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长沙谭香玉被迫流离失所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湖南长沙大法弟子谭香玉,因坚修大法被湖南女子监狱迫害的流离失所。

谭香玉今年六十岁。她九六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原来患有的多年医治不愈的腰疼痛、风湿性关节炎,气管炎、肺气肿等疾病都奇迹般的消失了。邪恶迫害大法开始后,因其坚信大法,不放弃修炼于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二日晚被长沙市天心区公安分局付胜文等恶警非法抓捕。在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刑讯逼供后,二十三日送往长沙市看守所,直到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才进行所谓的开庭审判,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在长沙市看守所,谭香玉为了抵制迫害开始绝食。二零零四年十月中旬,在谭香玉生命垂危时,家人要求探视,看守所谎称:她不想见。家人多次到看守所要人、打电话要人,看守所推说要问长沙市中级法院,而长沙市中级法院“六一零”恶人欧阳宁要么不予理睬,要么就避而不见。后看守所告诉其家人说谭香玉十一月三日将送往湖南女子监狱。看守所一恶警曾狠毒的对谭香玉说:你死在里面都行。

湖南省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极其残酷、毒辣。恶人们利用罪犯做包夹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每个大法弟子至少两个人包夹。他们还专门设立了攻坚班,攻坚班有七个房间,在接见室楼上。每个房间只能容一个床位,三人睡,大法弟子睡中间,二十四小时被包夹。七个房间必须满数,如果哪个月送监狱的大法弟子少,就将原来进去不“转化”的学员调上去。

在那里对大法弟子强行洗脑,整天放攻击大法的光碟,逼迫写所谓的认识,不写就不让睡觉,从精神上折磨大法弟子。恶警还变着花样,软硬兼施,软的不行就采用暴力,如关禁闭、坐独脚凳、繁重的奴役劳动等。大法弟子谭香玉因绝食体力不支,不能完成规定的劳动任务,邪恶就让全监房的人围攻,不让睡觉,然后邪恶就煽动说是法轮功弄的她们不能睡觉。谭香玉在那里五个多月每天都是从早上六点钟一直劳动到第二天的凌晨二-三点钟,本来看守所送她入监的时候,体检就有肺结核,而且血压、心脏都有问题,监狱医院拒收。而看守所专送人入监的一男一女却又把她戴上手铐、脚镣送去长沙市中医院、一二一医院检查。在医生怕负责拒签字的情况下,这两人找关系走后门,与湖南省女子监狱狼狈为奸硬是把谭香玉关进监狱。由于残酷的精神的折磨与繁重的劳动奴役,谭香玉身体每况愈下。二零零五年八月,监狱为了创部优将包括谭香玉在内的十八名肺结核患者送到常德津市湖南总监狱医院。这时谭香玉肺部已经穿孔,到总监狱后身体就更差了,不能行走,脚发肿,肝也出现严重问题,全身金黄,吐血,不能吃东西,天天抽血化验,肝功能几乎衰竭,生命处于垂危之中。儿女亲人们到总监看望六十岁的妈妈,监狱却不讲实情、一再推托,不让看望。经过同修的努力营救,被羁押近一个月的谭香玉才被保外就医出来。当时,快四十岁的儿子见到母亲时在总监狱都嚎啕大哭,人被折磨的不像样了,一米五八的个头只有五十多斤,是女儿背着走的。而女子监狱的警察还说:“如果你妈死了要通知监狱。”

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而监狱还要继续迫害她,在到处找她,从长沙派出所、居委会,到她亲戚家,一一搜寻,甚至还不远千里驱车赶到她的原工作单位——湖南永州市双牌县南岭化工厂去找人。造成她目前有家不能归,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期满后,监狱提前通知当地“六一零”办公室,从监狱将人接到当地洗脑班,继续迫害,家里的亲人眼巴巴的盼望亲人早日回家,可到监狱却见不到人影。在中国大陆的所有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上演的一幕幕对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血腥镇压和残酷迫害,比法西斯还残暴、还灭绝人性(如活体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希望那些被邪恶利用的人能立即悬崖勒马、不要做那些没良心的事,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各界正义之士关注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并予以制止。同时请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齐发正念铲除操控湖南省女子监狱的一切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