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迫害 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我修炼的过程中,《明慧周刊》对我帮助很大。看同修的修炼经历和体会,从中找自己的不足和差距,受到鼓舞。因为我是小学文化,没有想过向明慧网上投稿,但我悟到往明慧网上投稿,不也是在证实大法吗?所以我应该将自己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功,诽谤大法和师父,我心里像刀扎一样的痛苦。为讨回公道,二零零零年二月我们進京上访,途中被截,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多月,勒索现金一万余元,受尽折磨。回到家里后,镇政府又多次办洗脑班,六一零、派出所经常骚扰,翻箱倒柜找真相资料,恐吓家人。

一次市县的六一零和镇政府政法委书记来我家,宣传邪党政策。我当时没有一点怕心,向他们讲真相。他们说:你多看新闻。我告诉他们:共产党的新闻都是假的、骗人的,骗不了我们信真善忍的人。

在这十年风风雨雨中,我一直在做着讲真相的事情。二零零一年底,邪恶有一次将我非法关進看守所,因为有一位同修有怕心,说我给了她资料,这回非法关押我五十天。我的心越磨越亮,坚信大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做:“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

到二零零二年七月,有同修告诉我,邪恶又抓了两名大法弟子,另一位被抄了家,她本人走了,还说出了你的名字。我当时学法不深,悟性差,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第二天上午八点多钟,县六一零开着车来抓人。我孩子去开门,他们就问:你妈在家吗?孩子说出去了。他们说:你妈是法轮功的重管对象,要她到派出所、六一零那里去。

过了半个小时,邪恶又来要人,当天连续几次。我只有离家出走,从此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邪恶经常来找我家人要人,用各种语言威胁,晚上到我家屋前屋后蹲坑。几个月后,我回来躲在家里,我对师父说:我要出去讲真相救众生。

二零零三年底,一次惨重的损失发生了,邪恶钻了大法弟子的空子,绑架了八名大法弟子,两人走脱了,邪恶抄走了不少大法真相资料。我又一次被抓進了看守所,在师父呵护下,一个月之后又回到正法洪流之中。

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外面,不论是亲朋好友、学生、左右邻舍,还是陌生的过路人,我都抓住机会讲真相,我送福音给每一个与我有缘接触的人。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党团队保平安。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我都要把福音送给他们,佛度有缘人,有的高兴的感谢,做了三退;有的还要等一等;有的骂恶党。遇到一些对我们讲真相不很理解的人,我就告诉他们说:“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看淡名利,只讲付出不讲索取。”

我们几个同修在一起切磋,同修之间要互相帮助、比学比修、带动没有走出来的同修,我们知道时间紧迫,抓紧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我们决定白天到偏远的山区救度众生。

上午出发,中午在炎热的太阳下,外面人少,发资料安全,在师父加持下,一边发正念,一边送资料、贴不干胶。无论吃多大苦受多大累,我们心里总想着还没有见过资料的空白区。我们知道肩负着重大的责任,多少众生在等待得救。我们要珍惜资料,每一份资料都是救人的法器。让每一份资料发挥神的威力救度更多的世人。

今年农历六月初十,正是夏日炎炎,我提着一壶开水不小心摔倒,开水烫着我的手和腰,我当时就坐起来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邪恶烂鬼的迫害,否定旧势力干扰。奇迹出现了,烫伤的地方一点也不痛。

我起来换好衣服,丈夫叫来两位同修,我们三人同发正念,正念非常强,发了四十多分钟。下午又来了几位同修,我们一起学法、发正念,在师父呵护下,没有发烧、也不痛。只是手上的皮肤转黑色、有点肿,我照样学法炼功。

第二天手上、腰上的水泡象鸡蛋一样大,我也不在乎。我否定黑手烂鬼的干扰,一点不痛。左邻右舍的人一看吓一跳,有的说快去医院,有的说不敢看,还有的说三伏天没有几千元钱治不好。本地同修坚持来我家集体学法,发正念。一星期,我的手肿全消了。十六天后完全好了,没有伤疤。知情的世人惊醒了,都说大法好,真是神奇啊。当时表示“三退”的人很多。

师父在《芝加哥法会》中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慈悲的师父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我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表达对师尊的敬仰和感激。只有做好三件事,走好自己的路,以报答师恩。

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合十。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