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在证实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每次写法会投稿文章,都是一个从新审视自己的机会。可以静下心来,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修炼路上有哪些不足,有哪些是做的好的,正如师父讲:“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所以再一次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和明慧同修,谢谢每一次给我们大陆同修大型交流和提高的机会。因为每一篇文章都能促使自己内省,找到自己修炼中的不足,能让我们在邪恶疯狂的迫害中更能走正正法修炼道路。

这次文章我想交流的是学法的重要性。因为在我十年的修炼中,就是紧紧的把握着大法修炼才走到了今天,道路上虽然有坎坷,但是在大法和师父的时时看护中我堂堂正正的走到了今天。我深刻的体悟到学法、学法、学好法、溶入法中就能走正正法修炼道路,就能走过重重魔难,就能走向伟大的圆满。当我们看到有谁走不过来了,有同修放弃了,有的走向反面了,归根结底就是没学好法。

师父在《精進要旨》〈学法〉中就告诉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状态来学法,就是要以“无所求而自得”的状态来学法。而且要通读大法,“要想学好大法,只有不抱有任何目地去学才对。每当看完一遍《转法轮》,明白了一些就是提高;哪怕你看完了一遍只明白了一个问题,那也是真正的得到了提高。 其实,你在修炼中,就是一点点、不知不觉中修上来的。记住,要无所求而自得。”十年来我就是按照师父对我们学法的要求来做的,摔过跟头,也从中有许多切身的感受,证明了就是按照师父讲的话去做,就是最正确的。

我是属于关着修的,任何另外空间的景象都没看到过,身体也不敏感。只是偶尔在梦中感受一下,那也是极少数。我在修炼中,都是在遇到问题时用大法的法理衡量,做对了还是做错了,或是要做什么事时法理打到大脑中,一下子就明白了。能达到这点,我知道,这都是我多学法的缘故。

这种感受是从我得法开始的。九七年六月的一天,我在父母家无意之中翻看了《转法轮》,我被深深的吸引住了。我当时不明白大法讲的是什么,但是我的感觉是李老师太了不起了,可以把所有的问题解释的如此清楚,这本书简直太好了。比任何专家、教授、那些当大官的讲的都好,句句是理啊,条理清晰,逻辑性强。哪象那些人讲一件事,东一下西一下,说了半天都是废话,还说不到点子上。我母亲看我这么喜欢《转法轮》,当时就把她才请回家的一套四合一的小书(有《转法轮》、《转法轮(卷二)》、《经文》、《法轮大法义解》)送给了我。回到单位没事了我就把大法书拿来读啊读。首先看的是《转法轮(卷二)》,然后看了经文,最后才开始看《转法轮》。那时看《转法轮》也没通读,我挑着看,但是读的很认真。有一次读到:“只要你修炼法轮大法,我们就把你当作弟子带。”。我一下子觉的太好了,我也要修,我要有师父。所以我就在心里许个愿,要炼法轮功,但是为什么要修炼我一点概念都没有,就想有个师父。

一个月后,我去旅游,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同时大法的法一下子就反映到了大脑中,就是《转法轮》中关于大周天通了后的感觉,“可是你会觉的一身轻,走路生风。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感触?因为我从小体弱多病,从我七个月大开始,病就没断过。从我懂事起就觉的自己是台破机器,没有一个零件是好的。我是吃着药长大的,从小就气息奄奄的,没精神没力气走路。别看我是女孩子,最讨厌的就是逛街,走一小段路,就会出现头晕、恶心、想吐的感觉,所以一提到逛街我就怕。可是那天我们走了一天,我一点不良反映都没有,真的是一身轻松,心情也愉快。当我丈夫告诉我他走不动了,我们坐车回去吧,那一刻,我一下子体悟道:啊,师父在管我了,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师父已经把我当弟子带了。我内心幸福高兴的没办法形容,决心回家就让母亲教我五套功法,我要炼法轮功。

从得法我就喜欢看书,有了这一切身体会,我更是爱学法了。当时还不明确看书就是学法,但是每天只要一有空就在看《转法轮》。因为在看书中,那个心态是从来没有过的平和,想不起来要生气,想不起工作中受的冤枉气,想不起一切过去为之痛苦的事。当我溶入到大法中时,我是无法形容的幸福,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觉的人活着还是有意义的。所以在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以前,我真的是达到了“大法不离身”(《洪吟》〈威德〉)的状态。

通过不断学法,我渐渐的对修炼有了一定的认识。明确了修炼要达到的目地就是得道圆满,修炼的圆满就是要修成高级生命,就是佛、道、神等。而修炼的过程中就是要去掉各种各样的人心和各种欲望。也就是师父告诉我们从做好人做起,做更好的人,达到修炼人的标准,最后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真的如师父所讲,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就把我们推到位了。以后还有正法修炼的道路要走,在助师正法中、救度众生中,从修炼中树立“大法徒”的威德,成就圆满。

这些很理性的认识,是通过学法认识到的,而那时主要是个人修炼阶段。主要是修炼心性,很多事在实践中让我认识到,怎样在法上去认识法,怎样叫实修。师父在《精進要旨》〈何为修炼〉中告诉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切记,绝不能只把法当作常人或出家人的学问研究,而不实修。我为什么叫你们学、念、记《转法轮》呢?目地是指导你们修炼哪!至于那些只练动作不学法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只有学法修心,加上圆满的手段——炼功,确实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这才是真正的修炼。”有一件小事给我的感受最深,从这件事我悟到了怎样是实修,怎样在法上认识法,大法是如何来指导修炼的:大概是九八年,有一次工作考试,本来我已经练习的胸有成竹了,当我埋头很快的答完考题准备交卷时,抬头一看,哇,所有的同事都在作弊,有的甚至拿着复习题在抄。我心里就不平衡了,心想都在作弊,我还有三个填空题没答上,我抄不抄呢?思想中斗争:我如果不抄那太不公平了,犹豫了一下我还是作了弊把空格填完了。可就从我一开始作弊,右眼就开始疼,持续的疼。因为我没悟到是什么原因就一直疼,直到下午上班了,我又经过考场,捂着我的右眼一边走一边念,右眼疼、右眼疼……,突然我一下想起了《转法轮》〈关于天目的问题〉中讲的:右眼下面没有副通道,“因为这和法有直接关系,人们做不好的事情好用右眼睛,所以右眼睛底下没有副通道。”哦,我一下子明白了我考试偷看作弊做了不好的事,这种行为违背了做好人的标准,违背了“真善忍”大法。做好人不只是有人看见的时候做好人,没人看见时也要做好人,人看不见,师父看的见啊。“三尺头上有神明”果然不错。于是我赶快承认错误,心想:师父,我以后再也不作弊了。师父见我认识到了错误,已经悟到了,所以我的眼睛真是立竿见影马上不痛了。我高兴的边走边跳。

渐渐的我对大法有了理性的认识,知道作为一个修炼人就是在常人这种环境中按照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做个好人,生活中所有的麻烦和魔难就是我们要过的关,就是要放下名、利、情。个人修炼时期法学的好,真正能从理性上提高上来,对于走好以后正法修炼道路是很重要的。就如师尊在《精進要旨》<警言>这篇经文中讲的:“我传大法已经四年了,有一部份学员心性、境界提高得很慢,还是停留在感受上认识我与大法,总是从身体的变化和功能的体现上对我的一种感恩戴德,这是常人的认识。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我对于这段法的真切理解,是从迫害开始以后慢慢在实践中体悟到的。在铺天盖地的邪恶疯狂迫害中,抱着人的理确实是走不过来的,而邪恶的旧势力的所谓考验,也都是针对着我们的人心而来。

九九年七月后,那时层层压向三界的邪恶太多了,感觉另外空间的压力很大。但开始时我对这场邪恶的迫害并不在意,仍旧学我的法、炼我的功。对于流氓政府造谣诬陷,我也是不屑一顾,因为我清楚的知道这都是造谣诬陷。因为中共这个流氓政府是什么坏事恶事都干的出来的。当我得知同修们早已陆陆续续的去上访为大法讨回公道,讨回大法和师父的清白时,除了对同修的敬佩外,内心还觉的同修们还会相信这个流氓政府,简直是很天真,修大法修的太纯洁了。对这样一个腐败的政府,对那些道貌岸然的贪官污吏,有什么道理可讲?我们家从祖辈就被邪党迫害,到了我这辈,在那个工作环境中更是把那个邪党的流氓政府看了个底破,要让我相信中共政府,除非我是个白痴。

在这种心理作用下我安心的在家里学法,可是在我学法时出现了一种很矛盾的心情。每次翻开《转法轮》或其他讲法,我都不敢看师尊的法像,总觉的心里怯怯的,很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哪里做错了。有一天师尊在法中点悟我,让我看到《挖根》经文中讲:站在什么基点上看待大法是根子上的问题。我当时就想我到底是站在什么基点上看待大法的呢。难道是我的基点站错了?我不是很明白。当时师尊一句话都没有讲。九九年底,我得到了一份一九九九年广州法会的交流文章。我看到同修们放下生死,明知道去跟那个残暴的政府说句公道话要付出生命作为代价,但是为了维护大法,为了讨回师父和大法的清白,他们义无反顾的去了,目地是为了维护大法啊。这时我看到了自己维护自己感情的心竟然超过了维护大法。我为自己的麻木感到羞愧,为同修的壮举感动。当我泪流满面的读完交流文章后,发出坚定的一念:我一定要走到天安门去,汇入维护大法的洪流中去,不然有何颜面见师尊啊。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一日,我和同修们冲破了来自家庭的围困,终于走到了天安门广场。在那里见证了大法弟子维护大法的壮举。那一刻永恒的留在了我的心里,留在了我正法修炼的历史上。我很庆幸我迈出了正确的一步。

从北京被遣返回来后,我被非法关了两个星期。单位迫于政府强大的压力以一千多名员工的利益相要挟,逼我辞了职。

不能上班了,我有了大量的时间来学法。到二零零二年以前我每天要读三讲《转法轮》,要背法,还要抄法,还要学经文,自己又感觉到了个人修炼时期那种全身心溶入到大法中的喜悦感。可是却有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不管我怎么精進学法,总觉的自己提高的不快了,没有了突飞猛進的那种状态。我觉的可能是没有实修吧。师父讲的法我已经不能全部领会了,所以我想要做点什么了吧,但具体要做什么没一点概念。因为这一念,师父就给我安排机缘。

二零零二年,在师尊的安排下,我开始参加资料点的工作。做证实法的工作我没有太多的顾虑心。通过一年多的学法,虽然当时还是有点害怕,但我清楚的知道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所以很快就投入到做资料的工作中了。可是当时邪恶迫害很疯狂,在另外空间里资料点更是邪恶生命集中力量破坏的重点。虽然那时可以做到一天十多个正点发正念清除邪恶生命,学法保持强大的正念,可是有很多时候睡觉时都是被吓醒的。梦中不是被抓,就是被邪恶追的四处躲。做了还不到两个月,和我们联系的同修就被邪恶抓捕了,其他同修面临着安全问题,很多麻烦就出来了。资料点要转移,一切联系方式都要更改,人心开始浮动。最开始那次我还能保持正念:任何邪恶都动不了我们的资料点,加持被绑架的同修,工作很快恢复了正常运转。可是还不到一个月,邪恶再次绑架了其他资料点的同修;而这个点和我们有直接联系,马上一切又被打乱。人心被带动,正念也不足了,资料无法传递,马上又面临危险。当其他同修决定马上转移资料点后,我出了怕心,当晚就跑到了外地。

当我羞愧难当的被同修找回来,继续正常工作还不到半个月,才联系了两次,当地的资料点就被邪恶“一锅端”了。我所有认识的同修全部被绑架,机器、设备、耗材全部损失。接二连三的打击,我真的精神快要崩溃,正念在一点点的消失。在当时情况下真的不知所措了,学法根本就学不進去;因为没办法定下心来,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结局的恐惧感牢牢的控制着我。自己的学法没有了保证就不能保持正念。这时面临的困境是:没有一个信的过的同修帮我;做出的资料也不知道要交给谁;被抓的同修有没有出卖我?我现在的处境危不危险……等等等等问题折磨着我。那时真的是很茫然,白天在街上溜达,晚上惊恐的久久不能入睡。那段时间真的是太艰难了,但是也很锻炼人。环境逼迫着我要独自走下去。只剩自己了,这条路该怎样走?真相资料点的工作还要不要继续做下去?我心里苦的就象吃了黄连。但我相信一点,师父会安排同修和我联系的。证实法的道路一定要走下去,因为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啊。所以我一直开着我的传呼,希望它再次响起。就是我坚定的这一念吧,又隔了一个月同修找到了我,一切又从零开始。

但是这以后的路却没走好。因为没能静心学法,陷在了干事心和怕心里。怕自己被迫害就用人的办法保护自己,越来越重视安全措施,却忘了在法上才最安全的根本;也忘记了个人的修炼,脾气越来越急躁;遇事很少向内找,都是找别人的不是;整天背着沉重的心情做事。因为不在法上了,外界压力过大,迫害太残酷,又产生了对时间的执著。希望这场迫害早一点结束啊,监狱里、劳教所里的同修能早点出来;我当时脆弱的甚至都不愿再听到看到任何同修被迫害的消息。如果我看了迫害真相,一整天我都会陷在悲愤当中;完全陷在感情中理智不起来。那段时间完全感受不到了大法和师父的伟大;看不到大法弟子光明的前程,前途似乎是无尽的黑暗。一次外地同修来和我们交流时我没多问什么,我只是请他们告诉我到底这个法有多伟大,师父有多伟大,因为在魔难中我快要失去了对师父和大法的信心。

是的,这么大的漏!我被邪恶的旧势力找到了迫害的借口。看似偶然,我被邪恶绑架,被宣布劳教十五个月。所幸的是,摔了这么大的跟斗我及时的清醒过来,始终保持强大的正念走了出来。在师尊的巨大承受和呵护下,我没有遭什么罪。因为每当我念一正的时候,师父把一切魔难都给我化解了。

当师尊在《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告诉我们,“整个正法的形势变化也很大”。“大家正念正行中、在证实法中,清除了邪恶,到现在为止,邪恶的生命已经少之又少,它们只是在躲藏了。”我真的是切身的体会,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真的是很少很少了。为什么呢?因为当再次打开电脑,進入明慧主页时,我没有了往日那种恐惧感。心情是那样的轻松、自然。我知道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

经历了魔难,我开始从新系统的通读大法和所有的师父讲法。其实,我学法一直没有间断过。但是在高压下,被监禁的环境中学法我并不明白师父在讲什么。我连大法表面的法理,最浅显的理都不明白。那是因为我的思想虽然没有脱离大法,但是我没办法投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中去,跟不上正法進程,脱离了师父让我们走的在做好三件事中修炼的道路。没有人身自由怎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呢?师尊说的是三件事,而我只能做好两件。这怎么能行呢?所以,我能体会到那些在家学法炼功不走出来的同修,那种想要提高却提高不上来的着急的心啊:法在学,却不能明白法理;功在炼,可是还觉的自己在往下掉。这和站在岸上看别人游泳的人,自己不下到水里永远都学不会,是一样的。因为缺少熔炼自己的环境。

回家后,我静下心来好好学法。每天静心读一讲《转法轮》,然后抄《转法轮》,再从《精進要旨》开始系统的学师尊的讲法。我还认认真真的看《明慧周刊》。在这个过程中,我发觉自己在突飞猛進的提高着。对大法的认识真正达到了从内心认识到大法的伟大,能在法上认识法。我自己能很清醒的、很冷静的看待事物,用大法法理来衡量对错。同时在学法中我也认识到了,自己之所以被邪恶迫害,是因为自己在正法修炼中,忘却了对自己个人的修炼。我更加明白了师尊在《转法轮》开篇就告诉我们的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作为一个修炼人,无论是在正的形势下修炼,还是在大气候反过来的情况下修炼,都是要去掉我们在千百年转生中,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去除一切人的观念和思维,真正的从人中走出来,成就大法造就的生命——大法徒。

当我真正认识到了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巨大责任后,我发自内心的想要从新承担证实法的工作。和二零零二年不同的是,第一次是迫于大法弟子的责任,同时隐藏了想要提高、求圆满的心,不得不出来做;而这次确实是发自内心的。当我看到还有那么多老同修走不出来;当地的资料点超负荷的运转,而出于怕心谁都不愿参与资料点的工作;资料点遍地开花只是停留在嘴边,根本没有同修愿意承担做资料的工作;当地一盘散沙,邪恶一放出风声,同修就往回缩,同修之间很淡漠都是各顾各的,交流很少,有同修被迫害,消息的传递和及时营救都不到位,很多很多都达不到师尊让大法弟子形成整体的要求,所以我决定再次走出来承担起协调人的工作。

这和我以前做资料工作大不相同,要求更高,特别是对自己心性要求更高。做协调工作要有更宽广的胸怀,更大的宽容之心,遇事要更冷静、平和;要有从大法中修出的智慧,能在危难的时候清醒的按照大法的要求走正路的理智。当然严格的要求更能促使我学好法,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走正正法修炼的路。表面上看是做协调的同修在帮助别人,实质上是在修炼自己。刚开始做时,我经常被各种各样的心性和矛盾折磨的痛哭流涕,找到别的协调人诉苦;有一段时间在协调人之间,因为都放不下自我,还矛盾重重;对待和帮助当地的邪悟者更是把我搞的焦头烂额。

还好,通过两年多的磨砺,在证实法的洪流中,在同修的相互扶持中,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中,渐渐的当地证实法的形势越来越好,慢慢的形成了整体。当有同修被迫害,其他同修会马上通知形成整体发正念加持同修并解体邪恶迫害;学法小组三三两两的成立起来。随着对法理的不断认识提高,当地讲真相和三退也做的很好,有的同修甚至达到了经常去国安大队讲真相;有的学法小组不限于在当地讲真相、讲三退,她们坐着车到邻县讲真相;在同修遍地开花讲真相中,明白真相的世人越来越多,很多同修都遇到过讲真相时,人们告诉大法弟子:我已经退了,我已经有护身符了。有些不好的常人一听大法弟子讲真相就说:哎呀,每天都有人给我讲,烦不烦?当然,不是我们同修不好,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当地整体大法弟子都在做好了。

其实我知道师父就是看我们这颗心,当我和同修们都想要为别人付出,为整体负责时师父就在给我们安排。一个问题出现,大家都在想办法解决时,都在为他人着想时,能放下自我时,师父就把一切有利的条件、一切方便给了我们。所以,这两年我经常都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在学法和证实法的实践中,我和同修都渐渐的成熟了。但我知道我们每走一步都离开不了师父的巨大承受,我知道那是我们用什么都无法报答的,唯有精進圆满才不负师恩。

当我再次回首这七年来大法弟子被迫害中所走过的路,没有了过程中的悲苦和辛酸,心中有的只是对大法和师尊的无限崇敬和感激。我时常在心里感恩着师尊,我深深的知道正法中一切都是师父在给我们做,我们只是有这个愿望,有了在世间救人的表现,而真正在救度众生的是师父。没有师父我们能做什么?修炼这么多年都是师父牵着我们,甚至是背着我们走过来的。我深信大法弟子的未来是无限美好的,因为我们有这么伟大慈悲的师父。在这场有史以来最邪恶的迫害中,师尊用伟大的宇宙大法炼就了千千万万个走在真理路上的宇宙中伟大的生命——大法徒,成为新宇宙最荣耀的生命。那么就让我们更坚定,更精進勇猛的走完这最后的正法修炼道路吧。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