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干扰 坚持参加集体学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我们的学法小组从恢复到现在有两年多了,在这两年内,由于自己种种原因,也只参加了三次。二零零六年七月最后一个星期学法,我参加了,有位同修对我说:现在可以参加集体学法了。我心里想,以后我每次学法一定参加。

参加学法第二天,早上八点钟吃过早餐,自己感到有点发冷,风一吹过来感到寒,于是上床盖被子,一连几天,粥都吃不下,眼看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快到学法日了,心想: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参加。八月初第一个学法日我又参加了,第二天,刚吃过早餐,牙齿开始痛,由早上八点多一直痛到晚上七点多,的确难忍又难受,晚上大约七点多,我就对着牙齿说:你痛吧,不管怎样,这一关我一定冲过去。就这一念,马上感到舒服多了,我又想起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牙痛马上烟消云散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时才感到肚子饿了。

过了几天,集体学法又到了,经过这两次身体上的过关,我明白这都是干扰我不想让我参加集体学法,我一定要排除一切干扰坚持下去。我今年六十岁了,学法不到一年我把眼镜都摘掉了,至今看书是清清楚楚的,这是法的伟大。那天学法就是看不清,蒙蒙的,但我仍坚持学完。又一个星期过去了,这次学法和平日一样,大家坐在一起学法,因我是非常敏感的,突然闻到一股腥味,很难忍,差点吐出来,回家后,我就向内找,在家自己学法,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才起来,从未有这样的干扰,为什么参加集体学法就干扰那么厉害呢?为什么呢?我跟一位同修切磋,同修说:旧势力给你下的机制牵动着,要全盘否定它,同时自己也悟到了,我坚持参加,旧势力的因素就会跳出来干扰,但我相信它很快就会自灭。“我们的炼功场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炼功场都好,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得多。”(《转法轮》)

九月上旬的第一个学法日我参加了,第二天起床,身体非常难受,背部如电钻般痛。这样又过了几天,第二天又到了学法日了,晚上我正在学法,突然电话响了,是二儿子打来的。当时,我动了常人心,结果第二天没有参加学法,因事离开了家。由于二儿子的这个电话,对家里每个人打击很大,家人心情很沉重,非常难过。这一次对我真是身心一起过关,我告诫自己,我是一个修炼人,万万不能跟家人一样想法。

我反复学习《2006年加拿大讲法》师父讲法,“所以你们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关系,平衡好在社会上的关系,你在工作单位里的表现,在社会上的表现,不是简简单单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这一切就是你的修炼形式,是严肃的。

很多学员只知道炼功学法是修炼。是,那是在直接接触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

师父这段法在我脑海里不断出现,我下决心妥善处理这件事,当下与丈夫商量好,打电话叫儿子回家。放下电话,我继续学法,不到十五分钟,突然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第二天儿子真回来了,说一切事都好了,过去了。我马上明白师父又一次帮我化解了矛盾。

九月二十一日,我洗完澡把窗门打开,一打开,整个人马上跌倒,头部脸骨正碰在坐厕磁盆上,那一瞬间什么也不知道,醒来后还以为自己死过去了,马上意识到:不对!修炼人没事!结果脸上连皮都没破,我又过了一个生死关。

接下来的集体学法日,我一次都没有落下,现在再也没有什么能干扰我啦。

发生的这些事,我一直想写出来,由于觉得文化水平有限等,一直未动笔。当我拿起笔、下笔写时,突然有一些坏的东西从我身体出去了,我更加悟到:只要时时刻刻正念强正念足,正视一切,什么干扰什么阻碍,对我都不起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