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大法弟子忆同修袁江(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又快到十一月九日了,甘肃同修——特别是兰州的同修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同修——袁江(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被迫害致死)。


袁江生前照片

袁江,男,出生于一九七二年八月二十四日,他父亲为西北师范大学教授、系主任;他母亲是某学校高级教师。他在家中排行老小,上有三个姐姐。

袁江上高中时由于患有心肌炎,在上高二时,休学一年,后来因参加全省物理竞赛获得第四名,九零年被保送到清华大学电子专业深造。

一九九三年,袁江有缘得法,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大连、长春、延吉、广州讲法班。在没有得法之前,袁江曾染上了抽烟、酗酒的恶习。当他到北京上学时,父母想:家中就这么一个儿子,到外地实在是不放心。谁知他得法后,不仅戒掉了这些恶习,整个人脱胎换骨,是大法改变了他。

一九九五年,袁江毕业分配到兰州市电信局工作,他带着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录像,回到了甘肃,积极在兰州和周边地区洪扬法轮大法。据当时看到的人说,当时袁江每天早上在西北师范大学偌大的操场上炼功,很长时间只是一条横幅一个人,但他坚韧不拔的继续着。也就是短短的一、二年时间,仅兰州市区的大法修炼者就达到了数万。为洪扬大法,他不辞辛劳,东奔西走,足迹遍及陇原大地。他多次在甘肃、宁夏各地区组织辅导员学法交流,促进整体提高。在师父的呵护下大法在甘肃及西北地区洪传,袁江默默的实践着自己的诺言。一九九五年,他担任了大法甘肃义务辅导站站长。

袁江善良敦厚、才华横溢。在兰州市电信局所属的信息技术工程公司曾经担任过副总经理。后因他不愿放弃法轮功信仰被解职,改任技术总监。他是市电信局公认的任劳任怨、一心奉献的技术骨干和中层干部。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一日,可能是工作单位与邪恶串通一气,单位派他到敦煌出差,结果到二十一日还未归来,家人到单位询问,单位撒谎说:“他有事,又去了其它地方”。事实上七月二十日凌晨,兰州市公安局一处的李佩灿(音)、陆志斌带人在袁江租住的房子里,秘密将他绑架,这时家里人还是不知道他在那里,直到后来兰州大法弟子到市政府上访,才得知他与八个大法弟子(主要是甘肃辅导站和兰州各区辅导站义务工作人员)已经被邪恶秘密绑架,邪恶包下了人民饭店的一层楼,几乎是四个人看着一个,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这种非法软禁的情况持续了半年之久,二零零零年元月二十日才放了人。回到单位上班后,兰州市公安局一处还一周强迫传唤他一次。

二零零一年元月,邪恶又密谋绑架他到洗脑班迫害,他被迫出走,开始了流离失所的历程,他并没有用自己的学识、技术去打工挣钱,而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辗转于大江南北、边疆内地。

二零零一年八月三十日,他在甘肃敦煌去安西的班车上,因没有身份证,恶警盘查时在网上对照,发现他已经被非法在全国通缉。有一次,一个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内部人员无意中说袁江在敦煌被抓后,遭到吊打酷刑,被折磨得不成样子。

袁江被捕,乐坏了甘肃省公安厅的邪恶之徒,他们终于找到升官发财的机会了。按正常程序,人应该关押到看守所去。但那样一来,刑讯逼供就不方便,因为看守所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规矩”:看守所自己打人是天经地义,可别人把人打坏了再往他们那儿送,他们是不收的。于是,公安厅给省邮电管理局施压让找个合适的地方。这样做,有以下好处:1、公安厅不用花钱;2、万一有事,起码两家担责任;3、具体办案人员可白吃白住。

按照公安要求的条件,省邮电管理局提供了自己在兰州市白塔山后山的绿化基地。这里距市区约五公里,林木葱茏,群山环抱,建有高档别墅,是省里和本系统高官们寻欢作乐的地方。当时天已转冷,无人光顾,正好派上用场。环境封闭,吃住高档,公安窃喜,两下一拍即合。打手们迅速聚集,光刑具就拉了两车。在那个魔窟里,袁江被酷刑折磨了近两个月。一个国安人员证实他在兰州电信局白塔山绿化基地看守过袁江,袁江一直戴着手铐。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袁江摆脱了邪恶的看守,艰难的潜出了魔窟,他在翻越围墙时,腿受了伤,行走不远,便体力不支,他钻进了一个山洞躲藏,到了夜里他才爬到农民地里摘几个萝卜充饥,直到我们见到他时口袋里还揣着萝卜缨子。就这样过去了四天。

四天里邪恶动用了两千军警,地毯式的将兰州市翻了个底朝天儿。邪恶还在全省范围发了通缉令,各地派出所到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里搜查,人人不放过。

入夜,寒风依然在吹,听得警笛声渐渐稀疏,穿着单衣的袁江几乎是爬出山的。他摸黑进了一同修家,得到了很好的接待与照顾。然而他的伤势很重,高烧昏迷,显然有内伤。当时的情景见过他的同修是这样描述的:“在同修的带领下,我进到一个房间里看到了袁江。这时的他已经是皮包骨,瘦得几乎脱了相,要不是同修指引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这就是袁江。这时的他两眼微睁、口鼻流血、一动不动躺在那里。此时此刻我脑子一片空白,泪如泉涌、心如刀绞,我强忍着悲痛,摸了摸他的额头,已冰凉了,拉了拉他微发硬的手,再看看他的腿,我几乎昏过去。他的右腿膝盖以下竟然呈黑色的。小腿肚处有手掌大一块和脚的右侧也有一根手指大小的地方都没有了皮肉,整个一条腿就象干瘪了的枯树枝……真是惨不忍睹,惨不忍睹呀!怎么会成这样呢?这哪里是我记忆中的袁江呀!”。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号这一天,袁江象往常一样睡去,不象前几天那样,由于伤痛晚上一直睡的不踏实,这一夜他睡得非常安详,照顾他的同修以为他终于睡了个好觉,就想让他多睡会儿,直到另一个看望他的同修赶来,摸着他的手——冰凉,这时同修们才知道我们的同修袁江已经离我们而去了。

袁江被迫害死后,公安紧接着开始了大搜捕,许多参与过掩护、救助袁江的同修相继被非法抓捕。他的父母亲也遭严密监控。

袁江遗体被火化那一天,袁江的姐姐刚从国外回来,他的父母不想让袁江的姐姐知道这个悲惨的消息,强作欢颜,一面避着他的姐姐,一面怀着丧子的悲痛,还要面对着一群无理性的恶警,看着冤死儿子的遗体被火化,他的父母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巨大的压力。

袁江的姐姐与他感情最好,后来他的姐姐出国后,通过明慧网,知道了弟弟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一下被惊呆了,实在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直到今天,还不能接受。

迫害责任单位责任人:
甘肃省政法委
甘肃省610
甘肃省公安厅厅长赵聚忠
兰州市公安局局长姚远
甘肃省邮电管理局
甘肃省省长 陆浩
甘肃省政法委书记 洛桑·灵智多杰(藏族) 副书记 陈学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