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

  • 湖北省武穴市恶警绑架樊宗发

  • 致湖南湘潭市雨湖公安局国保大队

  • 揭穿谎言不要上当受骗

  • 给泊头公安局国安大队队长赵东升的公开信

  • 湖北省武穴市恶警绑架樊宗发

    2006年10月16日上午8时许,据目击者说,湖北省武穴市梅川办事处派出所的警车来到梅川镇三岔路上,从车上下来6个人,陆续进了大法弟子樊宗发的家,其中一人问:“宗发在家吗?”樊宗发八十多岁的老母热情的说:“你们上楼看看吧!”谁知几个恶警一进房,不分青红皂白就绑架人,樊宗发说为什么抓他,恶警说:“谁叫你在外面发传单!”很快把樊宗发抬下来,强行塞进警车带走。宗发的老娘本想站在车前拦阻,不让恶人把唯一守候在身边的大儿子带走,但无奈人老无力,一下子就被恶警拉向一边,老人望着远去的警车,坐在地上伤心的嚎啕大哭:“我的天呀!我怎么办呀!我家的柴米油盐全靠他呀,我还有两个上初中的孙子要按时吃饭上学呀!这帮不讲理的恶人把我儿带走,我吃饭都成问题呀!”

    要说樊宗发,真是个托起下巴不说一句话的忠厚老实人,妻子早年过世,女儿出嫁,只身一人住在小弟家中。(因小弟、二弟都在外打工,常年不在家),他主动照顾年迈的老母及两个上初中的侄儿。樊宗发1941年出生,今年65岁,未修炼前身患严重的类风湿,几乎瘫痪。自97年有幸得法修炼,全身疾病不治而愈,他虽然不爱说话,但肯做好事,他家打了一口井,结果成了大家公用的水井。他家种的菜经常被人偷,他看见了,也不说一句话,他就是这么个厚道好人,被警察抓去坐牢,共产党的干部就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

    其实你们警察比一般老百姓还更了解法轮功,明明知道是好人,没做任何坏事,可为了发财、升官,一味昧着良心助纣为虐,难道你们就真的不怕遭报应吗?

    我相信你们也看过大法真相资料,法轮功至今已经传遍世界80多个国家与地区,在海外无处不受欢迎,而只有在中国大陆受迫害,至今为止,已经受了7年的血腥镇压,这7年来,为了你们能明白真相能分清善恶,我们一次又一次为你们而来,其目的是明白真相,将来得福报,7年来为了你们明白真相,已有297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1596宗因学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的案情仍有待进一步确认。在沈阳苏家屯被关押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已被活摘器官,牟取暴利,被迫害致死的不下4000多名,还有被迫流离失所的不知有多少呀!

    乡亲们哪!这些人也有家呀!也有父母和妻小呀!他们真是好人呀!为什么这个恶党非要把这么多好人置于死地呀!这到底是谁邪恶?请乡亲们一定要分清善恶,不要听信中共媒体谎言,如再不清醒,将来对你是有害的。

    在此也想善劝当警察的人,特别是梅川派出所查卫华所长,难道你只在梅川街看见大法真相资料?武穴地区哪里没有?中国大陆哪里没有?你管得了吗?江泽民在99年7.20之后说:三个月内要全部消灭法轮功,如今不但没有消灭,反而越来越壮大,难道就不能引起你们当警察的一点深思吗?全国各省市当公安局长、副局长和各地610的人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也不在少数呀,你们就不能引以为戒吗?查所长,不要再助纣为虐了,为了你自己,为了你家人,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吧!我真心希望你们当警察所有美好的未来。

    最后,庄重地正告武穴市公安系统所有的人,应无条件的释放劳教所、拘留所、监狱里的大法弟子,他们没有罪,更不应该被抓去坐牢、受迫害,他们只是让人们明白事实真相。在此我们正告上述案件的有关责任人,所有目击者都将是历史的证人,你们给这些农民的生计不仅带来了惨痛的经济损失而且也给他们及他们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创伤,早已罪业深重。如能用实际行动停止迫害也许还有未来,否则将于天法、人道所不容。中国有句老话:祖上积德,祖上积业,真到了报应的时候,只怕你后悔来不及!

    大法弟子


    致湖南湘潭市雨湖公安局国保大队

    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上午,湘潭大学保卫科王明方带着你们雨湖国保大队大队长和七、八个国保大队的警察守候在湘潭大学退休老师覃三凤家门口。大约十一点半覃三凤接了小孙女回到家,守在门口的国保大队长对覃三凤说,听说你在炼功,还在外边炼,我们今天就“检查”你炼功情况,看你的功炼得怎么样。你住哪个房间?话音一落,七、八个人非法涌进覃三凤家,东翻西翻,东看西看。一个警察发现了《转法轮》,覃三凤立即抢了回来。翻了半天没见到什么东西,其他人已出了房间,还剩三个人不甘心,还在东找西找,其中一个警察人说,“你有什么东西自觉拿出来配合我们,再找!”又在一个书架上翻,打开皮箱翻来翻出,有一个年龄大的恶警在覃三凤的床上、抽屉里乱翻,搜走了师父十几本讲法。恶警临走时要覃三凤签字,被覃三凤拒绝。

    覃三凤后来多次去国保大队,向你们讲真相,告诉你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佛法,要求把书归还给她。第一次去,一个警察说,“你的胆子不小,还敢来这里”。

    作为一个公安人员,本应以维护人民生活安定为天职,可你们雨湖国保大队却不去干正事,而是知法犯法,执法犯法,故意扰乱人民的生活,制造事端,完全违背现行的中国《宪法》的第三十七条、三十八、三十九条,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公民人格尊重不受侵犯,公民住宅不受侵犯的规定。

    我们要告诉你们的是,这场邪恶的迫害虽然伤及了大量法轮功学员、家人及亲属,但是,你们这些不明真相的警察、“六一零”人员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至今你们中还有一些人被共产邪灵所欺骗,不愿“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对我们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修炼人大打出手。殊不知,“善恶到头皆有报”,等到恶报来临时,再怨自己被中共欺骗已经太迟了。善恶一念间,何去何从,自己选择。大法弟子希望你们幸福平安,所以才向你们讲清真相,劝善。望你们三思。


    揭穿谎言不要上当受骗

    文/衡阳大法弟子

    一天妻子到市场上赶集,突然见到一青年男子手里拿着一包东西,左窜右窜,慌慌张张,一下跑到她跟前,并把手里的包塞给她。那男子说自己捡到一个钱包,里面有不少钱,请她保管,事后两人平分,当即被她拒绝,紧跟着后面一位老者紧追过来,说她掉了一个钱包,里面有多少钱,还有两个金耳环(妻子也带了两个耳环),这下就抓住了她,问她看到了没有,并要动手搜她的身,被她大声训斥,从而脱险。

    一位家庭妇女都能识破骗局,保住自己的钱财,不至受损,而我们广大民众就更不能被中共一次次谎言欺骗。1957年,中共提出百花齐放、百花争鸣,向党提意见,帮助党整风,其结果全国有几十万被打成了“右派”;大跃进亩产万斤粮,赶英超美,跨步进入共产主义,欺骗了全国人民;文革打倒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铁证如山。人们盲目附和群起而攻之(我也被中共愚弄了);1989年6.4屠城后六月五日人民日报登出天安门广场没死一个学生;非典盛行期间,撒谎说,来中国考察旅游最安全;1999年4.25事件,说政府从来没有禁止过人民群众练气功,7.20马上残酷镇压法轮功……有人说中共这次的和谐社会不错,这下中共真会改了,中共有希望了,我说你又受骗了,中共一边高唱和谐社会,而背地里却干着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盗卖的勾当(震惊世界,全世界指责中共干出了我们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丑恶的邪恶)。而高唱和谐只是为了装门面,人们一次次受骗是因为民众想象不到中共会有那么邪恶。

    上了年纪的人,经历了历届运动,这次受骗就更不应该,青年人听说了这些历史事实,该吸取教训。前面的小故事是妻子平时听说社会道德败坏,有人使出的种种伎俩专行骗,由于她警惕性高,所以遇到骗局,就能及时揭穿谎言,一个家庭妇女都有较高的警惕性,我们就不能被中共一骗再骗了。中共已穷途末路,不管再耍什么花招,再也不能蒙混过关了,因为它坏事干尽,末日已到,天要灭它,善良的人们只要擦亮自己的眼睛,揭穿谎言与其彻底决裂,再不与它为伍。自己才能脱离危险。这就是大法弟子再三劝三退的良苦用心。同胞们觉醒吧!退出中共保平安。


    给泊头公安局国安大队队长赵东升的公开信

    赵东升:

    自江泽民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你不遗余力的去追随、去卖命。尤其在你爬上国安大队队长的职位后,你对泊头大法弟子的迫害几近疯狂,在你的疯狂背后,我们看到你把你得到的权力当成迫害好人的工具,你把迫害好人当作了暴敛钱财的捷径。 看看几段你那并不怎么光彩的表演吧:

    2003年7月,你们绑架大法弟子赵爱芳时,你们将大法弟子赵爱芳家中的现金9000多元、电子琴、电视、VCD、电脑等席卷一空,且没有开任何收据,甚至连房子装修的吊顶都撬开,连一个小锤子都拿走了,除了后来家属要回了5000元钱之外,剩下的都没有归还,归还的5000元钱还向赵爱芳丈夫的单位索要了发票。

    在2005年腊月至2006年1月短短二十几天,你与你的喽罗疯狂作案三起,非法绑架6人,释放王姐,你们勒索了王姐家人15000元,释放付麒谋勒索了付麒谋的家人几千元,你曾以15000元为条件勒索李秀敏的家人,因李秀敏家庭条件穷,拿不出,年前你亲自又给李秀敏的家人打电话降至10000元,李秀敏的儿子王春峰说没有那么多钱,你又降到5000元,王春峰说一千两千有,五千拿不出,过年了上哪儿去借?所以你拿不来钱就不放人,看看,这就是你疯狂抓人的目的。

    2006年4月的一天晚上,大法弟子方圆在天泊路口行走时被你们拦住,问她干什么去了,她说处对象了。你们哄骗她说:只要有人证明你是无辜的,请我们吃一顿饭,就放你。(这就是执法?!)当方圆被绑架后往家打电话,恰巧给介绍对象的李姨在她家。善良的方母原本想请李姨给作证,可你们连李姨也不放过。第二天下午,你与宗洪峰等人到方圆家乱翻一通之后,把她弟弟玩游戏用的电脑非法抄走。你和宗洪峰哄骗、诱供,罗织罪名,把其关押在南皮县看守所。随后,你与宗洪峰带一帮人闯入大法弟子李姨家中,乱翻乱拿。把翻出的财物抢走,同时把她儿子的红色夏利轿车(JE3955)开走,至今不还。在非法抄家过程中,以做帘子为生计的小杨师傅恰巧路过李姨家附近,原本是想看个热闹,看看出了什么事,宗洪峰等恶警记恨他曾帮大法弟子要过摩托车,就一口咬定他也是大法弟子,居然也被绑架到看守所,据说你们还勒索了他5000-6000元。这期间,你还开着这车到李姨娘家(米院)骚扰,你们翻墙而入,非法铐上李姨的弟弟、侄子(不炼功),铐到公安局,最后请你吃了一顿饭才放人。你又开李姨儿子的车到沧州,去敲诈这位大法弟子李姨的亲属。当别的科室的人问你买了车了,你却胡说开的你侄子的。你想掩盖什么?

    2006年5月1日,你和宗洪峰一伙非法绑架了正在浇地的王贵明,理由是有人举报他炼法轮功,关押十七天,也要15000元,结果勒索了8000元。

    2006年5月9日,大法弟子王水勇和崔占祥骑摩托车走在路上,偶遇西辛店派出所所长李国栋,警长赵勇利,恶警杨竹萍等5人。被他们非法绑架并对王、崔和崔占祥的妹妹进行抄家。你在独自勒索了崔占祥2000元后,释放了他。因为没有勒索到王水勇家属的钱,你就非法长期关押着王水勇。当王水勇的女婿问你:对王水勇的超期羁押是否违法?你毫不在乎的说:是。当王水勇的女婿问你这是否要承担法律责任时,你却说:没事,我们这是内部问题,顶多给个处分。后来当王水勇的女婿在电话里问你:为什么你扬言要抓王水勇的女儿王纯霞,她身犯何罪?你却矢口否认,当王水勇的女婿说他已经录了音,你却哀求他:千万别说出来。可你却恶性不改。大约在8月10日前后,泊头市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第二次把王水勇、崔占祥的案子退回泊头公安局,你和李国栋又凭空捏造出在王水勇家搜出护身符、条幅等补充材料,直到捏造的护身符、条幅数量以足能对王水勇定罪为止,以此诬陷迫害王水勇,致使泊头市法院以捏造的所谓“事实”妄图在11月2日对王水勇、崔占祥非法开庭。

    赵东升,你们一次次打着执法的大旗,干着绑架勒索的勾当,把庄严的法律玩弄于股掌。你们从来不执行法律程序,随意抓人,上边部署抓扰乱社会治安的坏人指标,你们就抓大法弟子凑数,从中勒索钱财。因为你最清楚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不会对你实行报复,你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作恶!在你的直接指使迫害下,在泊头市有数百人被非法抓捕,四、五十人被非法被劳教、判刑的,三人致死。你一次次制造了一起起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间惨剧,你难道没有妻子儿女,没有父母兄弟?你还要迫害多少好人?

    赵东升,凡是经你抓过的大法弟子,你是怎么迫害的、私下里勒索大法弟子家属多少钱财, 这些事情,你心里清楚,我们大法弟子心里更清楚。善恶有报,欠债必还。这是天理,谁也不能违背的。难道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你真要置你与你家人的身家性命于不顾,不在乎恶报吗?大法弟子是修善的,是慈悲的。尽管你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我们还在给你机会,还要挽救你,还要规劝你,还在看你的表现。但等待你醒悟的机会已经不多了。如果你不听大法弟子的劝善良言,那么等待你的必将是人间正义的审判和天理的惩罚。

    看看沧州近几年来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恶人的下场吧:

    原市政法委书记蔡华主抓迫害法轮功期间,大法弟子杨妹﹑卫朝宗被迫害致死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夫妇在去邯郸的路上发生车祸,撞折三根肋条,之所以没酿成更惨重的事故,还不是因为蔡华在良心的驱使下曾善待过几名大法弟子。

    白增兴是2002年以前运河分局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杨全利、张丽英等大法弟子就是被他迫害的。他的妻子在今年3月份猝死,年仅35岁,撇下10岁的儿子,鳏夫孤儿,可想日子怎么过。

    继白增兴之后,刘坎华近几年来一直不遗余力的追随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他将沧州大法弟子王明铎绑架并送唐山劳教,还威胁说:“我就是想治死你,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王明铎仅仅两个多月的时间就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腹部肿胀,奄奄一息,于2006年2月17日被迫害致死,年仅44岁。王明铎被迫害死后,刘坎华不但不知悔改,4月初又将大法弟子王佳胜非法抓捕、关进看守所进行迫害,并将王佳胜的案子递交检察院,欲对王佳胜非法判刑。同时他又威胁其他大法弟子:“2008年前别让我们逮住,逮住就让你们家破人亡。” 王明铎被迫害死后不久,就得到确切消息,刘坎华唯一的女儿年仅20岁,刚从部队复员,得了淋巴癌,已做了两次手术,可他们怕别人知道说报应,一直隐瞒着。刘坎华身体也不好,每天大把大把的吃药,而且他脖子也做了手术。这一切都是他迫害大法弟子遭到的恶报。

    郝村镇派出所民警(30多岁)林建中,因受江泽民谎言蒙蔽迫害大法弟子,抄家、搜书。然而善恶有报,林建中于2004年11月在自家的加油站被烧死,死时五官不能看清尸体小得可怜。

    河北省泊头市酒厂的保卫科长余立明,从99年7.20大法遭到迫害以来,一直紧跟江氏邪恶流氓集团迫害本厂大法弟子,多次到大法弟子家中骚扰。2001年9月底,余立明受本市“610”派遣,到大法弟子家中要走了身份证和户口本。他将身份证交到了派出所,户口本锁在他的办公室抽屉里,并告诉大法弟子,从10月停发退休工资。 从那时起,他就得了一种病,多处求医无效,后被确诊为肝病,在沧州传染病医院住院数月有余。出院后于2004 年夏死亡,年仅46岁。

    这样的悲剧太多了,中共官场中,有一个职位是“死亡职位”,只要坐上这个位置,出意外暴死的机会很高,按照专家的话,叫做:具有多发性和普遍性。这个职位就是大陆各地各级610办公室的头目和国安的头目。中共早就掌握着这个秘密,但是一直严密封锁着,目的就是为利诱其他党政干部和公安干警等继续为其卖命。但大量非正常死亡的消息还是传到不少地方。有不少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官惶惶不安,在私下议论:这真巧,难道是巧合吗?搞610的都不行,这真是天意吗?有的官员看清楚了这个秘密,有的官员私下找法轮功学员忏悔,有的利用条件保护法轮功学员将功赎罪,有的提出辞职,有的要求调离610办公室这个死亡职位。明白人都知道,不是不报,时辰未到!难道你会例外吗?

    赵东升:善恶有报是天理,一个人在世间做了什么坏事都要偿还的,你也不例外。生命是不可以用来作赌注的,你可以不信神,但神不会因为你的不信而不存在,历史的转盘就这样反复的向人类昭示着最简单的法则。望你立即悬崖勒马,不要助纣为虐!给你赎罪的机会已无多,希望你以自家生命为重,以家庭幸福为重,要知道,善恶有报亘古不变;迫害善良,天理不容啊!江泽民及其喽罗已在10多个国家受到起诉,和1400万人的退党大潮正昭示着你所效力的主子已日薄西山,行将就木;你所依赖的作恶的靠山随时都会土崩瓦解,正义的审判和天理的惩罚随时都会降临到你头上。大法弟子王水勇已被你们非法关押五个多月了, 立即停止迫害,无条件放人,将功补过,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同时我们也奉劝赵东升的家人,当天理要惩罚他时你们也在其中,因为你们是既得利益者,如果你们能劝其改邪归正,那你们就会有福报,因为你们不但在救赎你们自己,别人也会从你们的善举中获益。珍惜吧,机会就在你们面前!

    泊头大法弟子
    2006年10月19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4/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141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