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形式 神的状态

谈用技术证实法要重视学法与自身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谈的主要是在这段时间,我用技术证实法的一点体会:搞技术不能忽视自身修炼,同时要重视学法;设备出了问题别忽视了发正念清除干扰和归正机器内部的各种生命,别忘了向内找,如果忽视了这些,而单找技术上问题,那设备有时就会越修问题越大,浪费你好多时间;另一点就是在紧急情况下,或技术水平有限时别忘了求师父帮助。

一、由于自己的心不去,给其他同修和世人带来了干扰和迫害,同时自己也受干扰和迫害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那么可能就会有众多的生命因为你修得不好,他们不能得度;就是因为你修得不好,他们不能够变好;你有很多心不去,干扰着他们,反过来他们也干扰着你。”“如果你们修得不好,那么就有许多生命将被淘汰,因为无可救药的生命不淘汰也不行。为什么呢?在这场迫害当中不同空间的生命,好与坏都起着作用。不好的生命在干扰着正法这件事情,迫害着学员,同时也干扰着你,所以一定要严肃的清除。”近期通过我在证实法特别是用技术证实法的这条路上,遇到的一些魔难和麻烦使我对师父这段法有比较深刻的体会。

(一)自身的修炼状态也会影响机器出故障

<一>当我看到《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通知》时就想写,可二十多天过去了就是没时间,不是这个资料点打印机出毛病,就是哪个资料点电脑出毛病,时间都耗在修机器上了。就在我下决心要写时,又有机器不运转了,我去了一看就是墨盒的问题,墨盒还没通好,同修又把供墨系统打爆了,这下更麻烦了。晚上在回家的路上,怨心就上来了,怎么这么大的干扰?又要耽误两天的时间。心想:前两次都是写个半截放那了,这次不能这样了!这个机器修好后,这几天内谁机器出了毛病我都不去了,等我写完后再说。到家后觉的不对劲,自己怎么一点小事就这么大的怨心?

第二天又有人风风火火的来找,说电脑坏了,现在急需做资料了,必须得去。这时我比较冷静,静下心来先找自己,我明白这是对着我的心来的。一是我近期想让资料点都学会简单的维修和维护,尽快的独立运作,可同修不愿积极配合,我产生了急躁心,可能是自己太执著了。二是通过昨天的事我发现了自己的私心,想问题总是围绕着自我:觉的不公平,执著自己付出太多。别人占用我时间了、干扰我的计划了,所以就产生了怨心。其实能做好证实法工作也是自己的史前大愿,也是自己发愿要做这样的事,师父才这样安排的。是因为自己这几年不重视学法、忽视了修自己才产生了这么大的怨心、不平衡的心。带着这么大的执著能做好证实法工作吗?能圆满吗?

旧宇宙生命被救度的最大障碍就是这个私,因为我们这些曾经的旧宇宙的生命就是为私为我的,在同化成新宇宙无私无我的生命的过程中就会在不同层次中表现出这个私,这个私又会生出各种各样的执著心来,作为修炼人就必须把它放下。明白这个理后,我的怨心没有了,我知道是因为自己修的不好,干扰了同修。我立即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干扰大法弟子做真相资料、浪费大法弟子时间的黑手烂鬼,并和机器沟通,希望它同化大法,抵制邪恶。我感到机器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我到那儿后机器真的一切正常,对方也觉的奇怪。

<二> 在资料点这种相对封闭的环境中证实法,良好的心态、正念、对法负责的态度、同修间的默契配合这些因素都是至关重要的。而这一切又都来源于扎实的学法基础,源于对师对法的坚信。如果把握不好,不能站在法上,就很容易陷于常人的矛盾、争斗中影响证实法的工作。

二零零一年我地区资料点很少,资料供应的面大,要资料的量也大,我和几个同修在资料点长时间超负荷的工作,学法炼功跟不上,互相之间矛盾重重。开始的时候我和别的同修配合的还可以,那是因为那个同修心性好。后来换了个同修,我们都懂点技术,而且都有很强的妒嫉心、都执著自我,为了一点小事(真相传单的字用什么体、同修的体会选哪篇文章不选哪篇文章等等)就闹矛盾,相互争执不下,有一次还吵了起来。在面对出现的矛盾和争执后不找自己,心里愤愤不平。

后来机器就出故障,俩人还不悟,又因修机器各执己见,实际谁也不懂修理技术,可还觉的自己比对方强。一下把瘸子修成瘫痪了,俩人都傻了。这么大的机器送维修点太危险,满屋子都是资料和纸,来人修也不方便,只好到外地找人来修,来人说换件要三千元,我坚持不换件,把钢丝网用一块布接上,后来维修人员觉的我们的滚筒是一大奇观,可对我是一个沉痛的教训。

回想这几年在做证实法的工作中,多少搞技术工作的学员,被抓后承受不住各种考验掉下来,有的甚至走向反面。究其原因,是他们工作做的不好吗?不是,是因为他们做证实法的工作时,把全部精力都用到了钻研技术上了,没有把自己的提高摆進去,扎扎实实的学法,修自己,而是抱着强烈的干事心,把证实法的工作当作一种常人的工作去干了。这教训是惨痛的啊!我自己就因不重视学法、忽视修自己,在面对同修间出现的矛盾和争执中,不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一味的去找对方,形成的漏洞有的使自己受到严重干扰;有的给自己和同修带来魔难,给大法带来损失。

(二)对同修不信任和执著技术带来的魔难

前几年资料点遍地开花,没日没夜的忙,学法学的少,做事心太强盛了。没能破除技术层面的局限,从法上清醒的认识技术,不注意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让邪恶钻了很多空子,给同修和大法都造成了损失。仅举一例。

二零零五年八月份我去单位要求恢复我的工作,没想到单位和公安局伙同一起,当天就把我绑架到劳教所,判我两年劳教。我问他们凭什么绑架我,他们后来拿了劳教票给我看,上面写着五个“转化”了的学员把我说了出来,其中四个是我教过他们电脑的,其实我早就知道他们把我说出来了,有的愧疚还让我躲躲。我当时也想:自己如果没漏他们能说我?我能理解他们,我不会怪他们的。可是就是没有反思自己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根本的问题没解决,再做证实法工作时还形成了一种障碍,觉的自己为资料点遍地开花付出了很多,手把手的教他们(有的是连字母都不认识)还这样对待我,有时还觉的很委屈,冒出怨心来。反思这件事情,我的漏在什么地方?

<一> 我没有用正念对待同修

我潜意识中对这几个同修不很信任,总觉的他们到过关的时候能守的住心性吗?因以前有的多次被抓,多次“转化”,所以教他们电脑时,总是心有余悸。但为了当地的众生和同修能看到资料,还是积极的做了这些事情。现在我看到了我那颗不能包容同修、为私的心,原来心里一直对他们的所作所为不能释怀,事情还没发生之前潜意识中就先有怕自己受到伤害的心,而不是在做证实法工作中真正视救度众生为己任,为同修的提高和升华考虑,正念对待同修以前的过错,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漏啊!

如果所有的同修都象我这样,给他们加这样不好的念,那不就加大了那个执著,这个执著在另外空间是一个生命体,我们这样想的时候就给它加能量,“特别是炼功的人就更危险,一拜就逐渐的给它能量,它就形成了一个有形的身体,可是这个有形的身体是在另外空间形成的。”“在另外空间它行动自如,控制常人非常自如。”(《转法轮》)那我把他们那个执著(生命体)加大后,它就迫害同修、控制同修反过来迫害我。

<二> 执著教技术,没重视心性的提高

前几年由于技术人员欠缺,敢做资料的人很少,自己又执著技术,注重资料的质量,强调安全。没有从资料点的角度衡量欲做资料同修的心性和必备的条件,对学法和修心也没重视起来。很多资料点的同修和我相似。做资料工作时有时抱着一种干事的心,执著自我和证实自己的心,忽视学法、修自己。潜意识中把做事当作修炼。后来大家也谈学法的问题,可是很多人还是没重视起来,没有认识到在做资料工作的同时,学法和修炼就更应该重视抓紧。很多同修无意识中夸赞一些做事多的同修,认为他们很精進,这也加重了一些同修认识上的误区。一些同修没修好自己,过关时不仅自己过不去,还供出了其他同修和资料点,给大法带来了很大的损失。

很多资料点出事都是因工作任务重、忽视了学法与自身的提高而造成的,做事心太强盛,所以协调人和一些同修最好不要给他们压的担子太重,使他们没有时间静心学法、发正念。我们修炼中的一切都来自于法,只有大法才能开启修炼人的智慧;才能使人提高和升华。修炼人只有不断提高心性与境界,技术才能不断的提高、成熟;才能更好的证实大法;才能在出问题时归正机器中的生命,清除另外空间对应的一切因素;才能以人的形式、神的状态做证实法的工作。我们应把自己所使用的一切设备都当作我们的法器,并与它们沟通,让它们协助我们去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史前大愿。

(三)执著不去使众生变坏

<一> 我進大法门的目地是要从精神、家庭、身体的苦海中解脱出来,这就是我的根本执著。这几年一直没意识到,这根本执著又产生出了逃避心理。由于这种逃避的心理让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了家庭破裂。

二零零二年我在洗脑班没做好,违心的写了三书,还没出来就明白错了,口头声明了作废。出来后,因丈夫坚持不让我在家学法炼功,我不是用修炼人的慈悲给他讲真相、救度他,而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要求他必须同意我在家学法炼功,否则我就去外地,他的条件就是你离家我就离婚。我当时想:“我要没有学法、修炼的环境我怎么修炼、提高?”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实际上这正是给我的修炼环境,因我学法不深认识不到,而用了人的理念去认识,认为他对我不公,就离开家到外地去了(逃避了矛盾)。就没想起来师父说的:“他用常人的标准去看待高层次上的事情,那哪能行?所以往往就出现这样的问题,把生活中的苦当作对自己的不公,有许多人垮垮往下掉。”(《转法轮》)

我离开家不久后在资料点被绑架,自身的原因是从洗脑班出来后怕心很大,邪恶就钻空子迫害。绝食四十多天出来后身体非常虚弱,爸和妹妹把我接到父母家。到家后妹妹告诉我,妈妈因我被绑架就把师父的照片用针扎在门上。我当时脑子嗡一下,妈怎么干出这种事来,造多大业呀!后来通过给她讲真相后,妈妈跟我学五套功法,还没全学会,非常严重的颈椎病就好了。

我还没回到自己家,丈夫自己就要办理离婚、准备结婚,并打电话给我:“你要不炼了,咱们还是一家人。”可我不知道亡羊补牢找自己的不对,却象人的“英雄”,也象维护某种宗教形式一样告诉他“不要以离婚来吓唬我,没用”,还觉的自己“正念强、对法坚定”,实质是没按法的要求做:不理智、忘了自己是来救度众生的;没有做到“大善和大忍”,应该不和他一样计较,就用大善大忍之心救度他,铲除他背后的邪恶,耐心的给他讲真相。我当时的想法就是随其自然,现在看来是不愿面对矛盾。后来他不仅在我没到场的情况下自己办了离婚手续,而且以犯罪的手段把房子从我的名下过户到他的名下。

<二> 由于自己没有完全跳出个人修炼的状态,所以做事的基点不是站在救度众生上,因此也就没有那么大的慈悲心,意识不到的时候就掺杂着人心。

去年因要求恢复工作就被单位伙同公安局送去劳教。回想当时去单位要求恢复工作的基点不是站在救度众生上,目地是为了自己的修炼。故此摔了这么大的跟头。

<三>在劳教所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按照他们的规定,不准留长头发,我刚進去就要给我剪头发。当时我认为我不是犯人我就不剪,谁要给我剪头发我就拼命抵制,所以就一直没剪。后来他们总说整个劳教所就你一个人长头发,我一不留神生出了欢喜心了,我要是长头发出去大家看到我会惊奇的,还执著自己出去剪什么头型。突然有一天(我要出来了的二十多天前),她们進来骗我让我下地活动,我不知道她们要干什么,但就是不配合,说起不来。她们不容分说几个人就把我按在床上把我的头发剪的乱七八糟。后来才知道是一个我认为比较好一点的队长,她对大法弟子比别的队长强一点,是她向领导反映,要求给我剪头。我的执著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旧势力操纵队长变坏,那几个给我剪头的犯人、队长也同样犯了罪。

从这些教训中我知道了旧势力就是以我们个人修炼为重、为借口,钻我们心性的空子,不断的给我设关设难,叫我摔跟斗。还让我只看到自己那么多人心,陷在个人的修炼状态中,忽视了正法修炼的更深内涵。遇到事情后就忘了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需要从正法的角度考虑问题,基点要落在救度众生上,不能陷在个人修炼的框框中。正法修炼的意义和个人修炼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我知道了学法的重要性;发正念、修自己的重要性,而且还要天天静心学法,在法上修,不在法上修就修不高。你今天明白的法理,可能明天对你就没有指导作用了,因为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你要不断的学法、不断的提高自己,你才能不断的升华,出现魔难时你就知道怎么做,心性就能提高上来。没有高层上的法作指导,你过不去这一关,“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本来就难,还人为的增加这难,怎么过呢?你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难、麻烦。”(《转法轮》)所以我们要用法来不断的更新自己、洗净自己。

我们的一思一念旧势力的邪恶因素都在紧盯着,它们迫害的最大借口不就是我们哪儿有漏吗!我们平时不注意自己的修为,对修炼不严肃的心态与放松自己的思想都是邪恶迫害我们的借口,如不认真对待,从本质上改变自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很难走出困境。

二.信师信法出现的奇迹

一次我要去一个同修家,到那儿后打印机坏了,她说这是给你修的,我说我还没来它就坏了,怎么是给我修的?她说:你不来它用的好好的,你一说来它就坏了,那不是给你修的?我想那就向内找吧!怎么找也对不上号,那就先修机子吧。可机子还不是小问题,我也没修过这种机型,怎么拆、怎么找问题、怎么修?这下我可难住了,情急之下在心里念道:师父您帮我吧!我不知道怎么修?这时就想先拆机器,手里拿着螺丝刀也没找到螺丝,一下看到了两个小箭头,把螺丝刀伸進去一撬就开了。打开机子后我不知道修哪儿,脑子里就想是这儿,下一步可能是哪儿。整个给机子做了个大手术,化了一天多的时间,机子修好后再一试机,一切正常。这时我的眼泪刷的下来了,我感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心里感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就象那个螺丝刀一样,只起到工具的作用。心想:我总是执著自我,我总觉的在技术方面比别人强,不自觉的就起心,教训别人后自己还意识不到。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我有这个愿望,师父就帮我,在用技术证实法的修炼路上所做的一切,不管多么难的技术或多么轰轰烈烈都是师父给我的,没有师父我什么也做不了!

记的在单位,课题组的打印机缺粉,放到那儿一年了不能用,我也不会灌粉。可是在做证实法工作中,没人教我,买回来第一台激光打印机后,怎样取鼓、灌粉、小毛病的修理全会,就是大型的一体机和各种型号的喷墨打印机也是一样。这些可是远远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因为这些我可是既没学过又没用过。从这一方面我就见证了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的:“也不要以自己的身份自居,也不要自己觉得和别人不一样。你们都是一个粒子,在我的眼里,谁都不比谁强,因为你们都是我同时捞起来的。(鼓掌)有的在这方面能力强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强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说我有这么大本事啊,怎么怎么样,那是法赋予你的啊!你达不到还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达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觉得你自己怎么本事。有的学员想让我看他的本事,其实我想,这都是我给的,不用看了。”

可能师父要我悟的还没全悟到,她的电脑突然无法启动,我有点纳闷:我说你又不上网,机子怎么就突然瘫痪了,怎么一出就是大问题。同修又来了一句:都是给你修的,你就修吧!我想不修怎么办,修吧!她的电脑和一般电脑不一样,用一般進入BOOT设置区的键進不去,浪费了一个小时,我又求师父帮忙,让我明白進入BOOT设置区的键。我想再启一次吧,这时有一种无形的东西把我的视线引到快速闪动的屏幕一角,一眼就看到了F1和F2,我快速的按了一下F1后很快就進入到BOOT设置区,设置好光盘启动后,系统很顺利的就更新好了。又一次见证了信师信法的奇迹,可是又让我悟什么呢?没悟到。

就在我要写这件事的时候,我才突然悟到。当时因国安找我产生了怕心,在这一点上就是不信师信法,师父是在点化我不信师不信法,而且也在鼓励我信师信法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确实是这样,前段时间有个同修给我讲了一件神奇的事,我听后也很激动,感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呵护着我们。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次他和同修在资料点做资料,突然机器出问题了,一体机的滚筒拿不出来了,他打开机器弄了半天也没解决问题。设备太大拉去修理不方便,况且同修急着要资料,怎么办!紧急情况下他和同修一起发正念求师父帮助,正在发正念的时候就听到了机器里咔咔的响了几下(当时并没插电),他急忙起来去拿滚筒,很顺利的就拿出来了,他说他当时非常激动,对师父时时都在呵护我们。

这几天我在写稿过程中,突然找到了自己过去没有找到的执著,悟到了我过去没悟到的法理,同时感觉自己也在升华。文章发表与否并不重要,通过写稿自己也在对这段進行粗略的总结和反思,看看自己有哪些不足,和同修差在哪里。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