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和同修去农村发《九评》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十日】前些日子,有同修约我去农村她的家乡去讲真相,我俩商量带三十多本《九评》和一些护身符。

白天到那里,等到晚上八点我们出走去发资料,天已经黑了,走在两侧是一人高的苞米地。好象在修路,道上都是碎石子,踩上去发出唰唰的声音,有些阴森森。我头一次到偏僻农村,有些紧张。走了五里来路,刚進村就听到狗叫(之前忘了发正念),同修要分头去做。我说咱俩在一起走。我想,带的资料不多,不会耽误时间,我对那的地形不熟,两人在一起正念也强,可以互补(忘了请师父加持)。她有些不高兴。她从劳教所出来后,在一思一念中否定旧势力上认识不清,头走之前就说遇到人,假装上厕所。有人追就钻苞米地,跟我介绍经验,我也没有想到破除她这种想法,我没吱声,(后来这两种现象都出现了)。我们出发前,一定应该纯净自己、清理自身的空间场。

我们到了那,各送一条街,有时走一条街,我给她留了几户往前走,等我回来时,对面站着一个女的问,“干啥的?”在平时我会回答,这次我没吱声,这时我看到和我一起去的同修在那不远处背地里站着。后来知道那女的先看到她了。这时,我走到她跟前,我们一起走了,后边没有动静。

我俩往回走,继续又送一条街,我给她留了几个大门口往前送,走到头还剩几本。我就往回走,这时看到对面摩托车灯光往这边开来了,那时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我往回走了几步,看留下的几户,同修没有送,就放了几家,还剩两本。回头看,灯光停在那,车没有走,我就迎着灯光往前走,我想找同修。我把手电打开,对着他的灯光照了过去。心想你照,我也照。快走到跟前,看到了同修,她在一旁树下站着呢,看我走过来,她挺高兴。她小声说,骑摩托车的人看见我了,我就装作上那厕所,那人一直没走,在那等着呢。我们一边大声说着话,象是在找人,在那人面前走了过去,他没吱声(这时又忘了发正念,铲除此人背后的邪恶因素)。

我们往回走着,同修又说要追上来,我们就往苞米地里跑。刚说完话,不一会就听到摩托车声,回头一看追上来了。她一边喊我,一边往苞米地里跑。我站着真不想跑,看她跑了,看着追来的摩托车,心里也有些不稳,就跟着跑了。这一跑心也跳了,怕心也上来了。钻進苞米地就象小时候藏猫猫的那种感觉,心想赶紧出去,躲在那里好象是干了坏事。猫腰在苞米地里走,心里真烦,自己吓唬自己,赶紧出去。

她就不敢出去,说坐着发正念吧,我俩发一会正念。我说,出去吧,她说你听那摩托车就在外面等着呢。我说,那不是摩托车声,外面没有人。她说那我们就顺着苞米地边走。我们在边上走,我往道边,右面看都没人,就喊她说,没人我们出来走吧,她就是不吱声,看又看不到她。后来看到她就在我身边正在往外观看,我说,喊你怎不吱声,没有人我们出去走吧。

我们上了马路往回走着,我说前面也没有人,后面也没有,快走,我那时真着急,想让她归正心念。她怕有人看见认出她,我也有人心暴露出来,着急,当时没意识到。同修说我贬低她,有点生气了,我当时着急,可能叫人时感觉不祥和。回到她妈家,两位老人一直在外面等着,他们没有睡觉,她妈也是同修,二位老人非常好,我感觉这次没做好,有点不平静。那时一个劲向外找,没有向内找自己,回来后到同修家看明慧文章,突然悟到很多,回想这次经历,在关键时刻忘了发正念破除干扰,遇事要找自己。

从“七二零”以后的证实法和讲真相中都是堂堂堂正正的,这次跑進苞米地,心里有点不对劲,一味的找同修,静下来找自己,发现有许多人心,私心,其实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找自己,在做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修好自己、提高自己,升华自己的过程。我要没有这次去农村的经历就发现不了自己的不足。看到同修有不足之处,应该善意指出真正为她好,不应着急,有私心,说话应祥和,否则人家就会误解。

在偏远的农村看到那里还有我们的亲人,很可能和我们存在不同缘份,到那里我有一丝凄凉的感觉,好象离我们很遥远,生活那么艰苦,那里的人我们能不去救度吗?光图自己方便,有了资料,在附近送出去就完事了。在救度众生中也得有突破,虽然有危险,在锤炼自己过程中修去人的观念,人心就会暴露出来,去掉它,不要光送完资料,就完事了,要修自己、找自己,得到真正提高,不断的纯净自己的心才能更好的救度更多的众生。

自己的一点体会写出来,希望能对同修有所启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