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迫害的一次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我于一九九七年有幸得大法,从此走入修炼大法的行列。得法后通过不断的学法与炼功,身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的妇科病、腰酸、胃炎不翼而飞,折磨我多年的神经性皮炎也都好了。我深深感到大法的神奇。我是本市一家有名医院的药剂师,以前经常给我开药的医师也暗暗称奇,因此先后有多名同事入道得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江氏集团出于个人私欲,对大法实行铺天盖地的镇压,我所在单位领导强迫我写保证书放弃修炼,我当然不配合。他们就天天把我叫到办公室洗脑,天天写认识,我就把大法的法理和大法带给我的美好告诉他们。院长看后十分生气,立即叫我停止上班。这时亲朋好友怕我丢掉工作,纷纷劝我“贤者避势”。那时由于对法认识不足,用人心对待,说了一些模棱两可的话,后来与同修切磋,觉的那样做不对。

二零零零年我与同修集体证实大法,几百人大清早在广场集体炼功。邪恶闻讯后出动所有警力把我们团团围住,随后非法送進收容所、拘留所强行关押。我与二十多位同修被关進一间又臭、又小的房间,大家挤在一起互相鼓励,学法炼功没有间断。恰在此时,丈夫的弟弟病危去世,家人要求放我回家,邪恶以“写保证不炼功”相胁迫。我坚定正念,不为所动。在收容所二十五天后又被转到当地看守所关押十五天,非法罚款八百元后才回家。

回家后我到单位上班,领导要求我写报告谈认识,我写的全是证实大法的内容,他们不准我上班,后来怕我在家外出,就以让我回来上班为名将我安排在医院的门诊楼搞卫生、冲厕所,并要我在医院内住宿不能回家。我便利用晚上及空闲时间向同事讲真相,院长知道后十分恼火,限制我的自由,不准我到其它科室走动。我立即悟到这是旧势力操控他们对我的迫害,我坚决不承认,义正词严的告诉他:“我们大法教人修心做好人,我炼功后身体健康,为单位节约了很多医药费,工作勤勤恳恳、从不与人计较,你凭什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还让我当清洁工。你们这样做是助纣为虐,也是违法的。”这个工作我不干了,说完我就掉头回家。

由于我信师信法,正念抵制邪恶的迫害,一周后院部派人到我家里来通知我回医院上班,并恢复我原来的药剂工作。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尊的慈悲呵护和安排。

自从迫害七年多来,我先后被非法关押四次,被强行罚款五千多元,但我始终坚信大法,时刻不忘师尊的教诲,与本单位同修互相配合,讲真相,劝三退,现在我单位环境十分宽松,大多数同事都已明白大法的真相,纷纷退出邪党的组织。

我知道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责任是重大的,也是神圣的。我决心抓紧学好法,不断精進,力争做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个人修炼过程的点滴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