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我是在一九九九年二月看到师父《转法轮》这本书的。看完后觉的太好了,人间还有这么好的书,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真是爱不释手。师父的伟大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我觉的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舍弃,唯有师父的书是我的宝书。当我走入炼功点的时候,看到、听到的都是一片祥和与温馨。

不久,也就是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电视广播攻击诽谤的时候,我怎么也不相信一个真正学大法的人会自残自杀,我更不承认用恶毒的语言攻击污蔑师父,因此我仍然坚定的学法炼功。

我会背的第一首诗是《洪吟》〈缘归圣果〉:“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第二首是〈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我如饥似渴的读着大法的每一本书,《精進要旨》看了七遍。一天我拿着《转法轮》这本书眼泪直流,我想我生命的希望就是见到师父。

在《精進要旨》<佛性无漏>有这样几句话:“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从中我明白了,人就是自私的,修成正觉那就是为别人着想的。

我是做买卖的,一次上货时多找几十元钱,第二天发现主动送回去。还有一次银行多给了一千多元钱,我也送回去了。碰到五十元假钱就交给银行。做小生意什么样人都会遇到,不怨不气……在街上,在家里我都努力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我深深体悟师父的伟大和大法修炼者的纯正,我看到了生命永恒的光明,我的心是那样的辽阔。

一天,丈夫拿着一张报纸对我说,你看你们法轮功有判刑的,十年,十二年,十六年的。我说:“它们说了不算,法轮功没有错。在我心里唯有法轮功是一片净土。总会正过来的。”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我去同修家,被片警非法带到派出所审问,问我串门有什么动机?大法好不好?炼不炼?我说大法好,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炼功身体好。第二天片警把我和别的同修非法关入看守所。在路上我想,无论在哪里我都要说“法轮大法好”,师父教我们修真、善、忍没有错,那是宇宙的真理。

在看守所里见到了很多同修,牢房不大却关押了那么多人。想到孩子一定在泪痕中等待我回家,想到看不到师父的书了,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恶警说回家就得写什么书,我只写大法如何好,如何正,我们法轮功没有错。监室里一个人看了说这样写不行,得写决裂书。我一听就撕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还有法轮功学员不断被非法关押進来,我苦苦思索着,并和大家一起不断背诵抄写以前记住的法,逐渐的心里也不那么苦了,越想越觉的大法伟大和师父慈悲,学大法是“无求自得”,这本身就是无私的。

我们集体绝食证实法,一个警察说:“该吃饭吃饭,该炼功炼功,有什么话写出来往我们上边送。”过了一段时间形式就变了,谁炼功就戴手铐、戴脚镣、坐铁椅子、电棒电等。

一次我们几个同修炼功一个警察拿着电棒过来说:“你们几个别炼了,脸朝墙站好!”我异常冷静的说:“我不朝墙站着,你要电就电吧!”心想你不电死我就得炼!那个警察扭头就走了。

以后我们被换了一个地方,一个新所长一上来就不许炼功,我写信向他洪法讲明真相,最后说:“就是机枪扫射也得炼,我们没有错。”过了两天,就听有人对监室里的人说:“你们师父真了不起!法轮功不怕死!”很长一段时间炼功学法环境宽松。“人类无论站在任何立场上否定高于人类一切理论的宇宙法理都是徒劳的”(《 精進要旨(二)》〈再论迷信〉)。这句话我铭刻在心。

“自焚事件”发生后,我一看就是伪造的。可是从社会上到看守所对我们的压力很大,迫害也加重了,从公安、司法调动了一批又一批管教干部,抄走了经文,不许炼功。有一天一个管教说这样一句话:“我做不好法轮功的‘转化’工作感到耻辱。”当时我就掉泪了,我特意给她写了一封信,内容是师父传大法给修炼者身心带来的美好,给社会带来稳定的一些道理,请她不要有这种错念。她们都说这信写的好,有人提议在坐班时给大家念念,全监室的人好象都有了好心情,我看到管教队长在那几天里的心情格外舒畅。师父的新经文有时她看了还给我,看到我们炼功也不狠管。

还有一回,我们全监室的大法学员联合写信控告江丑,看守所恶警给我们带了两天手铐,其中一个同修被非法劳教了。

在看守所两年多的日日夜夜,我不去想自己吃不好睡不好,只为大法遭迫害,世人受毒害而流泪。

二零零二年六月,恶人把我关入洗脑班,还有很多同修是前后到的。据说六一零邪恶组织拨款多少万实施迫害。参与的有某学校教师、司法干部、各机关干部、警察等,他们利用电视造谣宣传横着说竖着说。我向他们讲真相,清除他们受蒙蔽的思想。这里还有现代教科片、所谓“转化”录象、攻击诽谤大法的书、电视片等,我都用大法的思想清扫一切不正的。

其中有一段时间,邪恶之徒二十三天昼夜谈话不让我睡觉,做所谓“转化”,我还是认真的说、写法轮功真相:自焚自杀不是法轮功学员,修真善忍给社会带来的好处,任何环境都要为证实大法好而存在。

很多人明白了真相,都不来了,一个司法局长最后说:“我可要走了。”那意思是不能“转化”法轮功了。这期间换了两任校长,可能明白了就调走了。应该说是我们同修共同用正念证实法、讲真相的结果。

可是我以后却没走好,原因是不修口,有证实自己的心,最后认为我们几个同修都很坚定,还产生了欢喜心,不重视发正念,不炼动功,这么大的漏洞却意识不到,这是我深刻的教训。

这场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的,师父在《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中讲:“这是宇宙在正法,世间只是巨大天体在正法中的冲击下低层生命的表现而已。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人类社会的表现只是高层生命的操控造成的。”我们是跟随师父宇宙正法的大法徒,必须做好三件事,广传真相,救度世人。

一天晚上,我到楼群发真相、九评,突然两个片警与我走个对面,已经走过去了,我心里一紧(一紧就是人念),片警又回来了,跟着我,问我是法轮功吧?我说法轮功都是好人,我被拉進派出所。第二天上午来了很多人,一个人问我东西都是哪来的?我说不用问谁看谁有福。一个人说,她是最顽固的。一会儿三人把我推上警车。一路上我发着正念,到了公安刑警大队,把我没发完的真相都照了象,送看守所。一路上我发正念求师父,刚到看守所门口,出来一个狱警说他们这不收法轮功。其实是师父帮助我回去,可是当时我没悟到。他们在那嘀咕,好象一定要看守所留住我,结果收留了。

在看守所,他们说可以找律师辩护,我想我是修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浩瀚苍穹是大法开创和造就的,每一层生命都在其中,旧势力的因素操纵着人中的败类迫害法轮功,我们没有犯罪,我们跟随师父正法,修的是慈悲,救度世人。

想到这里,我写了四封信,给市公安局、当地派出所、所谓的办案单位、看守所长及其全体员工。这信还没等我给狱长,晚上我炼功恶警不让炼,连踢带打搜身把信给搜走了。过了两天我又写,给监室里的犯人们看,让他们知道真相,然后交给了狱长。我每天发正念、劝三退,并求师父帮助出去。我说师父这里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我要出去。

一个月到了,恶警让我们收拾下东西,当我和一个同修走出门口,有三四辆车十来人,他们一句话不说,我们心里发着正念。一会有个人对我说:“你恨我们吗?”我说:“修炼的人没有恨。”他说:“还炼呢?”我说:“法轮功好。”边走恶警边让我们上车,我说:“我们必须回家。”他们说先上车。

结果车在马路上走好远也不知道是哪,忽然一个大门口上面写着劳教所。我们不停的发正念求师父帮助,接着让我们检查身体,一進屋,狱医说:“有病就回家,没病就在这劳动。”我立刻默念:请师父让我血压猛高,我要回去。只见狱医用异样的表情看着血压表和我,一会儿让我走出医务室,一会儿又走出大门口,我们不停的发正念,又到了一个大门口,只见一个人拿着一张纸大声说:“她们血压太高,我们不能留。”在回来的路上警察议论:这法轮功她们更得炼了。

通过这件事我的体悟是:发真相心态一定要稳,学好法是基础,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修好自己,邪恶才不会钻空子。做真相碰到人发正念解体邪恶,在任何环境中不要忽视发正念,信师信法,一定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完成我们的伟大的使命。在这里感谢一直为我们发正念的同修慈悲相助。

以上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