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走好修炼的每一步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学员。回忆这十多年来的修炼历程,泪水不住的往下流。之所以能平稳的走到今天,全靠师尊的慈悲呵护,师尊为弟子做的太多了,自己做的还太少太少。我为自己能成为师尊的弟子,生逢在这个特殊历史时期,能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而感到无比幸运和自豪。

一、坚修大法,决不动摇

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邪恶的迫害铺天盖地,善于搞运动整人的中共恶党,动用了国家的所有宣传机器,电视、广播、报纸,全国一盘棋,一个声音,把法轮功作为迫害对象,采取卑鄙的手段加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从街道社区到单位,强迫登记、交书、表态。亲人的不理解、众人的讽刺嘲笑、中共的残酷镇压,一齐向大陆大法弟子袭来,每个大法弟子都站在了十字路口:是修炼,还是放弃?当时真是黑云压顶,我的心无比难受。难道我的路走错了吗?不!没有错!我们是佛法修炼,大法是正法正道!经过思考,我做出了决定:坚修大法,随师走到底,决不动摇!

为了证实大法是无辜的,师父是清白的。我们几人想進京上访,因受阻没去成。后来我和另一同修去了省城,结果被抓。在省城被关了一宿,后被押回本市,交给了所在的社区,经登记训话后,又被交给了当地派出所。当时被押回所在派出所的有七、八个同修,到了那儿,干警让我们写保证,不写不让走。直到天黑,我们谁都没写。派出所没办法,只好让我们回去。第二天,我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说,必须去,而且要交书,不交后果自负。我当时答应了,可转念一想:这书是天书,我在学法中已经看到了法的内涵。书是我修炼用的,怎么能交给他们呢?不交!所以,自始至终也没交一本书。在残酷的镇压中,自己始终信师信法,坚定不移。利用各种机会、场合、向自己的亲人、同学、同事、邻居讲清真相,洪扬大法。

二、去掉怕心、怨恨心,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二零零二年,我所在的社区新换了主任,非常积极,想通过迫害法轮功来显示政绩,就派人监视跟踪我。上早市、超市,我发现有人跟踪。当时,我所住的单元,经常有人发放法轮功真相传单,很勤,别的单元没有。当时,我有一很不好的念头:“会不会怀疑我呢?我是挂号人物。”后来,我发现我上任何地方都有人跟踪,有电动车,摩托车、轿车等,还以“计划生育调查”(其实,我早已超过生育年龄)和查自来水为名,到家查看。在一次发放真相材料中被便衣跟踪,我背诵师父的正法口诀,请求师父加持,才安全脱险。回来后,我想:我暂时不能做了,这不要抓我吗?我当时没有向内找自己,对社区主任和社区派的监视人员,(是低保户和下岗领救济金的。监视和低保、救济金挂钩)我产生极大的反感和怨恨。一次,上超市回来,已晚上九点多,在我院的大门口,看到有人监视我,我径直的朝这个人走去,心想:小样儿,看谁监视我?把监视我的人吓得脸都要插到墙上了,不敢正视我,这样,我洋洋自得。常人的争斗心和欢喜心随着就起来了。

我知道,长此下去,是不行的。我开始学师父七二零以来的讲法。通过学法,我发现,我不但有怕心,正念不强,善心不够,还默认了邪恶的迫害。由于自己的执著,邪恶加大迫害,所以才出现这样的局面。“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在讲清真相中我也没做好,尤其是对那些参与监视迫害我的人,我不愿给他们讲真相,认为他们是被淘汰的对象。学习了师父的讲法,“哪有问题哪就需要你们去解决、就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哪一旦出现问题,就是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不要躲开它,哪怕它表现得再邪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开始向居住在周围的人甚至参与监视我的人讲真相,其实,他们这些人中大多数是不愿做这项工作的,是在利益驱使下才这样做的,都是需要我们救度的对象。

二零零五年开始,师父发表了《向世间转轮》,我感到正法形势的变化和進程的加快。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使命大、责任大,必须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师父怎么说,弟子就怎么做。在当前主要就是做好三件事。在讲真相、劝三退中,我的家庭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由刚开始的亲人反对,不理解到明白真相,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除极个别外,大部份都已退出,抹去兽记。

三、执著情的教训

二零零四年,我父亲病重,我护理父亲。我知道父亲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了。一天,我看见另外空间的两只手来抬我父亲的床,让我父亲走。我当时厉声说到:放下!那是我爹。那个“我”字说的十分重,只见两只手乖乖放下了,这边我父亲又活过来了。我心中欢喜,不以为然。二零零五年我父亲的病又一次加重,我知道我父亲该走了,可是一想到“走”字,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往事浮现在眼前:我父亲十五、六岁就出来闯荡,年轻时吃了很多苦,子女又多,老人岁数大了,子女们成了家,日子渐渐的好起来了,可身体有病了,一生没享到福,我愿意让他老人家活着。

一天,我在护理我父亲时,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刹那间,我大脑一片空白,两眼发黑,腿不能动,有数秒钟的功夫,我才醒过神来。这是第一次。回到家,我赶紧发正念。接着第二天又出现了类似前一天的状况,而且次数增多。第三天,在我回家的路上,在十字路口等绿灯,刚一下车,突然间,我的脑袋象千斤压顶一样,又沉又胀,疼痛难忍,双眼睁不开,嘴不能说话,上不来气,正好我站在马路边上,站那一动也不能动,我的感觉象心梗一样,要窒息了。我看到我的大脑被邪恶压進去三层白色的气泡状的东西,占了我大脑的三分之一。当时,我只有心里明白,邪恶要往死里害我呀!我心里喊:师父,快救我。并背诵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当我背诵第二次正法口诀时,我深深的上来了一口气,压進大脑的气泡不见了,腿能迈步了。然后出了一身的冷汗,浑身无力。这是,我的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邪恶是来取我命的。如果不是师父救我,刚才,瞬间,我就没命了。谢谢伟大的师尊!我又一次见证了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威力。

回到家里,我开始向内找自己。回忆这一年多来,学法懈怠了,不精進了,求安逸的心,追求钱的心、显示心等时不时的就冒出来。尤其是放不下对我父亲的情,也知道这是执著,情太重,就是放不下,要放下时,剜心透骨的心痛。而放不下的每一颗心,正是旧势力企图迫害和往下拽我的借口。教训是深刻的。学好法是我们修炼提高,走好每一步的保证。恰恰在这点上,我却放松了,懈怠了,没有做好,这是首要原因。我打开《转法轮(卷二)》,面对师父的法像,说:“师父,弟子知道错了,我要放下对我父亲的情,您帮帮我吧!当我看《转法轮(卷二)》,到一半时,我身体发生了变化,浑身都轻松了,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我一看已是下午两点多了,赶紧上医院看我父亲。我的心放下了,下午五点多钟,我父亲安然离世。

经历了这一切,我查找自己,修炼了十多年,在关键时刻情放不下,而且如此严重。师父在经文《修者忌》中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教训让我惊醒,我为什么对情就这么难放呢?其原因就是执著自我。为什么我的心没有修去,想按自己的意愿行事。“我说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转法轮》)一个人到了一定的天年里是要走的,常人社会是不能随意破坏的。放不下的自我是我修炼提高的绊脚石,执著自我就是自私,这是最大的漏。为私为我这正是旧宇宙的理,也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彻底去掉的执著。

我悟到,修炼中不见得轰轰烈烈,而扎扎实实走好修炼的每一步至关重要,修炼提高是第一位的,“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这样你才能真正提高上来”(《转法轮》)我要放下自我,去掉各种执著,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