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邪恶因素动不了我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我是属于封闭着修的,看不到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不管怎样,我还是信师信法,悟着往前走;也不管是不是上士,但我还是按‘上士闻道,勤而行之’的要求,走在这条修炼的路上。

现在回忆一下在这条修炼的路上,所走的路,过的关,真是感慨万千。我曾患多种疾病,学了一些气功,不但病没好,反而越来越糟,真是苦不堪言。一九九八年二月喜得大法。当时真性的一面知道这是我多年想求的无价之宝,因此如饥似渴的三天就看完了《转法轮》,看时泪流满面,接着把所有的大法书看完。我明白,这是宇宙大法,就开始精進实修。很快病就好了,身体健康,精神十足的。每天早上提着录音机到炼功点上和大家一起炼功,在这片净土中幸福的修炼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恶党迫害法轮功,我们再也没有了那祥和的修炼环境了。而且各方面的压力接踵而来,家人首先讲:“先交两本书,做个样子,其它大部份的书就可以保存下来了。”我立即回答:“不!我一本也不能交。”是大法救了我,使我脱离了苦海,这些书比我的生命还要紧,我把书藏到了安全的地方。随后,我准备好几件换洗衣服,打算邪恶真来抄家的话,人可以被他抓走,但书他休想得到。可能自己有不惜一切要保住大法书的这份心,邪恶并没来抄家,我照样学法炼功。

二零零零年还在过年,我便去了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在進拘留所的第二天,来了二个公安人员要非法提审我。当时心想我们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你又来耍什么阴谋,我什么都不会讲的,同时想着师父在《洪吟》中‘威德’中的“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的这首诗。当我被带到他们身边,他们讲了来意,我只讲了一句“拒绝回答。”他们就说“那就算了,回去吧。”当我回到牢房后,想到师父、想到大法的威德使我闯过了这一关,不禁流下了眼泪。

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六一零”又来找我,问我还炼不炼,我回答说:“炼!这么好的功法,我一修到底!”随后又要我把大法书交出来,我回答说:“就是杀头,我也不会交出来的。”这样,他们又给我加期十五天。

放回家后,邪恶之徒经常来家干扰,亲朋好友都劝我说:“你就讲句假话,说不炼了,再偷偷炼,谁知道。”我只有耐心的对他们讲:“我不能讲假话,师父教我们的是讲真话,办真事,做真人,最后返本归真,这么好的功法,我就要堂堂正正的修,谁也别想动摇我。”

当时社会上不明真相的人讲:“炼法轮功的人,不顾家庭和亲人,自私”,我们也只能善意的对他们讲:“如果不迫害法轮功,谁会去北京上访,何必讲什么真相呢?他们把人关起来,造成我们的家庭与亲人的不幸,反而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这不是强盗逻辑吗?”家里人也劝说我,对法轮功这样镇压,别炼了,每天去打打麻将,炒炒股票,谁也不会管你的。当时我听了真难受,想起老辈人对最坏的人评价是:“吃、喝、嫖、睹、娼,为五毒俱全”。你要我去打麻将,那不是去赌吗?那不就是要我去做坏人吗?我才不干呢!

二零零一年新年刚过完,邪恶的“六一零”就把我们曾去北京上访过的八个同修集中起来办洗脑班,退了休的,每人交二千元押金。办了几天后,让我们写体会,不写表个态也可以。有两个年轻的同修讲:“法轮大法好!”第二天就把他们送去劳教所了。那时我写的是二句话:‘法轮大法是宇宙的大法,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邪恶之徒看了,气急败坏地说:“办了几天班,你越来越倒锚了”。我当时微笑着、藐视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管。讲老实话,心里还是有点怕,怕他们把我也送進劳教所,那我还怎么学法炼功、讲真相呢?

当天晚上另一个邪恶之徒来我家,把洗脑班上两个被“转化”学员写的“保证书”给我看,讲她们的书都交了,你怎么不跟她们学,你还敢这么写。就把我写的拿到我丈夫面前一扬,丈夫害怕了,讲好话,想从他们手中要回来。邪恶之徒大声讲:“我要上交”,我马上讲:“你上交好了,我讲的都是真话,谁也别想改变我。”邪恶又威胁说:“你这样下去,就把你往市里办的班送,再不行就判刑,看你还敢不。”我讲:“我牢也坐过,死都不怕,还怕你这些。”随后我就给他讲真相,真想挽救他。可他还是被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控制着,讲了很多对大法不敬的话,我丈夫也配合他,要我讲不炼了。最后实在没招了,才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第二天,我想到师父讲“你去干啥去了,你去听,你不是去求了吗?你不往耳朵里灌,它能進来吗?”《转法轮》。我悟到,不能再去听邪恶的那些歪理邪说了。我不能让邪恶把我送到劳教所里去迫害,我要学法炼功,讲真相。第二天清晨,我便离家出走,当时我头脑一片空白,毫无目地的走,也不知去哪里,后来不自觉的搭了去亲戚家的公共汽车。

我一出走,邪恶就炸开锅了,马上派人员分五路去各个汽车站、火车站等地方去寻找,没找着。并派了两人去北京,还威胁我丈夫说要出飞机票。就这样,我在亲戚家住了两个多月,虽然和当地大法弟子联系上了,但毕竟不如在家做证实法、讲真相的好,总觉的不应该这样下去了。我还是下决心回到了家中。

回来后,邪恶“六一零”找上门来,要我去讲清楚,还要送我去洗脑班,那段时间真是度日如年。首先“六一零”要我在“保证书”上签字,我坚决拒绝。它们的阴谋未成,又让退休办的书记等一伙人来我家,一進门,秘书拿出笔和本子作记录,被我义正辞严的告诉他们,“我不是罪犯,你们如果是来审问的,请你们出去。”当时秘书急忙收了笔和本子。随即我开始跟他们讲真相,从去病健身到心灵的被净化、道德的回升,这百利而无一害的大法哪点不好时,他们四人加上我丈夫五张嘴和我理论,最后没讲过我,也没有达到他们的目地,只好出门,恶党书记讲“我以后还会来的。”我马上回答:“你来也白来,我会一修到底的,谁也挡不了我。”

后来他们也没再来过。“退休办”看我不“转化”,扬言要扣发我的退休工资,还威胁要开除我。当时我的想法是:“世上的什么都对我不重要,我只需要大法。”丈夫再也受不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对我讲:“你如果是这样下去,我也受不了,那么我们就……”讲到这,我看他面带忧郁,很伤心的讲不下去了,我也知道下面要讲的是‘离婚’二字。我理解他,毕竟他是常人,常人的理和我们修炼人是反的,他追求的是怎么幸福,而我们是受苦,他受不了。这个‘夫妻情’也动不了我修炼的决心,我好言相劝,以安慰他心。

儿子也哭着对我说:“妈,你別炼了,你再炼,被抓起来,我怎么办?”当时,我真有点心痛儿子,但我马上想到师父的法,心平静下来了,这时家里的电话铃响了,我叫儿子去接,儿子哭着说:“你讲不炼了,我才去接。”我心想要好好的劝劝他。这时电话铃也停了,我就对儿子讲真相,讲大法使妈妈的身体也好了,你也看到了,家务事我全做了,再也不会让你们照顾我了,你们也能安心工作了等等。最后我又对他讲:“儿子,不久的将来你会感到有这样的妈妈而自豪。”这时电话铃又响了,儿子主动的去接了电话。从那以后,儿子再也没有干扰我了。师父的教诲使我又过了‘情’这一关。

当我看到《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的这段法后,使我更加明白了,在这条修炼路上该如何走好每一步,如何面对每一关,每一难,如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去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