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六一零”利用洗脑中心迫害法轮功学员(图)(一)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广州市“六一零” 在广州市白云区西洲北路建立所谓的“转化”基地,美其名曰“法制教育学校”。 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就是洗脑中心(即),就是可以不经任何司法程序就关押人、并被像犯人一样对待的私设监狱。因其不经任何司法程序就可以完全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故其性质是非法的、违宪的,严重侵犯人权的“法外监狱”。因其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见不得人,背地里搞,名不正言不顺,其存在与手段都是不合法的,早已被很多有识之士所看破。


广州市槎头洗脑班(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平面图

(一)

“洗脑中心”所在地,原是广州市公安局的一个处,由广州市“六一零”直接负责的邪恶场所。在这里,被中共邪党利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是从广州市政法系统各部门:公安、劳教、监狱抽调所谓有“转化经验”的警察充当骨干,以邪悟者充当帮凶,实施具体洗脑,以地方“保安人员”充当打手等各系统人员共同组成的,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实施迫害,其迫害手段之卑鄙、残忍,非常类似纳粹的“集中营”。

在“洗脑中心”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情况不同:有的是先被非法劳教,劳教期满,仍不让回家,又被关在这里遭受新的迫害;有的是先被非法拘禁,拘禁期满,也不给自由,又被非法带来这里强制洗脑;有的法轮功学员是在家中,或者正在工作单位,突然被绑架进来;还有的是被以“谈话”为名诱骗来的。最多时,在这里同时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达二百多人,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因此妻离子散,家不成家。

无论哪一种来源,把法轮功学员关进“洗脑中心”时,都没办任何手续,没经过任何法定程序,没出示任何公文,也没有经过任何合理的解释,形式上与土匪或黑社会绑架没什么区别;而被关进“洗脑中心”后,被关押的时间没任何限制。中共邪党的骄横行恶在此可见一斑。

对于六七十岁的老人,恶人也没放过,丁满菊老太太今年七十五岁,她于二零零二年大约四、五月期间被番禺公安强行绑架送到此,为抵制洗脑,丁老太太几次绝食,直到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下旬才得以放回家,历时一年八至九个月。一位湖南铁路局上了年龄的老阿姨也在那里绝食四、五个月后,人已经瘦的不像人样最后才让单位接回去。一位眼睛几乎都看不见的白发老太太也被强行送入洗脑。


洗脑中心原政委:李雪珍

早期洗脑中心参与迫害者名单:
校 长:潘锦华 电话:81730648;
副校长:贺运育;
原政委:李雪珍,女, 81730767或81730648,家83485250,手机13922159049;李雪珍的女儿叫幸子,是广州槎头劳教所迫害法轮功三大队的管教
管教部部长:赖鉴峰 81730646 ,81730648;
管教部办公室:81730646;
管教:翟永平,81730767,此人从2000年初就开始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恶警:黄永荣,81730767;
恶警:杨永成,邓权,杨柳,周静,邓梅青;
保安:江红,张伟平,徐兆祥,张显浩,刘振海;
医务室电话:81730817;值班室电话:81730648

(二)

“洗脑转化”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时最主要的手段和目标。“洗脑转化”的指令来自中共最高层,被作为最重要的“政治任务”,由“六一零”机构自上而下层层传达,并胁迫各级党政职能机构落实和实施。由于从中央层层下达转化率指标,逼迫法轮功学员面对“转化,精神死亡,不转化,肉体消灭”的群体灭绝式的迫害,而几乎所有被迫害致死、致残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因为拒绝被转化。

因为法轮功是一种精神信仰,中共慢慢的也发现了,仅仅从肉体上来折磨,它很难达到消灭精神信仰这一点。从思想、精神、心理层面上也下了相当大的功夫,只不过它下的这种功夫,它不会让外界知道,不会让外界感受到,但是它在这方面是做了精心的安排的。


管教部长:赖鉴峰

“洗脑中心”常设两个“工作组”攻坚组和巩固组,由管教部部长赖鉴峰总负责。攻坚组的任务:使用各种卑鄙、酷刑手段,从肉体精神上和心理上把法轮功学员搞垮,诱惑、逼迫法轮功学员 “转化”,写“三书”。现在攻坚组打手有杨永成(最邪恶、色狼)、田某(女,三十多岁,心狠手辣)、陈某(四十多岁)、李某(五十多岁、下流无耻、凶狠)。巩固组的任务: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后,组织每天看侮辱诽谤李洪志老师和大法的录像、邪书,写揭批书和检举揭发书,同时让邪悟者给你灌输一套他们编造的一套歪理邪说,还要写感想,强制洗脑。目的是让你放弃正信,放弃修炼,攻击老师和大法,走上真理的反面。巩固组的恶警有:孙某、李某(男,三十几岁)、李某(女,三十几岁),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的。邪悟者犹大有李淑婷、李红伶。


广州市槎头洗脑班恶人杨永成

早期,“洗脑中心”就派了恶警杨永成和黄永荣上北京去学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起,管教部长赖鉴峰和助手翟永平就开始了组织恶警张永成、黄永荣、杨柳、周静、邓梅青,社会闲散人员刘丹红(保安队长)、江红,徐兆祥,张显浩等人组成迫害大法弟子的特别小组,这些恶人参与所有对坚修大法弟子的迫害行为。

对刚进去的学员,恶警先播放所谓人生讲座,看各种佛教、道教等宗教的光碟或书籍,白天看,晚上写感想,如果写的不符合要求,晚上就不给睡觉或罚站;期间,恶警以伪善的面孔出现,制造“关爱”的假相,使学员心理放松,不断的找你谈话,以了解每个学员的心理动态,伺机用谎言、伪善加以诱导,许诺给其自由等进行拉拢;也安排一帮人同时去说服一个法轮功学员。他们以伪善的手段,威逼利诱,找出学员的弱点,发动情感攻势,重点突破,再针对不同思想类型的人分门别类的做“转化”工作。比如,对担心牵累亲人的学员,“帮教”人员会伪善地劝导,以亲人在社会上会抬不起头,儿女也将面临失去工作,朋友、同事和邻居怕受牵连也不敢接触你来胁迫等等。

采用“疲劳战”,不停地轮换“帮教”人员,不分白天、黑夜,展开长时间的妖魔化的心理进攻和谎言迷惑。几个人轮番的围着学员没完没了的讲他们那套荒唐可笑的陈词滥调,还对你进行挖苦、嘲笑,人身攻击和人格侮辱,目的是使你失去自信、灌输一套邪恶的善恶标准和扭曲的思维方式。同时进一步加大肉体迫害和摧残,让你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长期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再寻找机会下手。目的是使法轮功学员疲劳,使法轮功学员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进而被迷惑,按他们的要求去写“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等。可笑的是,它们竟厚颜无耻的称这种手段为“帮教”。

发动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以骨肉亲情、以死、以离婚等胁迫“转化”,也是其惯用伎俩。热情邀请那些能配合他们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或朋友来“洗脑中心”,帮助劝说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为了欺骗世人,它们往往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或朋友都极尽殷勤,以此掩盖它们的邪恶行径。

自从中共邪党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或朋友都成了直接的受害者,他们都知道共产邪党指鹿为马的邪恶本性,更害怕它们的邪恶本性,屈从于中共邪党的淫威,又出于对法轮功学员的担心,为了眼前的利益,他们中的一些人都焦急的劝说法轮功学员:“好汉不吃眼前亏。”或者“不要用鸡蛋去碰石头。”等等,这些,完全是出于对中共邪党淫威的恐惧和无可奈何。中共邪党对自己的这套伪善之举,竟自诩为“春风化雨”。

用亲情、就业、就学作为压力,用连坐法去胁迫家人、同事,用株连政策对待那些不配合他们做工作、有正义感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这些家属会受到单位、居委、派出所、学校以停职、开除公职、学籍、收回住房、停发退休金等威胁、恐吓,在社会上受到歧视,同样承受来自方方面面有形无形的巨大精神压力。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剥夺接见家人的权利,有的一年多都见不到家人的面。

(三)

高压与伪善并存的环境:坚持修炼、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剥夺人身自由、各种生存的权利:法轮功学员一旦被绑架进“洗脑中心”,就被关禁闭。他们常常被单独的关进一个个小小的房间,吃饭、睡觉、洗衣服、洗澡、大小便,全部在这个小小的房间进行,不许出门;小小的房间是经过改建的,把原来的窗户封闭或半封闭,从里面看不到外面;房顶装上摄像镜头,晚上睡觉也开着灯。

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日夜都被监视着。不许随便坐,甚至不许随便张嘴(防止背经文);尽管外面就是空空的大院,但法轮功学员从不许外出活动,终年不见天日;让你在孤独难耐的寂寞中消磨你的意志,摧毁你的正念;长时间没有人说话,有的学员出现语言障碍、思维反应迟钝、老年学员出现痴呆症;更有甚者,有的房间,整个房间到处都贴上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强迫法轮功学员踩在上面,或坐在上面;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大量反复看诬蔑法轮功造假新闻、玩弄他们那套谎言和强盗逻辑,混淆视听,千方百计要你相信坚持修炼法轮功就是在反党、反政府,进行精神麻醉和摧残。

伴随高强度洗脑而来的是录像和音乐,刺激人所有感官来灌输毒素。将学员长期隔离在封闭高压环境中,常常不给睡觉、用酷刑、恶劣的生活条件,令学员处于承受的极限,同时进行各种阴毒的语言心理暗示,在“绝境”中,令其怀疑自己的行为是否正常,直到人肉体与精神彻底崩溃,以至放弃信念,而被所谓“转化”。

酷刑演示图

“洗脑中心”的一位警察曾坦言:我对你们真不理解,如果我要是这样被关在这里,别说几个月,只一个星期,我即使不疯,也会变成傻瓜。

他们还制造恐怖气氛,施加精神压力,威胁坚定的法轮功学员:
──“不转化,就别指望回家。无限期关押,还要送劳教、劳改。”
──“如果你还不转化,就送你到集中营、大西北,永远也回不来的。”
──“你也知道,共产党有的是整人办法,什么损事都能做出来,你不要执迷不悟。”

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全部安排在楼下严管房。有些房间中间仅用木板隔开。恶警酷刑折磨学员的时候,故意让隔壁的法轮功学员听听恶警的施暴声伴随法轮功学员的惨叫、痛不欲生的呻吟。让其他学员直接面对死神、身心遭受痛苦摧残、备受煎熬、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与此同时,外面空旷的大院中,那些配合他们“转化”的学员和工作人员在自由自在的进行各种娱乐、体育活动、到处走动。身体稍有不适,医生、校领导“问寒问暖”“关怀备至”;单位领导、亲朋好友来来往往接见探望、关心;晚上看电视、唱歌、开晚会;全部住在楼上舒适的空调房间。“转化”的学员之间可以经常见面交谈。完全主动配合他们的学员可以在短时间内释放回家,恢复公职。

他们通过制造这种极端高压与“宽松善待”的环境效果,给你造成一种心理上的巨大的反差,然后在这种反差当中,他们就开始用伪善的面目来进行它所谓的“政治思想工作”,也就是所谓的“转化工作”。

(四)

洗脑中心”要求写非常非常详细的“思想汇报”,对于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它就要求你写你为什么要炼法轮功啊,你炼了法轮功以后有什么体会呀,有什么变化呀,你为什么到了这里还不放弃呀,为什么宁可坐牢也不放弃呀,等等。所有写了的材料,它会很认真的研究,找出学员的根本执著,从中作为突破口,瓦解你。

那么对于“转化”了的法轮功学员,它就会让你非常非常详细的写,你为什么要“转化”?你是哪一个人的哪一句话、在哪一种情况、环境、条件下发挥了作用,才让你从非常“顽固”地坚持法轮功的立场到能够“转化”过来的?它也要求你写非常非常详细的“思想汇报”,特别是“转化”的经过。然后再让你写“转化”以后你是怎么看法轮功的?你“转化”以前是怎么看的?你为什么会转变? 它大量的收集这样的资料,哪怕你认为你是在讲法轮功的好的地方,可能都会被它利用,最后它来想出对付法轮功学员的策略,包括它从法轮功的著作中去研究,它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相信法轮功的著作的,所以它从这个里面,再去想出所谓的“转化”办法,然后加以推广运用。

找一批学法律的管教或邪悟了的学员跟你辩论、围攻你,将《法轮功》的内容断章取义,用它们所谓“转化”的歪理邪说,影响干扰你的正常思维,连续长时间高强度施压,让你产生怀疑,最终放弃正信,跟着他们邪悟。谁抵制、不配合,就采用强制手段:庞丽辉,老年学员,恶人把她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由于邪恶之徒无法说服她,就强行用封箱胶带把她的嘴封住,缠了七八圈,她差一点窒息过去了,恶人怕出事,才给她取掉封箱胶带。邪恶达不到它们的目地,就直接把老人关进槎头劳教所,也没有办理任何手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9/1420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