我为优秀护士也被崔书华给卡下来。科室书记鹿士伍一直监视我(我多次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不听,现已得脑血栓,仍执迷不悟)。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们一家四口和同修一起进京上访,只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争取有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回来后五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三次被抄家,两次被非法拘留,丈夫被劳教二年半。

从北京回来后,丈夫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八日,丈夫被绑架,贾汪老矿派出所恶警夏文革用皮带铁头抽打他,将他双手铐在铁窗上,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和吃饭,后贾汪“六一零”头子范书友、夏辉非法判我丈夫劳教二年半。

我和一岁七个月的二女儿被老矿派出所恶警非法关一天后,被强制关在单位保卫科,并扣发工资。单位书记高桂英指使保卫科、其他科室书记、纪委不法人员强迫我和同修徐其华、周生兰看污蔑大法的文章,逼我们写所谓的“认识”,老矿派出所所长夏辉多次恐吓我:“你还炼就吊销你的户口,开除你的工职,没收你的房子,不让孩子上学。”大女儿当时只有十一岁,被派出所恶警非法关、审一天,第二天刚到学校就被贾汪实验小学校长王金英叫去训斥、谩骂、恐吓、罚站一天。给孩子造成很大打击。

十二月二十四日,我和同修袁玲、鹿手华、王景香正在家中交流,恶警夏文革闯进我家,立即打电话叫人将我们绑架到派出所。派出所所长夏辉指使人抄了我的家。我、鹿守华、王景香被拘扣二十四小时,袁玲被非法关押到丁楼,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五日,片警赵辉将我骗到派出所,我不配合邪恶,恶警夏文革抓住我的头发劈头盖脸打我,把我的头发揪掉一把还罚蹲。夏辉,夏文革指使赵辉将我家的大法书籍资料,钱等全抄走(原本三千多块钱,可还我时说是两千多),并恐吓我要刑事拘留。第二天,保卫科长马志科带人将我和周生兰绑架至徐州矿务局职防院洗脑班迫害两个月之久,同被迫害的还有周生兰,杨书华,徐素珍,徐其华,徐士亮,孙玉林,鹿士兰,洪星等。在此期间贾汪“六一零”头子范书友,夏辉指使马成和另一恶警两次提审,恐吓,让我说出同修孙经福的下落。单位书记高桂英唆使小孩大姑和两个大伯带着我的一岁多二女儿到洗脑班给我施加压力,孩子不愿离开我,又哭又闹,公安处洗脑班头子司庆民强行将他们赶走。高桂英回单位在全院职工大会上诋毁我炼法轮功,没有亲情,不要小孩,造成同事的误解。

二零零一年“四二五”,恶警闫雪玲到单位骚扰还让签字,我拒绝,高桂英不让我上班,把我喊到她办公室,训斥、谩骂,给我施加很大的压力,从来没人这样呵斥过我,我当时几乎崩溃,晚上坐在床上流泪。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晚上八点多,徐州市公安局贾汪“六一零”和老矿派出所夏辉带二十多人将我家包围,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抄家(邻居娘仨和我的两个孩子整理一天),将我的大法书籍资料,师父法像,小孩的日记和钱全抄走了。市局的恶警对我威胁,恐吓,轮番审讯,折磨我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八月十七日我和周生兰一起被范书友,夏辉指使单位保卫科长马志科和恶警闫雪玲绑架到丁楼劳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拘留所强制劳动,刷厕所,吃的是臭咸菜,白水煮菜量很少吃完碗里都是泥,虫子,苍蝇。

因我要求十月一日(中秋节)休息给孩子过生日,单位邪党书记高桂英汇报派出所,所长夏辉指使闫雪玲和保卫科长马志科又将我绑架至丁楼非法拘留十五天。无任何手续,拘留所的恶警张X在大会上恶毒攻击大法,说我一个大学生不好好上班带孩子,几进几出。

十月十四日,保卫科长马志科接我回家并让我写保证,我不配合,十七日将我绑架到徐州矿务局公安处洗脑班迫害一百多天。同被迫害的有徐素珍、杨书华、鹿丙伦、孟庆泉、王景华、耿怀清。在此期间,矿务局公安处政保科长司庆民带领他的手下强迫我们看攻击大法的音像制品,洗脑,人身攻击。高桂英指令工资科扣除我四个月全部工资,三金(公积金、养老金、医疗保险金)一分未交。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五日,我从洗脑班回家,但仍被限在保卫科,我抵制邪恶,高桂英、夏辉逼我写保证,不许和任何人来往,我决不配合邪恶,恶人无奈在二十九日才让我上班。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我正在家休息,保卫科长马志科带人企图绑架我,我和丈夫不配合恶人将其轰出门外。矿务局公安处的卜庆臣,徒新雨和马志科晚上八点多强行将我绑架到矿务局职防院洗脑班迫害二个月。同被迫害的还有周生兰,徐其华,耿怀清,孙玉林,鹿丙林,徐素珍,贾慧莉。

二零零三年三月八日至二十日邪党两会期间,周生兰、徐其华和我又被单位保卫科非法关押、监管,司庆民还带人来恐吓。中秋节前周生兰被保卫科监管,马志科恐吓我:“如周生兰被送走,她爱人可能拿刀害你和你两个幼小的女儿,你赶快‘转化’,再帮周生兰‘转化’。”我说是你送的他肯定拿刀穿你,他无话可说。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四日,贾汪“六一零”头子范书友,赵汝建指使老矿所的吕所长,片警和保卫科马志科将我绑架至江苏“六一零”、徐州“六一零”指使贾汪“六一零”在煤干校办的洗脑班。江苏“六一零”王检、魏洪惠、毛秀琴给我洗脑,不让睡觉,恐吓我不“转化”就劳教。

在我多次被迫害期间,孩子无人照看,迫于邻居的压力,孩子的大姑照看两个多月,大姑父受邪党蒙蔽太深,逼迫两个孩子看攻击大法和天安门自焚电视,逼大女儿写保证,给我写信。我再被绑架时,大女儿宁愿自己带妹妹,也不愿去她大姑家。

天网恢恢,善恶有报,参与迫害我的人有的已遭报应,只是他们还不自知。奉劝那些被恶党蒙蔽的,参与迫害的人快看《九评》退出邪党,善待法轮功,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神留给人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江苏“六一零”转化带队的是徐建明
徐州“六一零”头子刘媛芹电话0516-83745584
贾汪“六一零”头子范书友,赵汝建,夏辉

单位邪党书记高桂英、王其电话0516-85339912
单位保卫科长马志科电话0516-85339783

矿务局公安出迫害班参与迫害人员:司庆民、于旗山、孙林、朱庆国、朱丛杰、仲波、何勇、卜庆臣、张成银、米保钢、胡超、曹和平、陈东、徒新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30/143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