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我身边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我虽然没能参加师父传法面授班,但师父却总在我身边,点悟着我,呵护着我,加持我走正修炼的路。我是一九九五年十月末得法的,看似偶然,但肯定是师父安排的。我这一生命运多舛,从刚出生直到得法前,经历了十几次生死大难,好象总有人在加害于我,可却总有人在保护着我,每次都化险为夷。

我过去当过邪党基层的领导,所以对神啊,佛啊的不太相信。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却接触上了佛经。人们都说那是迷信,我想看看到底是否迷信。看过了一些佛经后,我思想发生了很大变化。我发现世人都是人云亦云,而佛经给我展现的佛的世界,是让我非常崇敬、向往的。回头再一看红尘浊世,真是俗不可耐。为此曾经一度萌生了出家的念头。可能是这一念吧,某天一位功友就借给我一部袖珍本《转法轮》。我真的是一口气读完的。然后抚掌大叫,快帮我请一部《转法轮》来,这才是我一生渴望要找的,今后我什么再不需要,一部《转法轮》足矣。就这样我走進了大法修炼。

一、 师父帮我清理身体,让我感受入静状态

我的腿好象比别人都硬,刚到炼功点时,甭说双盘,单盘都盘不上,散盘都疼的厉害,每天炼完静功都是最后一个才站起来,大概也就是一周多点时间吧,有一天在打坐到四十来分钟,先是大脑逐渐静了下来,然后腿不疼了,身体也动不了了,整个人好象一点一点往上升,往上拔。因为刚入门,当时还不知怎么回事,心里有点美滋滋的,又有点害怕,心想升到多高呀?可甭掉下来摔着啊(肉身没动),但全身真是舒服极了,炼功音乐都停了,还不愿睁开眼睛。在回家的路上,我和有的功友讲,我说咱们好好炼吧,师父讲的都是真的,大法玄妙无比。

师父帮我清理身体也挺有趣的,因为我不知那就叫清理身体。一天早晨,刚炼完动功到家就冷的不行了,大夏天盖着棉被还冷的直打哆嗦。中午没吃饭,捂了一小天,到晚上了,说好,一点都不冷了,就象从没发生过这事一样。我儿子说,是消业吧,我这才恍然大悟,哦,这就是消业呀。

过去我心脏不好,经常两三点钟就折腾醒了,心里酸叽叽的,象猫抓一样难受,那种滋味无法形容。除此之外从骶骨到颈椎全都增生,疼痛严重时不能走路,睡觉翻身得先调好屁股的角度,才敢翻过来,连喷嚏都不敢打,遭老些罪了。大概是炼功两三个月的时候吧,夜里梦见一只大手伸到我的腹中,好象把我有病的肠子、肚子、心、肝、肺一把都抓出来扔掉了,从那以后到现在我全身无病,连头发都逐渐的变黑了。马上就六十岁的人了,扛个液化气罐上三楼轻松自如,这在没炼功之前是根本办不到的事情。

还有一次也是在梦中,我突然怒吼了一声,把自己震醒了,家里人也被吵醒了。并说我:“都修炼了,白天不骂人了,怎么挪到晚上去了?”我没告诉他们怎么回事,就说:“不是骂人,没事了,快去睡觉吧。”其实是梦中见一条大蛇,从我身上横着爬过去了,因为它爬的挺慢,我有点急,又有点怕,就怒骂了它一声,叫它快点爬。后来经过深入学法,我知道了这是师父帮我清理空间场,让我有个干净,安全的修炼环境。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记得我到炼功点时间不太长,辅导员们为了照顾上班的功友参加集体学法,就把晚上的动功改在了早上,后来又把静功也挪到了早上,晚上全部时间都用来学法。这样就从原来早晨五点炼功改到了四点,又改到了三点。我过去爱睡懒觉,所以早晨就经常起不来。可有天夜里两点来钟吧,有人硬把我叫醒了,我睡眼朦胧的,嘴里还应了一句,哦,知道了。可睁眼一看屋里还挺黑的呢,又躺下睡着了,也没当回事。可没过几天,梦中再一次把我叫醒。这回可看清楚了,那是一只有力的大手,比我整个身体还要大,一下子把我连人带被都一齐掀起来了,我嘴里也是叨咕了一句“知道了”。这回一看表,到点还差四十几分钟。得,甭想睡了,收拾一下,洗把脸,到炼功点正好。对这,我开始没弄懂,心想睡觉怎么还老受干扰呢?后来师父在一次讲法中谈到,说他刚带徒弟时,有人早上起不来,他就去叫他们。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两次都是师父在叫我呀,一股暖流随身而下涌遍全身,师父无微不至的关爱着我们,要我不可懈怠。现在回想起来,在炼功点上那段时间是多么幸福与珍贵呀!

二、 师父保护我又躲过一难

师父在法中讲到法身,功友们在切磋中也谈到谁看见了师父的法身,是什么样。我虽然没看到法身,可我知道师父法身时刻跟着我。每当晚上下楼时,经常看到一个小亮圆光,照在楼梯扶手上随我移动。我看看我的衣服都是塑料扣,也没有钢笔,怎么会有小圆亮光呢?我想这是师父法身在保护我。

有一回天上下着小毛毛雨,我去炼功点学法,走到炼功点围墙侧门附近,路上有两台农村那种大架的厢板卖瓜车,而车与围墙间是条小路,又有个小斜坡,路还挺滑的。我刚走到瓜车旁,脚下一滑,踩到一块瓜皮上了,整个身体一下子就朝瓜车这边倾倒下来了。就在那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力量,呼一下子,就反栽歪的身体扶正过来。当时还挺纳闷。因为来的太突然,我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呢,是什么力量如此之大的把我扶过来了呢。我忽然明白了,是师父在保护我呢,要不然这一头撞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因对着我头部的那个铁架本是个带抹斜尖的。

后来在炼功点上有谈过这件事。同时我也找到了自己执著要看师父法身的那个思想,我知道其实看到看不到都一样,师父时刻在呵护着弟子,大法弟子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

三、 师父给我下法轮,法轮助我炼静功

有一天电视在开着,我不知不觉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梦中见空中有大大小小的法轮在旋转,空中还有太极图中的那个阴阳鱼(民间都这么叫)我看见的是那个透明白色的,没看见那一半。他们转起来象白色的小蝌蚪摇头摆尾的,又好玩,又好看。正看的高兴呢,一只大手把一个法轮一下子推入我的小腹中,把我推的忽悠一下子,我随之也睡醒了,一下子坐了起来。后来我和有的功友讲了这件事情,大家也都挺高兴,我们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法言表。大法弟子是幸福的,因为我们与师同在。

在我们那个点上,我的腿好象比别人的都硬,从单盘到双盘用了半年时间,有一天在家打坐,心想今天一定要突破一小时这一关。可坐到四十分钟就坐不住了,疼的直冒汗,心里默默求师父,帮帮弟子,突破这一关。此念一出,就从我小腹部位,并通过双手结印的那个椭圆心,就象电视塔发射的那个电磁波的形状,呼呼的,凉哇哇的旋转着发出来了,从小腹向下发射到了脚趾尖,向上发射到了头顶,整个身体里的细胞都转起来了,从分子到最小的微粒都转起来了,腿不疼了,大脑啥也不想了,身体舒服极了。

那种状态别说一个小时,做几天都能行。心里美极了,眼泪也随之涌出来了,感受到了大法的殊胜玄妙,体悟到了清净世界的幸福美好,也感悟到了“人”的思想,红尘世间的嘈杂,肮脏,从中也悟到了什么叫忘我……

四、 师父给我开天目,看到无尽的佛、道、神

有一次我读《转法轮》,那天好象刚下过雨,空气比较清新,光照比较明净。突然书上的字又放大了,我心里纳闷,接下来字的后边好象用金红色描了一笔,呈立体状的了。再往下看那红色变成了金色,字与字之间的空地变成了那种透明的白色,而且非常广阔、深邃、好象往出发射着光芒,就是说他是活性的,不是刻板的画面。啊,看到了,字后边出现了一排一排的佛、道、神。我看的那个字后边是四排佛、道、神。最前边的都是佛,盘着腿,结着印,后边依次是道、神,但是脸被前面的佛给挡上了,只看见头上有发髻。往后看非常深远,极尽眼力也望不到边。而且最前面的佛连眼睛和嘴巴都会动。可能因为我的层次不够,否则我会和他们对话的。

看到了也有看到的好处,确实增强了修炼的信心。因为自己心里非常清楚,法给我们展现的都是真实的,那是圣洁的、美妙的,非常引人入胜。

五、突破拦截递交上访信

我于九九年七二零去北京,当天下午我们几位功友就围着天安门府右街,北海桥正好转了一大圈。第二天刚下北海桥就被北京公安绑架了,弄到丰台体育场,在三十二度高温下曝晒了一整天,然后被非法遣送回到了本市。可惜一直没找到机会为大法说句话。后来我写了有十二条内容的上访信,决定再去趟北京,要把我的“心声”亲自交给国家领导或有关部门。在去之前我总想和大家切磋一下,看看大家都怎么想的。遇见了几位功友,我都和他们谈了,我们也没做错什么,可他们如此蛮不讲理,歪曲事实,又随便抓人,我们不能无动于衷啊!我悄悄买了车票到北京,当时信访局门口围了五、六十人,路旁、胡同里还到处停着警车,我先在旁边观察了一下。大客车都是各省市派遣来围追堵截大法弟子的,他们看见来信访局的就先堵住,要身份证,没身份证就问是哪来的,有时还非法搜身。如果他们怀疑你是大法弟子、就啥手续都不用,不分青红皂白,绑架到车上送到各自的驻京办事处。有的看一时没来人,他们就坐在阴暗的角落看报,或扯闲嗑。

我慢慢凑到他们身边,和他搭讪,问报纸登的啥内容。有时他们瞅我一眼也不吱声。这时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过来了,好象是个邮递员,他们没截。正巧这时后边又来辆轿车。我知道机会来了,旁若无人的几步就走到了轿车与自行车之间,随它们一同往前走,進了第一道门,我往右一闪,让轿车先走,我随后往里边走。就这样我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進去了。胡同里三三俩俩的有人,我先和他们搭下话,脚没停就進去了。

到了信访局的大门口,正中间站个穿军装的,但没戴帽子,(肯定是个头儿)问我哪来的?我不正面回答,说里边看看去。我挺胸昂首,脚步没停。他看我進了门,他也转过身来,随我走了几步又问,你是北京的吧,我没吱声,又似摇头又象点头来了那么一下子,就走到了信访局大厅门口。看到了大木牌子,心想到了,而那个人又转回身去了。

進屋后找到排长队的地方,递上上访信,等了一会也没人喊,就到其它屋转了一圈,也没碰上功友就出来了。这时人越聚越多,闹闹哄哄的,还是没有遇见功友。就返回旅店,拿上东西,买张车票顺利回来了。

六、一点体会

从中我悟到,作为特殊历史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赋予我们许多新的、最好的东西,在讲真相、证实法中,只要我们心地纯正,没有任何杂念,我们什么事情都能做到,因为有师父在我们身旁,有护法神在我们身旁,我们还具有很多超越于常人的功能(神通),我们完全可以随意而用。而那些邪恶,那些坏人,它们业力是比较大的,它们的能力是低下的,是愚蠢的。如果我们没有做好,那一定是我们没有完全按师父教我们的那样去做,没有达到法所要求的那层标准,致使人心束缚了我们的手脚。

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宇宙中,我最对不起的就是师父,师尊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予了我们,给予了宇宙众生。而我却拿不出什么奉献给师尊,回报于师尊。师父说只看我们的心,可我的心往往却不那么纯。师父象对待小孩儿一样手把手的教我们如何做好人,如何做更好更好的超常人。可是我们却做不好,屡屡犯错误,有时还伤了师父的心。我也挺犯愁,为什么就这么不争气呢?我还能配当大法弟子吗?可是师父不放弃我,每当我跌到低谷,滑到危险的边缘,师父又一次再次把我拉上来。从中我也真正看到了师父那慈悲博大的胸怀。

我知道师父做的是世界上、宇宙中最无比伟大、神圣的事情,从古到今历史上任何事情都无法与之相比。我们走進了大法,那么我们就决不能在考验、迫害面前退缩。摔个跟头爬起来,那是迫害下发生的,我们否定它的最有效办法就是更加勇猛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