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假相所迷惑

从最近上海邪恶加剧对大法弟子干扰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最近上海有一个影响比较大的大法弟子家里受到邪恶的严重干扰。以前每次到了节假日或邪恶认为的敏感时期,该大法弟子的楼下总有两个协保或便衣守在大门口,过了几天就撤退了,几乎年年如此。然而最近邪恶表现的很过份,每天两个穿警服的警察直接到大法弟子家的门口“站岗”,甚至几次進入家中东张西望,该大法弟子严厉斥责,但效果不大,这种状况仍在持续。我发现最近其他大法弟子也有不同形式的干扰,我家里最近也被骚扰了,邻居都感到很恐慌。所以一些同修感觉到形势紧张起来,不敢出去证实大法,不敢和其他同修见面。邪恶怎么反倒比以前严重了呢?我在和其他大法弟子交流时,谈了我的一些认识,我想写出来供参考,不一定对。其他大法弟子有什么体悟也请一起交流,这对认清当前的上海的正法形势,正念正行,彻底解体邪恶有好处。

从这位同修家里被严重骚扰的情况来看,这位同修一定要向内找一下,自己是不是有问题。当然即使有问题邪恶也不配来迫害,但是任何事情很可能和自己哪方面不足有一定关系,这里对于这位同修的个人问题不说,因为我体悟到目前发生这类事情主要还不是她个人的原因,我认为有更大的原因,即和上海大法弟子整体状况以及目前正法進程有关。正法到了现在了,邪恶相当少了,为什么以前没有这种严重干扰,现在反而有了呢?表面上好象更厉害了吗?最近大法弟子林鸣立在没有人证、物证的情况下,被非法重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们怎么理解师父的新经文《彻底解体邪恶》呢?

我个人认识是,这一切都是邪恶有意制造的干扰上海大法弟子的假相。邪恶确实越来越少了,在社会上想形成一种大面积的迫害已经是不可能的,上海的正法形势虽然比较落后,但明白真相的老百姓已经相当多了,比较以前邪恶非常猖獗时期,环境已经很宽松了,讲真相的效果都非常好。师父发表了《彻底解体邪恶》,我个人理解正法又進入新的一步,邪恶处于最后解体的阶段。目前上海的大法弟子都在向邪恶的黑窝、向610邪恶集中发正念,彻底解体最后所剩的一点邪恶。这一切对邪恶来说太可怕了,于是邪恶要想出一些办法来干扰上海大法弟子,企图转移我们的视线,在上海大法弟子内部产生一种人人都紧张的气氛,忙于自己对这种干扰发正念,而无暇用正念直指邪恶的黑窝。邪恶为什么对上面提到的大法弟子严重骚扰,而且是穿着警服,好象故意要张扬这件事,这和上海邪恶平时一贯的偷偷摸摸的做法完全不同,就是想通过对这位大法弟子的公开迫害,让上海大法弟子一传十、十传百。于是有的同修就想现在暂时不要出去做什么,这样使我们整体产生隔离,对邪恶发正念松懈,使其有喘气的机会,这是邪恶的真正目地。我们怎么办,决不被表面假相干扰,继续高密度发正念,彻底解体邪恶,继续做好营救大法弟子的事。在这位大法弟子家附近的学员可以帮助她发正念,但我们整体上不能被邪恶牵着鼻子走。

另外,这种干扰也很可能和我们对大法弟子林鸣立营救的事有关。因为这件非法审判事件非常典型,上海六一零非法构陷林鸣立,在无人证物证的情况下,非要重判,它们想树立一个迫害案例,吓住其他大法弟子,阻碍上海大法弟子证实大法。而另一方面,上海邪恶很清楚,林鸣立是加拿大政府十三个营救对象之一,所以非常害怕这件丑事造成国际影响和社会影响,它们要竭力掩盖,还关照家属不要上诉,要把非法审判的事抹平。所以会出现对上海大法弟子这种干扰,不让我们深入揭露这个邪恶的迫害和不断发正念,那我们非要彻底揭露不可。让国际社会和中国民众了解恶党是如何无视宪法和人权,如何制造表面的繁荣和和谐,欺骗人民。

所以我个人认为,最近的一切干扰,都和邪恶妄图干扰正法進程有关,和目前的集中向邪恶黑窝发正念以及揭露邪恶非法迫害判刑和营救大法弟子有关,我们一定要做好,不被表面假相迷惑。“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

最后建议上海大法弟子把师父的新经文《彻底解体邪恶》背下来,更好的做好目前正法的事。

下面附两个上海大法弟子向邪恶黑窝发正念的例子,也许对大家有些启发。

例子一、去年某月有七、八位大法弟子到女劳教所附近近距离发正念,这天是接见日,有母子俩去看被非法关押的外婆,在接见时,儿子吃惊的对母亲说,今天怎么这么奇怪,从里面走出来的大法弟子个个面带笑容,而以前都是脸色很苦,而且通常警察总是坐在旁边,一步不离开,怕把外面消息传進来,可今天这些警察象无头苍蝇,跑来跑去,根本不管接见谈什么。儿子并不知道外面有大法弟子发正念,等出来后,母亲告诉他时,才恍然大悟。

例子二、某年大年三十,一些大法弟子到提篮桥监狱发正念。发着发着,突然从监狱里面出来一大帮警察,然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排开,如临大敌。大法弟子悟到一定是发正念使另外空间的邪恶惊恐万状,才会指使警察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