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日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大陆大法弟子,九六年我姐姐有缘得大法,不久全身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觉的这个大法太好了,便引导我走入修炼的行列。得法不久,我有幸参加省举办的学法交流会,才知道这个大法有多么珍贵,立即与其他同修成立学法小组,到农村洪法,帮助他们成立炼功和学法点。那时大家早上集体炼功,晚上集体学法,日子过得充实和幸福。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晨,我们和往常一样到炼功点炼功。周围早已停满了警车,警察不让我们炼功,说是上级的命令。我们十分焦急,连家也没回就一起到当地市政府反映情况,后被警察驱赶回家。随即邪恶迫害大法铺天盖地,我被无故抄家,于九九年末一同上京说明真相,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本市公安人员认出并强制带回,非法关押在当地拘留所,十五天后罚款七千五百元才放回家。

回家后当地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不断派人上门骚扰,每逢所谓敏感日就将我们绑架、非法关押及罚款。二零零零年春节前三天,居委会把我骗到办事处,然后就不准我回家,把我与被他们一同骗来的十多位同修关在一间房子里,外面工作人员轮流值班。寒冬腊月让我们睡地面,男女同室。家属见状十分伤心,给我们送来了被子和饭菜。

农历新年是我国的传统节日,家家户户庆团圆,而我们却有家不能回,被邪党人员非法关在办事处,大年三十晚还要亲属为我们送饭。我丈夫十分生气,晚上在办事处门口坐了几小时,打了很多电话给有关部门要求放人,最后关到正月初四才允许我回家,放人时还被他们勒索六百元。

那时邪恶十分猖狂,造谣诬陷师父、毒害众生。家人终日为我担惊受怕,干扰随之而来,纷纷逼我放弃修炼,还以离婚相逼,我正念坚定,耐心的向他们讲明真相。

我与同修交流切磋后,悟到应该走出来向世人讲清真相。大家互相配合成立资料点,发放真相传单,广传大法真相。同修们都很精進,很多居民一夜间就收到多份传单。我看到有些高档住宅小区,保安很多,发放资料相对困难,我就将资料装在孩子的书包里,让孩子背着先進去,这样就不易引起他们的怀疑。很多居民楼梯口都安装防盗门,進去发资料不方便。我就观察、利用孩子上学时提前守在楼梯口,等孩子开门上学时我就進去发放。

那时做的很顺利,但忽视了学法和向内找,显示心、欢喜心、干事心一齐出现暴露,结果被旧势力钻空子。在一次发资料时遭恶人举报被绑架关押在当地看守所。那时候我姐姐已被邪恶非法判刑四年送往外地,她的三个孩子尚未成年,一直由我帮忙照顾,加上我自己也有三个孩子。所以在里面十分担心,各种人心,怕心搅的我难以入眠。我悟到这都是旧势力利用亲情来考验我,我努力排斥它,反复背师尊的经文,发正念。当时与我同室有一刑事犯已判极刑,经同修洪法已得法,她很想能得到宝书《转法轮》。我知道后想方设法让外面的同修巧妙的送進来,当我们得到宝书时高兴得无法形容,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安排。我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左右,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回家了。

我继续努力做好师尊教导的三件事,讲真相、劝三退。逢人就讲,亲戚中加入邪党组织的都已退出。我家婆以前是村妇女干部,受邪党毒害很深,现在她也已退出邪党组织。当有人谈论“法轮功”时,她就说我儿媳妇也炼“法轮功”,她身体健康,心胸豁达,对我们二老十分孝敬,亲朋好友评价很高,我看“法轮功”受镇压是政府在搞运动。

修炼前,我不懂得人生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反而错误的认为是享受,所以执著心特别多,也做了不少错事,如果不是有幸得到师尊的慈悲救度,后果将不堪设想。现在每当我看到周围有的同修出现邪悟,有的出现懈怠不精進时,心里就十分难受和心痛。但愿他们能早日猛醒,紧跟正法進程,共同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早日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