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小型资料点和小型学法小组同时遍地开花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

一、建小型家庭资料点,走一条“大道无形”的路

我们这里是一个小城镇,九九年邪恶迫害以后,我们的资料都是同修从外地(大城市)背回来的。我有时想:如果我有一台复印机能把同修给我的材料复制出来该多好啊。后来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师父的讲法也越来越往我脑子里打:“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精進要旨(二)》)。我想我该去买一台复印机了。我以前曾走过极端,自从听师父讲电脑是外星人造的后,我就拒绝了解所有电器,以至于想买复印机却不知道复印机什么样。我在心中求师父加持,师父让我买什么样的我就搬回家什么样的。结果我非常顺利的买到了一台小型复印机。

个人修炼以来,给我震撼最大也是给我印象最深的师父的讲法是“那么什么样的形式能符合这么大的法的要求在常人社会中传而不玷污他呢?那只有一点,就是“大道无形”,所以我们真正的做到了这一点。无形,没有常人社会中的任何形式。但是,我们却能够使人真正的修炼,真正的提高。”(《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所以自建家庭资料点开始我就不让任何人(包括同修,因为修炼中的人难免有常人心)知道资料来源。做好的资料传给同修但不告诉资料是谁做的。

二、在同修心性没达到标准时,不“强迫”同修建资料点

在传递资料过程中,发现甲同修对资料的需要量越来越大,我问甲同修:“这么多人需要资料,就没有一个人想做资料吗?”甲同修说:“他们只看经文,《周刊》都很少看”。我说:“要不你买一台‘佳能298’小型复印机,承担几十位同修的资料怎样?前提是传递资料的乙同修也不能知道这些资料是你做的。”甲同修说:“第一,我还没想做资料;第二,不告诉同修就是对同修不信任。”我说:“其实不告诉同修有两点好处,第一,我们不会去显示,例如看到其他同修手里拿的资料是自己做的时,不会有意无意的表明,这份资料是我做的;第二,我们和同修都没有压力,假如其他同修知道我在做资料,那么显示心或恭维心重的同修会说:你修的真好,而且他会和别的同修去说,怕心重的同修会离我们远远的,因为做资料当时在大家心中总和危险、被绑架连在一起,同修不敢和我们说话了,正常的切磋不能保证。我们自己也不会因为做资料而怕被如何。”甲同修说:“给我一段时间考虑吧。”

通过和甲同修切磋,我悟到一点:原来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我以前总认为我想建资料点,别的同修一定也想建资料点(尤其背后还有我给提供设备和技术,以及所有耗材购买的价钱、商家地点、电话等信息。)。事实并非如此:也许有的同修在某些方面修的不错,但他不想建资料点,而有的同修在某些方面修的并不好,但他想建资料点。

几天后,甲同修过来说:“为什么不告诉同修,我还没悟到。”我说:“天机不可泄露”。他说:“我明白了,是师父借你的嘴在点化我。”甲同修开始做资料了。后来由于乙同修的需要量越来越大,甲同修找到了乙同修、我找到了丙同修分别提供了一台“佳能298”小型复印机,我和丙同修做好的资料全部由甲同修传给乙同修。这样做了一段时间总觉的不对劲,象是大资料点在分配。而且这期间见面后,只是传递资料和切磋,没有坐下来集体学法,导致以下后果:甲、丙同修由于干扰大,不做了;乙同修那里,由于很多同修都知道他家是资料点,压力太大(这其中有我的责任,没有直接找乙同修正面沟通,甲同修片面理解了“大道无形”,没有告诉乙同修他会“佳能298”小型复印机的相关技术,在技术和法理上与乙同修没有得到充分沟通。请注意,在给同修提供设备的同时,可以不告诉同修你在做资料(视同修的修炼情况和心性,告诉也行),但一定要告诉同修你会这个设备的技术,让同修心里有底,同时你也可以在技术上帮助同修)。通过单独和乙同修在做资料方面切磋,乙同修认识到了单线联系的重要,现在乙同修的资料点隐藏起来了,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为什么同修建了资料点又不做了?大家不也总是互相提醒要多学法吗?和甲同修同时做资料的丁同修天天学法,法学的很扎实,在他的眼里某某、某某某同修没有否定旧势力,某某同修的哪句话容易被钻空子被迫害,好象除了他自己外,没有人能做资料。甲、丁同修反映的共同情况是:大家要的师父经文一份不落,《周刊》很少,真相就更少了,甚至有同修将看完的资料(只一份)又送到做资料同修的手上。这是为什么?

三、建立小型遍地开花上网点同时,小型学法小组也遍地开花

一个偶然的机会(其实都是师父的安排),我认识了一位外地懂技术的同修戊,他教会了我上网、装系统等电脑技术,经过不断实践,我发现建一个完全独立的上网、打印、刻录的小型资料点并不难,只需要一个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这几样东西体积小、容易隐藏,平时干活时拿出,不干时放起来,只要自己不说,任何人不会知道这是个家庭资料点。后来,我认识了同修庚,帮他建了小型上网点(上网、打印、刻录一步到位),他的资料点真相资料需求非常大,而且同时多个学法小组在稳定的学法,他又将建资料点的技术教给比较稳的其他同修。我终于悟到,建立资料点受阻的原因是没有建立学法小组啊!

我想建学法小组了。开始找不到更多的人,就和同修辛两个人学,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辛又组建了几个学法小组。大家是这样学的:一个星期两次,每次轮流读《转法轮》一讲,每人一段,中间遇到整点就发正念(一般能发两到三次正念),学完法后切磋怎样证实法。通过不断学法、切磋,该学法小组集体证实法做得也越来越好。他们的做法是在晚上(或其它时间)出去挂横幅、贴不干胶、发资料、喷字等。很多本来学法扎实、三件事做的也不错,自认为自己修的很好的同修由衷的说:整体学法的环境太好了,同修修的都很好,同修都是伟大的神啊!随着学法小组学法的不断深入,同修辛的真相资料也供不应求了。

认识到集体学法的重要性,学法小组也就不断增多,资料点也象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现在的资料点都是同修教同修了,而且基本上都是独立的上网点。

当然,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建立资料点的。同修中有很多是干事心比较强的,做三退、发资料很积极,但在学法小组中当同修给其指出不足时,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不要遇到任何事都向内找、谨小慎微的;当同修给其指出某些事情(如电话使用上)大大咧咧时,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你们就是怕心重,做事太拘谨。

我认为其实这不是没有“怕”而只是表现(显示)出“不怕”。这样的同修也有想做资料的。我和同修切磋后认为,这样的同修暂时不要让他做资料,多让他在学法小组中熔炼,等他说话、做事稳当了再教他技术。再有上面说的同修丁,我不建议他去教同修技术,建议他多建学法小组,自己学法扎实了,带动周围同修多学法,因为这过程中自己也在提高。

四、学法小组与资料点配合,大道无形有整体

目前我们的学法小组很普遍,可以说是浮在明面上吧(因为同修修口很好,不会将学法小组的地点说出去),而我们的资料点却在很多大法弟子的背后,几乎是隐形的,同修相互之间也不知道(初期教技术时,我有一个原则:你如果告诉传资料的同修你们家是资料点,我就不教你技术,同修有的说我太刻薄、有的说我谨小慎微、有的说我走极端,有时争的脸红脖子粗的,我说:不管怎样,“修口”的原则要遵守、单线联系的规矩不能丢。现在好了,同修相互之间不打听某某是否是资料点,几乎成了习惯。)

在大法的威严下,邪恶想闹事也闹不起来。举个例子:有一次邪恶放出话来说是要蹲坑并抓捕几个同修。同修庚马上组织他接触的几个学法小组揭露邪恶、发正念,做在了前面,后来大家取得共识,所有的学法小组不但不停止学法,而且每周增加一次集体学法,学法时到整点针对此事发正念。几天后,再也听不到邪恶想闹事的话了。

由于资料点多,曾经出现过这样的情况,由于营救同修,同修上午做好的资料传到其他资料点,下午就有同修找到我说有几处不合适,原因是怕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我与这位同修又将资料修改了一遍,将近傍晚,我拿着优盘赶到负责印资料的同修处,同修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上午拿来的已经发遍了大街小巷,收不回来了,我觉的挺好的,为什么要改?”看过修改的材料后,同修说:“我不认为改动后的更好,相反原来的稿更好”。针对此事切磋后,我们悟到,每个同修的层次不同,不可能大家都做一样的材料,但每个同修做出的材料对邪恶都有震慑力,那么我们就针对某件事做出多种材料,岂不更好?

现在在证实法中,我们走的比较成熟了,有的“片”(只能用“片”这个字了,因为个别同修建了很多学法小组,背后有不止一个资料点)同修做的非常好,真正达到了“聚之成形,化之为粒”(《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证实法中,当资料一夜之间铺满大街小巷时,给常人的感觉是大法弟子真了不起。

我们做的还很不够,有的地区我们没有联系上同修,还没有为同修创造稳定的修炼环境(学法小组);有的学法小组刚刚建立,在证实法中还不成熟;有的同修怕心重,不来参加集体学法,等等。这些都是我们下一步需要协调的。

由于修的不够扎实,有些悟到的法理没有讲明白、没说透,有不足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