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

  • 与石家庄大法弟子交流

  • 彻底解体辽阳市县的洗脑班和610及监狱对大法弟子的一切迫害

  • 中共警察图谋封堵网络、破坏资料点

  • 天津市南开区西湖道人人乐超市有便衣蹲坑盯梢

  • 请同修多对住房调查问题发正念

  • 四川省德阳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在继续

  • 广东省企图以“反×教”为名毒害入学新生

  • 长春大法弟子车平绝食绝水8天后正念闯出

  • 大法弟子李玉丽现已回家

  • 与石家庄大法弟子交流

    目前,石家庄大法弟子在积极营救大法弟子焦梅山以及王博一家。但目前邪恶仍然在按照它们的机制在运行,绑架、洗脑、转捕、审判等,我们没有从根本上破除邪恶的安排。

    建议参与的同修净心学法向内找,小范围的在法上多交流,稳住心,不执著于结果,过程中把心态摆正,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到位。请参与的同修写出自己的体会,共同切磋,走正我们修炼最后的路。也提醒同修安排好时间,不要忽视了其它证实法的项目,特别是解体邪恶黑窝、传“九评”、促三退。


    彻底解体辽阳市县的洗脑班和610及监狱对大法弟子的一切迫害

    建议辽阳所有大法弟子,每晚7点、8点、9点(有条件的同修每整点发正念)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辽阳市县的洗脑班和610及监狱对大法弟子的一切迫害。彻底解体辽阳地区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辽阳地区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


    中共警察图谋封堵网络、破坏资料点

    中共警察计划集中开展互联网06禁网工作,从2006年11月10日--2007年4月15日,为期5个月。计划各警种联动,采取各种方法封堵网上制控权,国保机构运用网警监控网络上的动态,力争破获资料点,发现目标及时控制,建立专案专办,建立奖励制度。

    时间安排:
    (1),2006年11月10-20日是动员阶段
    (2),2006年11月21日-2007年3月31日开展所谓打击工作
    (3),2007年4月1日-15日是总结阶段


    天津市南开区西湖道人人乐超市有便衣蹲坑盯梢

    天津市南开区西湖道人人乐超市有便衣蹲坑盯梢,请广大同修正念清除。


    请同修多对住房调查问题发正念

    关于用户住房调查问题,我听正在做此事的朋友说:因住户不太配合,调查很困难,为了应付上级,他们作了很多虚假材料。所以请同修正念对待此事,多发正念,不要配合他们。


    四川省德阳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在继续

    2006年8月1日,以往被分下监区的法轮功学员,由于下队后写了声明,又被送回二监区(入监队)進行迫害,而且还从各监区调回一些罪犯来二监区当所谓的“帮教”。其中有五监区的肖鹏、吴华国、廖波、有三监区的刘兰等。

    他们在一些警察的指使下,采用卑鄙的手段来折磨大法学员,甚至通宵不让睡觉,使用暴力殴打、威逼、恐吓,在烈日下整日罚站。在8月15日开办的洗脑班中表现最恶的警察有五监区的罗光能、李顺荣,三监区的谢洪亮,四监区的赖东洲等人。

    这期“学习班”于2006年9月26日解体,然后又将二监区几乎所有大法学员全部又分下各监区。这次被送回二监区再遭受迫害的学员有胡开国、王国华、陈 勇、刘永、彭泽华、姚良金、陈历清、刘旺泉。


    广东省企图以“反×教”为名毒害入学新生

    据媒体报道,广东省在零七年将对各级学校新生入学时的军训進行改革,其中加入了“反×教”的内容,毒害广大学生。请同修向相关部门讲清真相,正念解体邪恶。


    长春大法弟子车平绝食绝水8天后正念闯出

    长春大法弟子车平,于12月8日在师父的加持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迫害,绝食绝水8天后正念闯出。

    车平在11月30日晚5点30分左右在东北师大校医生姜松家楼下被长春市朝阳区城管伙同国保高小平等绑架,12月1日早5点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

    在看守所绝食,绝水期间遭到恶警王小蒙、李显东、杨润玲副所长等野蛮灌食(在奢岭医院)。12月6日晨曾殴打和强迫打针及诱导刑事犯仇恨迫害大法弟子。

    12月8日晚,朝阳国保及城管将车平绑架到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企图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帮助下,车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迫害,绝食绝水8天后正念闯出。


    大法弟子李玉丽现已回家

    11月份上网的遭金州区边防派出所非法关押的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大法弟子李玉丽,现已回家。谢谢各位同修!

    大法小弟子与辽宁抚顺新宾地区同修交流

    很长时间了,我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投到明慧网上去,但却迟迟未动笔。一方面因为自己是一个小弟子,总想等着大人写,但提出几次也未见大同修动笔;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平时做的也不太好,怕自己写不到点子上去。但今天,我决定抛弃那些不好的念头,写一写我的想法。

    由于作业与一些琐事的关系,平时的空余时间就很少了,有时还要多学法,因此“明慧周刊”也就不太关注了。但最近总会传来同修被绑架的消息,听到后总是心里一震,然后就会想自己没有做好的地方,有时也会打听同修被绑架的原因。

    其实说到被绑架的同修,都是自己有执著、有漏洞才会被邪恶钻空子,并不是说自己做的证实法的事情多了,就要被绑架。三件事是师尊要我们这些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做的,那就是最正的,最能解体邪恶的。我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应该是本着修炼人的心态在做,而不是提心吊胆、任务式的完成。我想,如果我们在发资料的时候,心是慈悲的、本着救度众生、解体一切阻碍众生得度的邪恶的时候,把资料当作我们的法器,那么资料就会显现出无限的威力,才能更好的救度世人。有的同修,发完资料就象完成了任务似的,回家还松一口气。那些资料是帮助我们助师正法的,发完资料回家我们是不是还应该发正念,让这些资料发挥最大的作用,不要被恶人收走。

    有的同修说,我们注意安全是正确的,那么为什么现在却变成了人为的如何安全。就说网络扫描吧,我们总是处处想着如何让它扫描不到(当然了这也是正确的,也是我们必须做的),却忘记了师尊给我们的神通呢?我们为什么不发正念解体一切邪恶呢?我感觉这就象是一个是主动的在做,一个是被动的在做,那被动的承受不就象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几年的状况一样吗?

    我们的同修被绑架了,那是多大的损失呀!最近却接二连三的有同修被绑架,那就是我们整体的漏呀!随着时间的推移,留给我们助师正法的时间也不多了,为什么在这时还不能正念正行,还要抱着常人那肮脏的东西当宝贝。有很多地区是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每个人的工作不同,因此空余时间也就不同,那么我们就有时间就发,整点就发,有条件的同修就组织起来接力发,不给邪恶一点儿喘息机会。

    另外也要多学法,这点我可是深有体会呀。学法时,我总是求多求快,有时候一讲读下来,真正记住的却很少,表现在常人中就会有很多的执著心不放。前几天妈妈建议我从新背法,我就决定从新背,晚上睡不着觉我就想在心里把白天背的法再背一遍,才背了几句就感到头上似乎有什么扎的很深的东西被抽出去了,顿时感到很轻松。现在我感觉自己执著的那些东西太渺小了,真的不值一提!所以同修们,千万不要忽视了学法呀!

    现在,师尊要求我们遍地开花,很多同修有这个条件,但是却不主动去做,总拿一些借口搪塞,还认为自己做的很对。每一个资料点的同修,每一个做资料的同修都有自己要突破的,每一个人走的路都是不同的,这都要我们去做,只要你有这个心,一切都是师尊在做。

    同时,我还想和教技术的同修谈一谈,在教同修技术的时候,最好是能从安装电脑到具体操作全部教给同修,这样这个资料点才会真正的独立起来。不然,在今后的运转过程中,难免会遇到一些问题,解决起来也会浪费时间,耽误事儿,还要麻烦别的同修!耗材方面最好也能让同修独立,这样才叫遍地开花,有的时候不是条件不允许,而是没有真正的去做!

    还有一些大法学员家的孩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人不学了,自己也就不学了。如今大人从新走回来了,孩子却还没有走回来。如果孩子就此失去了这万古机缘,那是多大的不幸。孩子能得法,那也是一世一世,层层下走来到了这正法的舞台!我们应该帮助他们呀,应该叫他们也从新走回来呀!孩子与自己组成了一个家庭,那是多大的缘份呀,不管彼此之间有多大的历史渊缘,他们的世界也有无量众生呀!

    最后一点,我想谈谈同修的修口问题。几年来,因为修口问题,我们曾经有一个资料点被破坏(这里没有指责的意思),那么我们就应该在教训中成长起来。有的时候同修之间经常传某某不精進,某某哪些方面做得不好,甚至还会传谁谁是做资料的。有的时候传来传去就会变样子,甚至还和资金挂上钩。当然了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那么我们为什么还会津津乐道呢?每个人都会存在精進与不精進的时候,我们应该向内找自己,找到问题马上解决,而不是指责别人如何如何,也不是传一些小道消息,这样我们整体才能够很好的圆容。

    也希望本地的同修能多写一些文章,一方面可以提高自己,另外也能圆容大法明慧网

    个人认识,层次有限,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