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有漏造成修炼环境恶化

与武汉三大院校及周边大法弟子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我们这里是三大高校聚集地,回顾十多年来三大院校的弟子修炼情况,大多数同修修炼环境比较好,如时间充足、经济条件好、家庭环境好,个人环境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一大部份同修都是老师、教授、博士、硕士和大学生,文化水平高,按常理说在大法上应该能够做的很好,组建多个家庭资料点是一点没有问题的。但这么多年来,却没有人去当那朵“花”。我们这里这么多懂电脑的高级知识份子,大多数同修家都有电脑,却没有哪个做资料点,都靠外面资料点供应。

在过去几年中,虽然有时也做的很好,从表面上看也是轰轰烈烈的。但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中,大家就很难看到自身和整体存在的问题,很少去反思它。近一年来,这里的修炼环境出现了很多变化,也暴露出同修的一些问题。想就此与武汉三大院校及周边大法弟子切磋,希望大家整体提高,更好的投入到救度众生的工作中去。

去年由于甲同修有漏被邪恶钻空子迫害(甲同修的事情曾在明慧网上登过几次),由于她长期不学法、不炼功,做事既不注意自己的安全更不注意同修的安全,特别是二零零五年十月,因听信特务的鬼话,想偷渡出国,导致被抓。在邪恶的高压威逼和伪善的欺骗下,心性没守住,写了“保证书”,出卖了同修,直接导致三大院校及周边的修炼环境被破坏。两人失去工作,三人被所谓“转化”,被转化后的学员又出卖了其他同修。因整体不精進,学法小组解散,使这里学员怕心越来越重,离正法進程越来越远。

并且甲同修依然不接收教训,在周围满是邪恶监控的情况下,仍然通过被监控的电话和网络与外面的海外同修联系,甚至有海外同修因与她联系后,在来中国时被抓。甲同修曾糊涂的讲,对邪恶要讲“真、善、忍”,因而邪恶问什么,我们也不能说假话,而导致大多数与她有联系的同修都被牵连進去了,迫害很严重。

我们不是不讲“真、善、忍”,而是不能局限在常人这一层的理,我们想过吗?因为所谓的“真”导致同修被抓、被开除工作,被严重迫害,这里有“善”吗?没有。对同修来讲不善,对参与迫害的人来讲同样不善,表面上他们完成了工作,实际上他们因此犯下的罪恶之大,得在层层的灭尽中偿还,他们落到这一步,里面却有你一份推波助澜。另外在被要挟、逼供、残酷折磨时还是没忍住,才会出卖同修。其实师父也讲过不愿意说的话可以不说,明慧网上不是报道了很多大法弟子在邪恶面前理智清醒的什么也不说,最终邪恶无法迫害的事迹吗?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多看看同修的交流,在认识上提高上来呢?我们要是真的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邪恶还敢来找你吗?还能问你吗?真心希望甲同修尽早回到修炼的正途,最终能回家。

把甲同修的事讲出来,主要是想让三院每个大法弟子都对照找到自己的不足。当初甲同修被迫害时,有的同修对甲一身怨气,说都怪甲没做好,事情都是她惹出来的。甲同修是有她的问题,但出了这么多事,对三院证实法的环境影响这么大,我想还是整体的问题,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应该反过来找一下自己的问题看漏在哪里,要是我们整体都做的好,大家能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环境,无论谁想掀起什么风浪都不可能,正的场就会解体它,或让它同化大法。

整体的正念正行一定能做到这一点。然而这里接二连三的出了这么多事,我们真该在法上提高了!当初甲同修被迫害时,很少有同修想到要去积极营救,而是想“风声又紧了”,要注意安全,赶紧把家里收拾收拾,不能让邪恶找到自己,注意安全是可以,但如此的怕则是给了邪恶進一步迫害的借口,最终导致大家的消沉,环境越来越不好。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修的好的地方,只要同修被迫害,知道消息的同修马上开始行动,以各种方式(如找邪恶头子讲真相,在邪恶周围揭露迫害,整体发正念等)去解除迫害,我们这里为什么就做不到,这难道不是需要我们提高的地方吗?

问题出现了,却没有哪个同修站出来揭露邪恶,上明慧网让邪恶的罪行曝光,导致邪恶更加疯狂猖獗,最近又抓走了两个同修,有几个同修被单位停职,造成三大院校弟子不能形成一个整体,处于瘫痪状态,被抓的同修由于怕,不修口,又出卖了几位同修,这几位同修也没守住心性,被本单位邪党干部“转化”,写了“保证书”。这是多么大的教训啊!相反,邪恶企图将乙同修送往洗脑班迫害,因乙同修很坚定,一路上喊“法轮大法好”,在师父的保护下,测量血压时,一直偏高,洗脑班不收,使得邪恶的阴谋破产。

另外,我们这里这么多懂电脑的高级知识份子,大多数同修家都有电脑,却没有哪个做资料点,都靠外面资料点供应。什么原因呢,还是一个字“怕”,怕被邪恶抓,怕失去工作、怕被抓進洗脑班,怕这怕那,怕字当先,不用法去衡量,不向内找,执著一大堆,名、利、金钱、职称、工作……,不在法上去衡量,那就会出问题,就会出现漏。这里不想讲哪个弟子,我也包括在内,没有站在法上去悟,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师父经文讲不要等、不要靠,要建立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去做。我们这里没做好,就被邪恶钻了空子。因为自己不做资料,本院有个弟子在外面拿资料被邪恶蹲坑,跟踪十多次,最后被邪恶疯狂绑架,抢走身上的钥匙开了门。屋里的同修措手不及,来不及收藏,资料全部被抄,对大法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自己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为什么不能发挥自己的作用,而把压力留给同修呢?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去埋怨同修的不足呢?如果我们都能提高上来,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尽量为同修分担一些,整体的环境还会这样吗?

经过这些沉重的教训,希望三院及周边每个大法弟子从自我做起,向内找,修口,同修间互相协调好,不要互相说某某同修如何如何,造成同修间的间隔,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每个人要静下心来学法,去掉执著,做好三件事,尽量救度众生,弥补犯下的错误。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我相信这些邪恶在三院大法弟子的提高中会逐渐解体。

以上是个人所悟,如有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并向三大院校(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中南民族大学、武汉科技学院)发出强大正念,正念直指三院校邪党干部、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洪山区“六一零”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武汉市铁箕山派出所李姓副所长及所有恶人,不许它们再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