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展现奇迹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我是农村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得法,一直想把学大法的神奇与同修分享,却被不好的思想观念阻碍着:“文化不高,你算什么?写不好……等等”。今天我就要破除它,我今天就要写。

我没得法前是村里的老病号,先天性心脏病、类风湿、疤痕疙瘩肌瘤,苦不堪言,是家里的大包袱。得法后一切都变了,内心思想观念都发生巨变。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学法不扎实,只是在感性上认识大法,一路摔摔打打,摔倒了,师父慈悲的把我扶起、把我归正,用语言是无法表达的。

我被邪恶迫害三次,九九年去北京,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劳教二年,在送白马垅劳教所时,到医院检查说我活不了一个月,花四、五十万也治不好,就这样我回家了。零四年在火车上被人举报,我坚信师父,一路讲真相,拘留所的人说拿我没办法,非法关了我半个月就放了,我又回到证实大法的路上。在我身上发生的神奇事太多太多,下面仅举二例:

今年九月,我和我姐在炼法轮桩法,刚炼完,我就看到师父站在我姐身边,我一边喊:“师父、师父”,腿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眼泪止不住的流,再也说不出话了,房子不存在了,师父好高大,然后师父隐去后,却显现出一排字“真修、真放、快回家”。我被恩师的洪大慈悲和宽容包溶着。我姐说,她炼功时思想没静下来,突然一股热流从头顶灌下来,原来是师父来点悟我们。我们从根子上做到“真修、真放、快回家”了吗?“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转法轮》)师父,请放心,我们一定跟您回家。

前几天我从乡下返回家时已是上午十一点多了,正准备做饭,我儿子的朋友打电话,说在店门口找他有事,我动了一念:和他一起去,看看他在忙些什么,在店铺还没坐半小时,我哥告诉我说:“快回去,把书收好,公安要来你家”。我和儿子搭上摩托车就走,我一直在心里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是金刚不动,坚如磐石的大法弟子,旧势力不配考验我。一到家附近,没想到,邪恶的车已停在我家门口,有几个人正在问邻居。我动了一念,它们不认识我,摩托车停下来,我就边向前走边发正念,一会儿它们就走了。我在附近转了一圈心态很稳就回家了,邻居都说:“你师父保佑你,按以往你回家就会在家做饭的,就是早回来一点也会碰上的呀,现在公安放着坏人不抓,专门抓好人,太邪恶了,会有报应的”。隔壁小刘说:“它们一来就把我堵上,问我是不是你,我说不是,它们说你为什么说她一样的话,我说是一个县的,它们说是你的朋友,要你的手机号码,我说才打工回来,不知道。正在说话就看你坐摩托车上来了,我心里说快往前走别回家,后来它们走时才说是政法委的,有人举报你炼法轮功。邻居某某说:人家一不偷、二不抢,你们应该管你们该管的事。邪恶心虚怕引起民愤,就打电话告诉头子,说某某不在就开车走了”。

我深切体会了师父说的:“大法圆容着众生,众生也在圆容着大法”(《精進要旨》<道法>)的又一层内涵。我在法理上说不出什么,但看到一些同修在家偷偷的炼,不敢向邻居讲真相,我觉的是自己在孤立自己,自己在纵容迫害,如果邻居都知道真相,都来抵制邪恶,邪恶敢来迫害吗?许多大法弟子的邻居万众一心把邪恶赶跑的例子不少啊,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是来承受迫害的,是来助师正法的,是来“主掌天地正人道”(《洪吟(二)》)的,师父告诉我们连旧势力本身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为什么要承认邪恶的迫害,我们不就没做到信师信法了吗?

同修们,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