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正压百邪 修己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

尊敬的恩师,您好!各位同修好!

我看到《明慧周刊》登出“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征稿通知”后,觉的这是师父又一次给我们大陆大法弟子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所以我也在其中,不能辜负师父对弟子们的期望。

我是一九九六年初有幸遇到这高德大法的。遇到恩师,真是万古不遇的机缘;能修这部宇宙大法,真是无比的幸运,无比的荣耀呀!在短短的几年中,原本身体很弱、很厌世的我,却换了一个身心健康的人,这是恩师从地狱里把我捞起来的呀,是恩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能忘吗?能不好好修吗?在这十年的修炼中,我由始至终没有动摇过,尤其在后七年面对邪恶残酷的迫害下,自己心里一直在想着,必须踏踏实实的跟师父走到底,时刻按师父的教诲做好三件事,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最大的责任,要坚信无疑的去做。

只有学好法 才能修正自己

修炼是很严肃的,师父在《转法轮》书中告诉了我们,“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首先就得放下名、利、情。名、利两种关对我来说相对不算难过,也可能是我在佛教里多年修炼的原因吧。在开始修大法时,我对名、利早已看淡了,但在过情关上可费劲了,不但亲情放不下,连友情都很重。我多次下决心往下放也没有大的起色,遇事还是放不下,我因此很苦恼。

比如小孙女是我一手带大的,三岁多就跟我学打坐。她背经文、《洪吟》比我背的快。几年来她很听话,她的天目也开了,看到很多东西。因为在两千年“两会”时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抓進了看守所,公安把家给抄了,孩子们当时不理解,尤其儿媳妇对我意见最大,从此小孙女也不敢接近我。我当时想不通。那时根本不知向内找,只怨对方不该这样对我,因为我没做错事,更没做对不起孩子的事情,加上平时这个家就是我说了算,孩子对我这种态度我受不了。

有一次早上七点左右,同修给我送资料,孩子上班还没走呢。儿子看到了,就对同修大发脾气,把同修赶走了。当时我就火冒三丈,大发雷霆,没守住心性,甚至动手要打儿子。还有一个同修也在场,把我拉回来了。那时我决定把孩子赶走,让他们搬出去住。我最反感的是同修来电话时他们接后经常告诉说我没在、以后少来电话等等。当时在火头上,根本想不起是在过关,自己还觉的委屈,说孩子不孝敬。后来和同修切磋时,有同修提醒:这不是让你过关吗?你还生气。我明白了,对呀,我不该生气呀。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书中讲过:“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正因为他给你制造了这样一个矛盾,产生了这样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你从中能够提高自己的心性,你这个心不就提高上来了?”慈悲的师父时刻都在看着我们修炼,可是有时我还是过不好关。

在二千零五年农历新年,为了正月初三给我丈夫上坟的事,儿子和女儿在电话里吵起来了。儿子跟我学舌。我当时很生气,回到卧室躺了一会,迷迷糊糊似睡非睡时,听见耳边有个声音说:放吧、放吧、放吧,你要从情中走出来,什么也左右不了你,放不下就是你修炼中的障碍……。我一下醒了,坐起来双手合十向师父道谢,当时心里有一种非常说不出来的滋味,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

从此之后我就横心往下放,情一出来我就想起师父的教诲,我必须放,進入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状态,所以这两年中情放的很多,很少能动我心。尤其近两年我经常到外地去做我该做的证实法的事,说走就走,不会再有情的顾虑。以前就不行,没等走呢,就想我走了家里没人做饭了、孙女没人管了等等,没完没了的事都出现了。我终于体会到,情就是一个很重的枷锁,在修炼路上必须砍断。

一正压百邪 才能过难关

修炼是严肃的,好多关都得过,过哪一关都不是那么容易。尤其七年来在邪恶最残酷的迫害中是最难过的,风风雨雨,跌跌撞撞中闯过来了。我悟到要真修,必须做到心要纯、念要正、意志坚、能吃苦、能忍受,还得做到要慈悲,才能过好每一关,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才能走过来。

在狱中,那里的难好过吗?凡是经受过的同修都有体会,如果念不正,心不纯就会被邪魔钻空子,可能就邪悟了。如果念正、有毅力,就能闯出魔窟,正如师父所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在二千年“两会”期间(三月五日)去北京证实大法时被非法抓捕,送回本地派出所后转到看守所。在那里有十二名同修,其中一名男同修、两名女同修每天学法、炼功,讲真相。

有一个管教很邪恶,一次他对我发起火来,让我念“所规”。我笑着对他说:“你看错人了,那是犯人学的,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你那‘所规’与我们没有关系,我不能念。”他就大发雷霆叫起来:你们比犯人还重!国家不让炼,你们跟政府对着干!我又笑了,他看我笑就更生气了,问我笑什么?我告诉他:你太笨了,太傻了,你不明白真、善、忍吗?你记住,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我们就是修炼这个大法的,真是让你说真话,办真事;善是让你做好人,处处做善事,对谁都得有善心,善意……还没等我说完呢,他就叫我回屋了。

我们于三月二十二日早晨走出了这个魔窟。

几个同修出来之后成立了一个资料点,每天做真相资料忙个不停。学法时间少了,干事的心出来了,欢喜心也出来了,被魔钻了空子。干了几个月资料点就被邪恶破坏了,损失很大。几个同修也不同成度遭受了魔难,有被非法判一年的,有被非法判两年的。我那次没進去,家被抄了,师父法像和部份大法书、炼功带、资料被抄走了,还拿走两块黄布。十几个人抄家比土匪还土匪,根本不是人样。

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各部门的人都来了,当时的气氛就象要爆炸一样,特别凶猛。当时我一点都不怕。我记得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心里想有师在,有法在,没有怕的事,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分局一个姓胡的副局长在派出所坐镇,气势汹汹的对我喊:你是不是×××?我说没错。他说:桥东桥西数你蹦的欢,那么大岁数,不在家享福,听说你的条件还不错,孩子又孝顺,你有福不会享,到处乱跑什么?共产党不让干的就不能干,你今天的好日子不是共产党给的吗?你还和共产党对着干,那不是鸡蛋撞石头吗?这次最少判你几年。

我当时都笑出声了。我说:你说错了,我的好日子是我自己劳动所得的,不象有权的大贪官借共产党这棵树得到不该得的东西,一切不该得的东西他都必须偿还。农村的老百姓共产党不给他们一分钱,还要交各种税,又怎么解释?

当时屋里大约二十多人。有个警察说:你还笑呢,一会就叫你哭。我告诉他,以后说不定谁哭谁笑呢。我问胡副局长,你认识我吗?他说:不认识。我说:你不认识我,你怎么知道数我跑的欢?你说判我几年,我当众可以告诉你一句真话,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才管用、好使。我还告诉你,明天我就回家,难怪你姓胡……。把他气的转身就走,再没见到他。审问我到凌晨四点多,什么也没得到。

第二天也没人管我了。下午快六点了,派出所的指导员来了,我告诉他我得回家,老妈年龄大了没人照看呢。他说:你昨天晚上当众人面说局长,他很没面子,他能放你吗?他走时告诉我们要狠点审你。转天上午他们向分局汇报审我的情况,气的胡副局长够呛:你们连个老太太都弄不了,没东西怎么判她?没办法,当日下午三点多他们通知孩子把我接回家了。我这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得到的平安。

从此以后,派出所经常找我,是局长的意见。不得已,我就离开家了。流离失所不到三个月,把派出所、办事处急坏了。分局下令必须把重点人落实在具体位置。他们找我儿子问,我儿子反倒朝他们要人,说是你们把我妈逼走的,如果我妈有什么事,我和你们没完,你们要负完全责任。后来我妹告诉我说老妈腿摔了,现在不能动,我便回到了家。我悟到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是不是我不该出走呀?想起师父说过,“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必须听师父的,我要到派出所去讲真相,去洪法。

第二天下午三点我就去派出所找他们的指导员,当时那指导员一看是我很吃惊,说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不但挨批,局长说扣我们全所的奖金。他问我上哪去了。我告诉他回老家了,昨天回来孩子告诉我,今天我就来了。他还说副局长说那老太太性格生硬,越不让干她越干,肯定去北京了,你们必须落实下来她到底在哪儿。现在你回家了就没事了。

我心里求师父加持,我得开始救度他们了,我给他们讲了很多真相,时间长了他们也接受了。众生被大法救度,真是喜事。

修好自己 才能救度众生

首先自己必须学好法,背法,来充实自己的头脑,遇事才能处理好。同时念要正,不带任何观念,只为救人,效果很好。几年来对讲真相之事,是无拘无束,不管去什么地方,如购物、坐车,随时都可以讲真相、洪法,没碰过钉子,没听过难听话,大多数人都说声谢谢,一直都很顺利。

劝“三退”我觉的很难,其中有拒绝不听的,有说难听话的,我都遇到过。开始在自己家就碰钉子了。我儿媳妇说:妈妈您有您的信仰,我有我的信仰,您不该强加于我呀。我现在还年轻,这个社会不求進步能行吗?不是党员好多事都不好办,提级都难。现在就是这个世道,人吃人的社会,谁能改变得了?还得重视现实点吧。

我怎么讲她也听不進去,让她看“九评”和其它有关退党的资料,她根本不看。其他孩子都退了,就她没退。有时我向内找,是我的问题吗?

亲朋好友、邻居、我单位领导,凡是我知道他们的住处我都去劝退,一次不行,两次、三次,直到退了为止。也有个别人很顽固,不相信不退党就会被淘汰,正像师父所说:“慈悲救度知多少”(《淘》),有一部份人就是救度不了。

对邻居劝“三退”比较容易些。小区里住的大部份都是做生意的,谁也不了解谁,只要关系处理好,事情就好办。每次给他们洪法、讲真相都很顺利。平时和他们接触的时候,时刻注意大法弟子的形像,言谈举止,为人处事都以善相待,有事互相帮助,取得了对方的信任。有好的印象才能受人尊重,所以每次给他们真相资料、《九评》、《江泽民其人》,他们都看。有个邻居说:这些资料将来都是最好的历史见证呀,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这两年我经常到外地亲朋好友、老同学家去洪法,讲真相,劝“三退”。尤其是今年,因为两个妹夫先后去世了,为了救度众生我都回去了。甚至有五十多年没见面的人都见着了,告诉了他们真相。他们不明白我就一个一个的给他们讲清楚,解开他们的迷惑。他们听明白后还要了光盘、护身符、《九评》。

讲到邪党怎么一贯撒谎、欺骗老百姓时,有的当时就骂起邪党了。还有人说现在农村老百姓最苦,有病治不起,就得等死。周围有很多人在听,有一个是乡亲,他说大姨,您可别说了,注意点吧,别让人把你告了。我说:谢谢小伙子,你放心,是我师父让我来救人的,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没做坏事怕什么?

我带去的一百多个护身符都不够发的。有的人让我多住几天,教他们炼功,带的几本《转法轮》也不够发,我自己看的那本都留下了。师父说过,有多少有缘人等着我们去救度呢。我们所遇到的人都是我们洪法、讲真相的有缘人。我当时心里觉的特别酸,流下了眼泪。有人问我怎么哭了?我不由自主顺口而出,人太可怜了,你们快清醒吧!自救吧!尤其听完我劝“三退”的事,当时就有几个人退了,我真替他们高兴,他们真的得救了。

证实法不分老少

前几年《明慧周刊》为了减轻大资料点的负担和让资料点的同修有时间学好法,尤其为了对大资料点的安全负责,几次提出要遍地开花,建立家庭小资料点。我看过后心里不安总想做,可是自己力不从心,但心里总是放不下,一拖再拖一年过去了。

后来自己想试试,就和年轻、会上网的同修商量,求他们帮助。同修很高兴,很有耐心的教我怎么开机、关机等初步知识。我记不住就记在本上。后来儿媳知道了很不高兴,但没说出来,听小孙女说是怕我出事。我听后自己想了想,是不是我有点自私,没考虑孩子的处境?又想孩子们现在也不反对我修炼了,同修来家里也没事了,如果我硬要这么做会引起什么后果呢?我就和同修商量,你们下载我来复印可以吧。同修同意了,我马上拿一千元交给同修,购买复印机和所需要的东西。

在这两年里,我们合作的很好,有时还供外地同修真相资料,逐渐增大工作量。今年又有一名同修也开始做这项工作了,有新学员需要书,同修很快就办了,从不嫌麻烦,协调的很顺利。这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完成的。

大法的神奇显现

在今年六月份,我回东北去看望五十多年没见过面的舅父、舅母。他们都是部队离休的老干部,八十多岁了,受邪党毒害很深。开始“三退”时,我就想起他们了。听亲戚说,他们的三个女儿、女婿都是当地很主要的官员,每人都有专车,全部是党员。

我是六月份去的,我看到舅母坐轮椅心里很难受,就告诉她:炼法轮功吧,师父会管您,但您得真信才行。她说原来炼过一段时间,身体各种疾病都炼好了。九九年政府不让炼了,孩子们害怕,就不让我炼了。一不炼身体又回到原来的状态了。现在连走路都费劲,孩子们给买了一台轮椅。

第二天舅父、舅母让三妹带我去看南、北塔,再看看释迦牟尼舍利子。我不好推辞就去了。到了那里由馆长陪同,讲解员介绍说,此塔是五个朝代建成的,在国内很有名,塔周围有佛像,每处都敬香拜佛。几个妹妹都信佛,解说员给几个妹妹发香,我就往妹妹身后躲,可还是没躲过去,解说员又过来给了我三根香。她们磕完头就往功德箱里扔钱。我合了一下十,当时没放下人的东西,怕妹妹说我小气,就拿出几张一元的往功德箱里放。钱很难放進去,我也没多想。又到一处,几个妹妹照常去做,我想不烧香了,拿一张五元的往里放,一张也是难放進去。我一下悟到我不能这样做呀,我是修大法的,不二法门呀!放不進钱,那不是在点化我吗?

边走边想,脚下是台阶,还有两个台阶没下,突然大头朝下摔下去了,心里很明白,就是起不来。摔的很重,左半身子从头到脚,大部份都是青色的,左脸、左眼肿的很高,左太阳穴发胀,心闷发慌,左小腿有十公分的一个大口子,但没出血,也不疼。我当时就说没事,心里向师父请罪,承认自己错了,自己犯了大错,以后不能再发生这样的事了,不该去的地方,不该做的事一定要守住心性。我谢谢恩师的点化。这时神奇出现了,哪也不难受了,觉的身体很轻松的站起来了(大约二、三分钟时间)。摔的这么重,把馆长吓坏了,几个妹妹心也慌了,要把我送医院检查。我告诉他们我真的没事,哪也不疼,那么长的口子也不出血。馆长说了一句太奇怪了:哪有这么神奇的呀!

回到家,我怕二老看到我这样着急,告诉几个妹妹不要提这事。我到卧室休息一下,告诉二老说我有点累,便睡觉了。我睡着了二老来看我,发现我左脸、腿、胳膊全是紫黑色,真吓坏了,问怎么回事。妹妹们说了一下情况,大妹跟舅母说:大姐摔这么重怎么能没事呢?年纪这么大了容易出危险呀!可是她确实什么事也没有。舅母告诉她,是法轮功大师在保护你大姐呢。大妹说太神奇了,真不可思议。我睡觉时二妹、妹夫从医学角度观察我说是晕迷状态,必须到医院检查,他们要把我抬走。动我时,我就醒了。我告诉他们别管我,我太困了,我再睡一会。他们一看我不是晕迷,舅母又告诉他们肯定是大法师父给你大姐调整身体呢,让她睡吧。整整睡了一天半,不吃不喝。

第三天早晨三点多我正常炼功,炼五套功法和发正念,腿上的大口子封口了,什么也没耽误,眼睛、左脸也消肿了,黑紫色也恢复很多。妹妹们都觉的太神奇了。我舅跟他们说了一句话:你大姐这个事你们都看见了,法轮功这么超常,让你妈还炼吧,何必坐轮椅呢……。他们都同意了。

舅母高兴的都流下了眼泪,说师父还管我呢!她流着泪说:“孩子呀,是师父让你来救我们全家的呀!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我心里明白、知道大法好,《转法轮》书一直在我枕头底下放着呢,我就是怕影响孩子们的前途,所以我不敢炼了。从现在开始我一定好好炼,决不会再让师父为我操心了。我从现在开始也要做好三件事。我的好朋友、老同事很多,他们经常到我家来看我,我会给他们洪法、讲真相,劝他们退党,让他们得救呀。我现在先把党退了,你几个妹妹、妹夫先让他们看“九评”,明白真相了都能退,因为是在救他们,不是害他们呀,这个任务我来完成。”

二妹夫说:这几年楼道里、车筐里、报箱里经常有传单、小册子,近一年多发现有“九评”光盘,可是我们受电视宣传影响很大,所以我们见到也不要,放台上,我们根本就不看,大部份都被打扫卫生的人拿走了。我们想别找麻烦,所以就劝妈妈别炼了。这次大姐来,发生这么大的神奇事,又听大姐详细给我们讲自身的受益,十余年没吃过药,戴了几十年的眼镜都摘掉了,我从医快三十年了,从没见过这么神奇的事。尤其这次是亲眼见到,这么大岁数摔的这么重,什么事没有,太神奇了!我真的明白很多,我一定要看这本《转法轮》。这本书这么大的威力,真不可思议……

在我走的当天上午,我舅母的邻居是同修,来劝我舅母退党的事,经舅母介绍,我们交谈的很亲切,我告诉同修,老人不但退了党,又开始修炼了,他听后就告诉我,你放心走吧,这一切都交给我吧,不会再让她掉队,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共同提高吧!共同走好最后的路,跟师父回我们自己的家吧!

因自己文化低、写不好,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