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做三件事与睡眠的关系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现在大法弟子都很忙,时间很紧,有时很多事好象顾不过来,尤其是学法和炼功,学的少、炼的少,忙于做事。如果真的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要解决这一问题,一个很有效的做法就是减少睡眠,从睡眠中找时间。很多同修很少炼功也就是因为怕觉不够睡。我想这是没从法上认识而造成的迟迟走不出这个困境。

我们知道师父讲过:“炼功是最好的休息”。我们为什么不相信师父呢?而有的同修可能会说:我也炼了,可为什么效果不好呢?问题出在哪里?我理解就是没有根本上扭转这个观念,老是以为炼了功就缺了觉,一直有这一想法,那么邪恶看到了就会给我们演化出假相来,要是没有完全相信师父说的,那么就会更受这种假相的迷惑。还有,就是我们在炼功的时候是真的自己在炼功吗?是清醒的吗?如果不清醒,怎么能达到炼功的目地呢?是不是我们的意志本身要提高的问题了。如果意志不坚定,即使睡很多的觉,也会感觉又累又乏的,此时,不是我们应该再多睡一会儿的问题,而是已经够睡了,眼下只是我们如何加强和坚定意志的问题。很多同修早上赖床,除了求安逸之心外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在炼功与睡好觉的抉择上有斗争,如果主意识不强,法理不清晰,那么人的一面就会占据上风。

这里并不是说我们大法弟子不应该睡觉了(也许有的同修已达到这一状态了,那也是修到了这一步),休息是必要的,但是我们不应该滋养困魔、放任求安逸之心和加强我们意志的问题。那么睡多少觉合适呢?我想这没有绝对的、千篇一律的标准,我们只要不影响三件事,只要修炼的路能走正,睡多少觉都不为过。可是话又说回来,真的达到了这一点,睡起觉来就不可能是放任自我的,没有节制和限度。我认为一天睡眠五六个小时就足够,三四个小时也可,只要你修炼状态允许。很多同修晚上十二点之前是不睡觉的,证实大法工作很多,还要保证学法、炼功、发正念。

早上六点发正念之前或之后也学法、炼功。而发正念之后就不应该再入睡了,否则,如果保留发完正念再睡一觉的想法,那么发正念时可能就出现迷糊。如果发正念时很清醒,那么发完之后也就没有必要再睡一会了。我有这个体会,发正念之前或在发完正念之后本打算再睡一小会儿,哪怕是几分钟,可是一倒下去就能过去一个多小时或者更长的时间,既误时又误事,得不偿失。有时邪恶对我们的干扰,其空子也许就是从我们不为察觉、不为重视或有意轻微放任的地方开始钻的。

现在有的同修还有午休的习惯,也许只是小睡,但是有的可能一睡就是一两个小时,这个可得好好的悟一悟,是不是可以减免和克制一下。根据自身的状态,也不能强为的去做。有时我想到一个问题,在拿起书来学法的时候,如果是迷糊,想睡觉,那么这种状态是师父安排的吗?师父怎么可能会安排我在学法时睡觉呢?而为什么此时我去打电脑或做其它事情反而精神起来了呢?这不是邪恶现形了吗?既然看到了邪恶所在,那么如何做才是精進的表现呢?

让我们再重温一下师父在《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 上解答的两个问题:

“问:我炼功几年了,我打坐经常出现睡过去,这个一直困惑我。
师:大家都知道吃苦,那么你没有想到你的昏睡它也是在魔你、不让你修啊!这不也是你的意志应该起作用的时候吗?我就不信你睁着眼睛非得睡?!不行就睁着眼睛炼,还非得过去这一关。

问:学法时有人老想睡觉。
师:学法睡觉,读书睡觉,炼功你也睡觉,反正连这个最初期的东西都没有冲过去,那是意志啊!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炼当中构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让你脱离人,构成人任何环境的东西都不让你离开,你什么都得突破,什么魔难都得过去。最大的表现是他们给你制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觉也是一种。修炼不了的不精進的人却不知这是苦。你得不着法,不让你学法,你还感觉不到它是魔难,除非你的心不在法上不想修。那为什么不克制它呢?加强你的意志。人要是能够抑制住自己的睡觉就能成佛,我说太容易了。这一小关你都过不去那怎么修哇?”

师父又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解答了这一问题:

“弟子问:极少的老学员长期做大法的工作而又长期不学法、不炼功,长此下去是修炼吗?
师:是有这个问题,很多大法弟子身兼好几份大法的事情要做,证实法的事情是要做,所以没有时间学法,学法、炼功时间也少,长此下去是不行。因为咱们大家都知道,特别是在中国大陆的学员,哪个学员能走正、走好,在那样的环境下,全凭学法。你不学法,你的正念就不足;不学法,你的表面上的改变就慢,你在社会中所起到的制邪的作用就弱。”

个人所悟,不足处能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