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发正念”,不叫“正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曾经遇到同修把固定时间“发正念”叫成“正法”,我说师父叫“发正念”,她当时改口叫“发正念”,但过了一会儿她又叫成“正法”了。几天前遇到另一同修,她说“我们每天准时正法”,我知道她说的是“发正念”,但时间匆忙,我没来得及从法理上与她交流。我不知道是怎样的原因让我们的同修——特别是老年同修把“发正念”叫成了“正法”,但我知道这种情况在四川较为严重,有相当部份同修都这样叫。在此,希望与这样的同修在法理上交流,共同维护大法的金刚不动。

在二零零一年,师父相继发表了《忍无可忍》、《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新经文;在《导航》〈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师父首次讲到怎样发正念。随后师父发表了《发正念两种手印》、《什么是功能》、《正念的作用》等一系列新经文指导发正念。

在二零零二年《北美巡回讲法》中师父明确讲了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三件事:“第一个是大家要重视学法”;“第二件事情,就是我们要重视讲清真相”;“第三件事,就是你们发正念的问题”。之后在师父的所有讲法中讲到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其中的一件就是“发正念”,从来没有说过叫“正法”。

正法是师父在做,只有师父才做得了的。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明确说:“其实呢,这个宇宙啊,众生知不知道我是谁是无关紧要的。但是,有一点要清楚,就是,我在正法,不管我是谁,我在正法”。我们作为师父的弟子,是师父救度的对像,是来“助师世间行”(《洪吟—助法》)的,在师父的正法时期圆容师父所要的——未来宇宙的选择。

那么为什么有的同修把“发正念”叫成了“正法”呢?我想可能与没有圆容的学好法,又听到个别比较有威望的同修不当的交流有关,结果造成了跟人不跟法的学员慢慢的就习惯性的把“发正念”叫成了“正法”。

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中是讲过:“所以除恶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师父在《导航》〈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讲过:“那么如果邪恶到了无可救药的程度,怎么样去对待它,这不是个人修炼问题,这是捍卫宇宙的法,必要时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不同能力清除”;“大家知道我的法不只是给你们讲的,不同层次都在听。那么也就是说,在不同层次中都有正法这样的一个任务。在特殊的情况下可以清除邪恶,可以这样做,这在历史的修炼中是没有的”。从师父讲的法理的表面我是这样理解的:“发正念”是师父正法中我们以及各个层次的正神应该完成的一个任务,“发正念”有“正法、救度世人与众生”的内涵,但“发正念”不能叫成“正法”,就如同“发正念”不能叫成“救度世人与众生”一样。

大法中的名词,有着非常深刻的内涵,甚至有些内涵是我们体悟不到的。这些名词,师父怎么讲的,我们就怎么说,是不能想当然的换成另外一种说法的。当年研究会提出了“精读大法,真修心性,苦炼动作……”,师父写了《法轮佛法(精進要旨)》〈纠正〉。在《法轮佛法(精進要旨)》〈金刚〉中,师父讲的更是严肃:“要使大法千古不变,看来还存在着一个问题:就是总有这样的学员,由于显示心和标新立异的心理作用,一有时机就会干出一些对大法干扰的事情来,有时是非常严重的。如近一个时期以来,一直有人在说我单独教了哪个学员动作的要领了(其实学员问我时,纠正一下动作而已),从而否定了我几年来在各地的传功动作,公然在我本人还在,录像教功带还有的情况下,進行改动大法的动作;教学员不要照炼功带做,而要照他做,讲什么老师功高和学员不一样等说法,教学员先根据自己的情况做,以后再慢慢变过来等等”。在《法轮佛法(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师父明确的讲了:“大家一定要明白,我给你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是不能改变的,我不做的你们就不要做,我不用的你们就不要用,我在修炼中怎么讲的你们就怎么讲。注意吧!不知不觉的改变佛法一样是破坏佛法啊!”

若有不当之处,望慈悲交流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