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城阳区流亭派出所对杨乃健母子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我是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流亭街道女姑山村大法弟子杨乃健。我是二零零一年正月得法的,得法之后,身心受益,道德回升,自小的肠炎不知不觉中就好了。还有后背,以前干点活就受不了,修大法之后也好了。我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稍有挫折,便悲观厌世,修炼之后,对生活充满了信心。觉的每时每刻都充满了欢乐与阳光,体贴长辈,关心他人,时时处处与他人为善。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我和二姨刘秀芳、我妈刘秀贞到青岛市城阳区流亭街道仙家寨村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被村民兵和流亭派出所绑架,在绑架过程中,恶人恶警将我打的满脸是血,其中一恶人紧紧的拽着我的外套衣领,使我差点窒息过去,还有一恶人用电棍狠狠的敲在了我的头顶,电棍前面的灯罩哗啦一声碎在地上,在流亭派出所里,恶警用欺骗的伎俩对刘秀贞说:“你不是炼功的,你说你家在哪儿,用车把你送回去。”当刘秀贞说了之后,强行被戴上手铐送入小黑屋进行迫害。

在照相的时候,派出所里的恶人(派出所从社会上招的闲散人员)穿着皮鞋用后跟在我的脚趾上捻来捻去,为了追问资料来源。城阳公安分局政保科长王某某狠狠的打我的耳光,血当时就从我的嘴角流了出来,耳朵也嗡的一下听不见了。恶警王某某为了掩盖他的暴力行为,假惺惺的让我喝茶水,企图冲掉血迹。流亭派出所的一个恶警(此人城阳地区人)让我弓着腰成九十度,用茶杯盖那个带尖的盖猛磕我的头心,同样为了追问资料的来源。在流亭派出所的二楼,三四个人对我一顿拳打脚踢,恶人对我们三人使尽招数,也没追出资料来源。周六晚上(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三日)送入小黑屋,在小黑屋里将我和刘秀贞用手铐铐在铁门上,站不起来,蹲不下,当时,刘秀贞正好来例假非常痛苦,还不让她上厕所。经过一夜的折磨,二月二十四日上午将我送入城阳看守所,在看守所的时候,城阳公安分局政保科长王某某、用茶杯盖猛磕我的恶警以及王吉柱三人,在非法审问我的时候,对我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还拽着我的衣服把我往墙上撞来撞去的。期间,把我从看守所带回派出所的时候给我戴上手铐脚镣,晚上让我睡在又冷又湿的水泥地上。

长期的精神、肉体双重摧残,失去了正念,没有坚信师父和大法,向邪恶妥协,说不炼了。

非法判我劳教,带我去体检那一天,两恶警把我仅有的十元钱买矿泉水喝了。还说“老子为了你忙来忙去的也没得到什么好处,用你的钱买瓶水喝怎么了,不用给他(指我)喝。”往劳教所送我那天,恶警王吉柱对劳教所的人说“给我使劲打个小X养的”。在劳教所集训队的时候,队长姓郭,三十多岁。集训队每人每天只能喝三百六十毫升左右的水,集训队的指导员,大家都叫它“政治”,此人南方口音,强迫我们通宵达旦的干活,不让睡觉。有时早上八点到晚上十二点或十一、二小时。还有一个协管,因我干的慢,用橡皮棍(小白龙)抽打我的后头。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三大队一中队,一些犹大用伪善的手段(曲解师父的法,长时间很晚不让睡觉),欺骗我写了四书,明白过来后,明明知道师父和大法是纯正的,是好的。但是怕心使我没有勇气返回来,那是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扼杀,钻心挖骨,生不如死。

非典期间,分明可以接见了,可一中队队长稽强国(复员军人,接近五十岁)从中作梗,致使全家六、七个人空跑一趟,恶党及操控下的恶警对学员的迫害渗透于点点滴滴。在中队长稽强国和指导员姚怀山的指使下,除了干活就是看那些破绽百出的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完了之后,就胁迫你写诋毁师父和大法的东西,不符合他们要求的就说你思想有问题,进行精神和肉体双重折磨。后来稽强国调走,从青岛司法局调来一个新队长姚金明,此人在非典期间从胶州某厂联系了一批编织桌子和椅子的活(出口),那些编织用的绳子特别硬,手指磨的都不敢碰了火辣辣的疼,就是这样还强迫大家一天干十五、六个小时。新指导员李冰联系了一批小木棍的活,先装纸箱,再装集装箱,本来大家的食宿就跟不上,营养不良,还装集装箱,装完后衣服都湿透了。

二零零三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三大队徐大队长和政委等人联系了一批拣头发的活,那一扎一扎的头发特别脏,大家从早干到晚。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八日我回家了。

往王村劳教所送刘秀贞的时候,因子宫肌瘤很大被拒收。当时刘秀贞子宫瘤很大,情况很不好,正好来例假,就是这样,流亭派出所以吴某某为所长的一群恶警将刘秀贞送到技术条件都很差的乡镇医院、流亭镇医院,六一零王志红和恶警对大夫说“打上止血针也要做,做完马上送回去(送王村劳教所)”。那位善良的大夫说“这是人命关天的事,不能那么干”。后来动了手术,割出了一个分叉很大的肌瘤,因技术条件不行,不能确诊,刘秀贞敞着刀口在手术台上等了一个多小时,待市内确诊良性后才缝合。刘秀贞在医院期间,为了对刘秀贞进行看管,流亭派出所和流亭边防派出所派出看管人员的住宿费全部由刘秀贞家出。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二日晚八点多钟,流亭边防派出所的七、八个恶警、恶人在大法弟子杨乃健的家门口将大法弟子杨乃健、刘秀贞、杨友芬绑架。拖到马路上并当众殴打杨乃健,不顾生死,猛踢下身,刚进派出所六、七个恶警、恶人对杨乃健拳打脚踢,并将杨乃健强行按倒,反铐手铐。在这期间,恶警当着刘秀贞的面毒打杨乃健,当着杨乃健的面毒打刘秀贞。其中一恶警用脚猛踢刘秀贞的下巴和前胸,恶警当时穿着皮鞋。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凌晨,赵村恶警袁喜道、给流亭边防派出所所长吕伟忠开车的东北人白蒙豪对杨乃健疯狂毒打,白蒙豪用膝盖猛顶杨乃健小腹部位,致使当场大小便失禁。袁喜道用橡胶棍疯狂毒打后背、前胸、大腿、并用拖鞋狠抽脸部,白蒙豪用杂志卷成卷狠抽脸部,袁喜道毫无人性的问杨乃健说“我当着你的面把你妈打死了,你恨不恨我?”当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走脱。

青岛劳教所所长       刘绪云,五十多岁,原胶州市司法局局长
青岛劳教所副所长      吴森忠,五十多岁,主管迫害法轮功
青岛劳教所管理处处长    朱××,现任副所长
青岛劳教所管教  冯金军、青岛市司法局调入; 倪卫国、青岛人,三十多岁;冷佳光、三十多岁,现调入干警事务队伙食;刘同先、二十多岁,青岛人; 汪镇、汪勇坚、

城阳区流亭街道东山村:
书记兼村长  从吉开  家电  0532——84937007  手机 13805325522
副村长    侯成坚  家电  0532——84939780  手机 13605423812
治安主任   贺子江  手机  13589345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