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彻底与旧势力决裂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五年接触大法九六年初得法的。记得刚开始得法时,只是觉得大法比其它气功好,讲得透彻。后来随着学法的深入,才知道自己得到的是宇宙大法,找到了真正的师父。有一天晚上炼完功后,在梦中见到师父给自己下了许多好东西,当时非常激动。可是就是这样当迫害来临时,自己由于怕心与各种原因(最主要是自身修炼不足),竟然放弃了大法,甚至写下了“保证书”,烧毁大法书籍,做出许多连常人都不如的事情。

是什么原因使自己在魔难面前堕落的如此厉害呢?

现在想把自己的不足及影响自己修炼的因素暴露出来并否定它,让众生明白师父洪大的慈悲与明白旧势力是怎样企图毁灭大法弟子的,也让所有与我有类似经历的同修早日走出来回到大法中,真正溶入证实大法与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一、对师对法正信不足

在迫害来临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对师对法会坚信不移,但根本没有发觉自己一直被那种“眼见为实”的后天观念障碍着,虽然听闻了许多大法的神迹,但内心深处还是隐藏着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态:是不是比跟班弟子少得到了什么。没有发自内心的感动与赞叹,甚至表面相信,内心却在怀疑着。

当迫害来临时,就被邪党的电视和报刊宣传的假相迷惑了,相信了邪党的谎言,放弃了大法。

二、各种常人心不去或去的不干净,导致了自己懈怠、放任甚至不修。

从九六年得法开始,自己认为自己比周围的弟子修的不错。在南宁时,只喜欢和老弟子在一起,不喜欢接近新学员,认为他们修的低;当看到比自己修的好的弟子时,就喜欢攀比,表现在集体双盘打坐时,别人炼静功一个小时,自己就咬牙要打坐一个多小时,想显示自己炼的久、修的好,其实没有真正的入静入定过,没有从提高心性去修,实质是为了攀比而攀比,为了盘腿而盘腿。师父多次点化我,我总是不悟,直到后面连双盘都盘不上了,还不悟,反而一味的去求师父,久了以后连双盘都怕盘、不敢盘!甚至教新学员第五套功法动作时都回避双盘,没想到这多么强大的显示心与虚荣心!

从学校毕业回到家乡后,本应主动承担起洪法的责任的,但自己总以经济困难和时机不成熟等等原因推却,没有认识到越是这样,越被旧势力与邪恶利用,逐渐被间隔在大法之外,失去了修炼的环境。那时家乡刚成立炼功点,有学员找到我帮忙,自己总推脱,以至回到家乡三年都没有和同修联系多少次。迫害来临后,由于怕失去工作不敢与学员见面,反而越来越喜欢混迹于官场之中,贪心、名利心、色心被无限放大,每天想到的不再是大法,而是怎样去吃喝玩乐,捞钱捞利,羡慕的只是那些有钱有势、花天酒地的人(在二零零一、二零零二年师父又多次点化我,自己虽然也从新走回一段时间,但由于没有从心性上去真正实修很快又淹没于常人之中,甚至在邪恶的引导下,烧毁了大法书籍)心里还在掩饰自己:相信大法好,李老师好,但不修炼了,因为还是常人中的实实在在。但是,就是这样,师父却一直没有放弃我,在二零零六年八月在我生活陷入最困境的时候,再一次挽救了我,我才能从新回到大法中。

三、避难的心

当初修炼时,还是抱着避难心進来的,因为多年常人生活“苦”惯了,所以在内心的深处把修炼当作一种积德求福的手段,把修炼当作给师父看:我修炼了,这下应该得福报了。没有真正的同化这一大法,还抱着旧宇宙成住坏灭的法理而不放却企图在大法中寻找自己认同的一部份,这和旧势力是多么的一致啊!

其实师父在《真修》经文中早就说过了“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是我自己不悟才造成损失。每当想起自己当年的誓言,心中不由的非常难过与悔恨:没有对的起自己的洪誓大愿和师父的慈悲苦度,唯有抓紧时间扎扎实实的实修,让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真真正正的同化大法,真正做到放下常人心,彻底与旧势力决裂,做好“三件事”,才能弥补自己造成的一切损失,真正做到助师世间行。

因为长久的脱离大法,对于师父的经文不那么熟悉了,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