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国元被中共迫害致疯致死 湖北日报政宣部嫁祸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一日】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六十多岁的赵国元,因修炼法轮功而身心受益,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长期遭受夷陵区公安分局和夷陵区「六一零」迫害,多次被非法劫持到洗脑班和看守所迫害。二零零五年,当赵国元第四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出来时,已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并说自己“已经没有炼了”。大约在二零零六年九月赵国元服毒自尽。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中共恶党喉舌《三峡晚报》刊登了湖北日报政宣部所谓“记者”赵良英编造的一篇宣传文章,把赵国元服毒身亡的悲剧嫁祸法轮功,再次编造拙劣的谎言栽赃法轮大法、混淆视听、毒害民众。然而墨写的谎言终究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正如中共一手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已经广为人知一样,赵国元被中共政府人员联合迫害致死的内情也必将大白于天下。

为了澄清事实,揭示赵国元事件真相,一位与赵国元相识的法轮功学员写出了其所知道的情况整理如下。

赵国元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开始全面公开迫害法轮功,赵国元本着一颗善心向政府反映实际情况,他于二零零零年三、四月间赴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回公道。他因此被恶党人员以“扰乱社会秩序”的莫须有罪名非法关押在宜昌市第一看守所。

后来,宜昌市六一零、宜昌市公安局、夷陵区六一零、夷陵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赵国元所在单位等联合起来迫害赵国元,把他非法关进“分乡福利院”洗脑班,长期进行洗脑迫害,直到二零零零年约九、十月间才把他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元旦,夷陵区六一零和夷陵区公安局害怕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再次将赵国元等多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分乡福利院”所谓的“学习班”强制洗脑、进行精神迫害。赵国元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拒绝所谓的“转化”。在同年的中国传统新年期间,邪党不法人员又把赵国元等多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于夷陵区看守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七、八日左右,赵国元又被非法劫持到“杨家场村村委会”洗脑班(该村委会目前已不存在,现为柑橘打蜡场),再次遭受强制洗脑迫害。大约到二零零一年七月中下旬才被放回家。没过不久,他又再一次被非法绑架到“杨家场村村委会”洗脑班迫害,同年被放回家。

据了解,赵国元后来又多次被宜昌市公安局、宜昌市六一零、夷陵区公安局和夷陵区六一零迫害,曾经先后多次被非法关押于“宜昌看守所”。

由于赵国元长期被骚扰、迫害,多次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其家人由于受邪党谎言毒害,而且对中共邪党非常恐惧,因此看管赵国元相当紧,其儿子不准他炼法轮功,其妻子长期监视他、不许他和法轮功学员接触。

为躲避中共邪党人员们无休止的骚扰与绑架迫害,赵国元曾到宜昌市望洲岗儿子家住了一段时间,不幸又被邪恶人员第四次非法关入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赵国元第四次从看守所出来时已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目光呆滞、举动异常,在家里出现一些不理智行为,如:给闹钟磕头、撞墙等等,并神经质性的说自己“我已经没有炼了,也没有学了”。

赵国元临死前不久曾亲手把大法书籍等资料送给法轮功学员。当有学员不接他的资料时,他还反过来质问:“你还在炼,为什么不要?”并同时说:“我没有炼了,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由此可见,赵国元死前是绝对明白“法轮功好”,他完全是被中共邪党各方面带来的压力迫害致死的。

中共邪党正是把赵国元老人迫害致死的凶手。直接责任单位有:宜昌夷陵区公安分局、夷陵区「六一零」、宜昌市看守所、夷陵区看守所。中共邪党以其一贯的流氓手段,编造谎言、颠倒黑白,把赵国元的死嫁祸法轮功以欺骗世人、制造仇恨毒害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