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为了救度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中国人,我从澳洲回大陆,向人们讲真相、传《九评》。在大陆散发《九评》是很危险的事,大陆到处都能看到警察,而街道上也安有摄像镜头。我喜欢到各大学去散发《九评》,走到学校的图书馆,進去就放上一本《九评》,在校园里,只要看到教室或办公室门的开着,我進去就放上一本《九评》。有时也上街发。有一次我把一本《九评》放在街道的一个台阶上,身后却站着一个警察,他一把抓起《九评》。我立刻发正念:“警察看不见我。”那个警察果然只是东张西望,好象是找放《九评》的人,可他就是看不见我。我堂堂正正的走了。这样危险的我们碰到好多次,但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我们都闯过来了。

有一天早上五点,我和一位同修乘坐早班公共车進城。结果刚一下车,车站上就站着一个警察。可能是公安局发现这个热闹的地方经常有人散发《九评》,所以这么早就来看着。我们就到另外一条街去发《九评》。当时还很早,街道上的门都关着,我就往一个门缝里塞一个小册子。突然有一个扫街道的清洁工大声喊我:“快走!报纸还没来,别在那找了,你快走呀!”他一边喊一边朝我跑来。我抬头一看有一个警察就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还瞅着我。我马上发正念:恶人站着别动。结果那个警察果真站在那一动不动。喊我的清洁工跑过来低声对我说:“给我一本,你快走!这儿太危险了!以后再早点来。”然后又朝我大声喊:“过一个小时再来取报纸,不会丢的,我给你看着。”这分明是让那个警察听的。他是个好人,发现有警察来了,赶快过来保护我们。

我们往回走的路上,在一个十字路口,见有十几个人蹲在路边,路边放了十几辆单车,每辆单车上都挂一个牌子,上边写着:“铺地板”,“刷墙”,“洗油烟机”……。这些人都是下岗的或没有职业的人,这么早他们就在这等着找活干,很可怜的。我想应该去救度他们,可是《九评》和真相资料全发完了,只剩下“护身符”了。我就和一起来的同修商量给他们“护身符”吧,同修不同意,认为这些人不可靠,可能会举报我们,并坚持到对面的菜市场给买菜的妇女去发送。我也没坚持,就跟同修一起去了菜市场。给两个妇女送“护身符”,她们因害怕都没要。我们就又返回走到十字路口那几个蹲着的人旁边,其中有个年轻人走到我面前问:“你刚才散发什么?”我拿出一个“护身符”说:“就散发这个。”他伸出手说:“给我一个。”我就给他一个。那几个蹲着的人一起拥来伸出手说:“给我一个”,“给我一个”。有两个人站在旁边看着,最后也伸手说:“那也给我一个吧。”看来这两个人原来不打算要,见众人都要,他俩也要了。我告诉他们:“你们就按“护身符”上写的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就会消灾解难,祛病健身。”他们都说:“好。”我为他们感到高兴。同时也意识到,救度众生不能抱有任何成见,不论什么人,都是我们要救度的对象。我们险些错过了救度他们的机会。

谈到“护身符”,我再简单给大家说一下“护身符”的神奇。我们单位有个退休的女干部,原来身体很好,突然患了脑血管疾病,脸色发青,头昏,失眠,最使她痛苦的是耳鸣而且耳朵也聋了,去医院治病也无效。我就送给她一个“护身符”,让她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了一个多月,我碰到她,见她红光满面,非常精神。我就问她:“你耳朵能听见了吗?”她说:“好了,全好了。”我问她怎么治的,她说:“没治,就按你说的默念法轮大法好,就给我治好了。”

还有一个是职工的妻子。我曾给这个职工讲真相,他根本就不相信。可他的妻子突然患了脑血管病,而且很严重,不但耳朵听不见了,生活都不能自理了。我给她送去“护身符”也让她默念“法轮大法好”。过了一个月她突然跑到我家对我说:“你给我护身符后,我天天念,我现在病全好了。我丈夫说你要不是这护身符把你的病治好,咱们家没钱给你看病,你可能真的没救了。他让我来找你也炼法轮功。”我听真为他们高兴。“护身符”不但救了她,还救了她丈夫。

还有一个更神奇,就是我们原来老局长的妻子,八十多岁了。她原来很相信法轮功,我就给了她一本《法轮功》。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因一时害怕就把书烧了,后来她手疼,胳膊也疼,腿也疼,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家人给她请了保姆照顾他。我看她那样子还真的马上就不行了。她痛苦的对我说:“我一时糊涂把你给我的《法轮功》书烧了,我很后悔呀,你快告诉你的师父,让你们师父谅解我。”我说:“你自己给师父说,我们师父能听见。”我又顺便给了她“护身符”,让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劝她退了党。大概过了两个月,我发完《九评》顺便又去看她。只见她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她高兴的对我说:“太神奇了,我到过最好的医院,找了最高明的专家,他们都治不好我的病,这个‘护身符’给我全治好了。法轮大法就是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