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怨气”兼与写稿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我正在往电脑上输入同修的文章,文章中引用了师尊《转法轮》中的一句话,和我记忆中的有误差,需要核对。可是,明明是很熟悉的一句话,我却怎么想不起具体在哪儿,找了几处我认为可能在的地方,都没有。这种情况的发生可能与我此时的心态有关,对同修有些“怨”,家里有电脑,却要让我来帮她打字,而我还要替其他没电脑或不会用电脑的同修打字。写到这我的心情仍然没有完全平静下来。不平静这已经不是一个修炼人应有的状态了。

向内找自己,这么点事就能动心,不是说明自己的修炼中还有很多要修去的东西吗?为同修往电脑上打文章、帮同修改文章这不也是我修炼的一部份吗?为什么总是把输入同修的文章当成负担呢?每天上班、做饭、做家务、发正念、学法、炼功是必须做的,而要给同修打文章、却只能从我的睡觉时间里挤。而长期以来我的求安逸心始终没去,导致了我的心不平静。作为弟子,我深知引用师父的法是绝对不能出错的,哪怕一个标点都不能,而以前输入其他同修的文章核对所引用的师父讲法时,经常能找出一些由于同修的疏忽而造成的错误,虽然替同修改过来了,我心里一直有对同修的不满。我现在认识到我有一个怕麻烦的心,这也是导致我心里不平静的原因。

儿子和他爸爸在客厅的另一边看电视,往我这不时的会看一看,“妈,你怎么又从头来了?” “我在写我的文章。”回答完孩子的问话,我已经比较平静了。

想到自己渺小如一粒纤尘,我的全部、我的生命的所有都是师尊所给予的,真的不应该有什么不平静了,“不平静”就已经背离“真、善、忍”了,有问题为什么不和同修沟通呢?为什么不去和那位有电脑的同修沟通呢?同修没有意识到打文章对我来说会很费时,对常人我们都要心怀善念,我又怎么可以对同修有“怨”呢?那样不是邪恶高兴吗?师父的法自己找不到出处,不说明自己学法学的少吗?今后不是应该更加抓紧时间来学法吗?写到这里,我已经完全平静了,没有了一点的“怨”。

由于经常要在电脑上输入同修的文章、打声明、打三退名单,我也想与写稿、写声明、记三退名单的同修交流一下。

1、写出自己修炼中的体会是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不管我们自己有没有电脑,因为你的感悟可能对同修有帮助,自己也会在写的过程中得到净化与提高;而走过弯路却仍没有写严正声明的同修也是必须要写声明的。所写的稿一定要字迹清楚,不要写的太草,包括标点符号也要写清楚,顿号、句号、逗号,有的同修写的辨认不出来。

2、引用师父的法一定要准确,不要出差错。一定要严肃对待这件事。最好是在底稿上注明在哪个讲法哪一页上,以便打稿发稿的同修核对。(注:关于引用经文的核对,建议同修可以下载一套网络版的大法书,用计算机的搜索功能来查找,速度要快很多。明慧网上有这方面的经验介绍,例如“写心得体会时准确引用师父经文的方法”。)

3、对于写严正声明的,不会写的可以向其他同修请教,或者帮忙传递的同修也帮着看一看写的行不行。我发现现在还有许多同修不会写严正声明,因为我面对的大多是农村同修。有的仅签一个名,有的只一句话,大多数都是太简单,而且是用一块小小的纸片。看到那些声明,我常常会不知道怎么做好,因为都是辗转传过来的,要退回去从新写会费很多周折。我开始坚持退回去从写,后来负责传递的同修说有些经过的人太多,不好往回退,让我帮着改一改、写一写。也帮着改了一些,但不知道做的妥不妥,因为我见不到本人。也希望能在网上看到有这方面意见的文章。我一直是认为必须由本人来写全才合适的。

4、三退名单上有的没写上退的是什么,要写清楚退党还是退团退队;有的写退组织(“邪党组织”);有的名字用的字字典上没有,电脑上也找不到,因为一个字会耽误不少时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