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害怕邪恶 就能正念抵制邪恶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二零零六年三月的一天上午,我去外边办完事回家,刚走到门口,突然看见一帮恶警把我丈夫从门市部带回来了。我马上感到事情不好,快速進入楼道,把楼道门关上,跑上楼去。我把家里的大法资料收拾好,恶警按门铃,我也不理他们。我把东西放好后,下楼去了,到了二楼下边的邻居给他们开了楼门。我站在楼道上和他们大声说:“你们又干什么?我们在家呆着,不知又犯了什么?”

有几家邻居听到声音后,出来问是怎么回事,恶警怕自己干的事不光彩,被人知道,说:“没什么。”又和我说咱们回家再说。我们僵持了很久。回到家里,看着一帮恶警,我一点怕心没有,心想我是神,是大法徒,你们算什么,既然你们上门来了,这也是给你们讲真相的机会。你们也是被毒害的众生,被利用的工具。

后来他们把搜查证和给我丈夫的传唤证拿出来,让我们签字,师父的话在我们心里牢牢记着,不能配合邪恶的命令和指使,我们坚决拒绝签字。我们一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一边开始给他们讲真相,给他们讲电视里宣传的欺世谎言,“自焚”伪案。法轮功叫人做好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其中一人说,我们也没有说你们法轮功是坏人呀。我说既然我们是好人,那么好人该被抓吗?他说我们也没有办法,只是执行上级的命令。我说你现在是穿着这身衣服(警服)吓唬人,你能穿一辈子吗?就不给自己将来想一想吗?他说我和法轮功打交道这么长时间,我早就不想穿这身衣服了。

后来,我又给他们讲了一个故事。有一次走在街上有几个人打群架,打的很厉害,围了好多人,没人管。这时对面过来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人们有的就去喊警察,结果这个警察车都没停,看了一眼,绕圈跑了。这时人们都纷纷议论说,不是说人民警察时刻都在为人民服务吗?警察不是专抓坏人吗?怎么真有了事,警察就跑了呢?还有个人说,现在的警察真正的坏人不敢抓,就专抓好人,你看炼法轮功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们就只敢抓这些人,因为他们知道法轮功不会报复他们,他们想怎么抓就怎么抓。后来我又对这些警察说,你们知道老百姓对你们的评价吗?他们有的坐在沙发上,有的站着,都低着头,没有一个吭声,表情非常难看。

这时,外边打电话问办完没有,他们没有经我们签字就强行抄家,这已经是第五次非法抄家了。我们一直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不准他们看到大法资料和大法书,就是刚才和我说话的这个警察在卧室里看见录音机,发现里面装有磁带,就打开听了听,是师父的讲法带。他没吱声,又放回了原地。事后,他和我儿子说,我看见有东西,我不想拿,我想这是他听了真相后,善的一面明白了。最后,有一个恶警看见了师父的法像,强行要拿,我丈夫马上上去说,这是我师父的法像,谁也不准拿。恶警像土匪一样硬强行抢走了,这时我们都非常痛心。

他们非法抄完家后,要强行带我丈夫走,我大声喊你们不能走,因为当时有老人(同修)在家被惊吓,她也是几次遇到这样被迫害的事情,因为我们家有的被绑架,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非法劳教。老人本人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因上北京证实法,被恶警多次毒打,眼睛都被打坏了,现在已双目失明。老人躺在床上心里也一直在发正念,但是也有点被惊吓。所以我叫他们给我写下保证书,老人万一有事我去找谁,他们都互相推卸责任,结果僵持了三、四个小时。外边急着打电话催,又来了一个恶警。后来得知在同一时间被绑架了十几名同修,接下我们把他们的警号一个个都记下来。

恶警把我丈夫绑架走后,我通知同修营救,我们在家里高密度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解体操控这些恶警背后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必须立刻无条件放人,不允许邪恶迫害同修。

发完正念后,静心学法、背法,一直从下午三点多到晚上十一点多,没有间断。这时恶警打来电话让我们去接人。就这样,在慈悲伟大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高密度发正念营救下,丈夫回到家中。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师父的话,“哪儿出了问题,哪儿就需要讲真相”(《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真正的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做好师父教给的三件事,抓紧救度我们的有缘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