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帮我过难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原来我自己学法炼功每天安排的井井有条。二零零六年的春天,我的两个外孙女(双胞胎,都是小同修)在我家吃住了两个多月,一下子给我增添了很多家务,每天要八次接送上下学,虽然学校离家很近,因为住在六楼,就是这么频繁的上下楼也是很麻烦。另外还得考虑孩子的吃饭,有时候饭不可口,她们还不吃,毕竟是孩子。这一下子全乱套了,学法少了,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也少了,学法炼功心都不静。同修都说我情太重,被子女的情往下拖。事实也确实是这样。我因为自己没有处理好修炼和家务的关系,让我摔了一个大跤,摔到了鬼门关门口。

孩子本来应该小女儿(同修)来带的,因为看到女儿不精進,出于对女儿的情就想帮她照顾两个孩子,希望她能有更多的时间学法炼功。那时我想为同修做善事累点也无所谓。后来同修提醒我,我就留心观察她,发现她却利用更多的时间逛街,反而不精進。作为炼功人出了问题向内找,找出了很多的执著心,错了就改吧,我让孩子回到她们自己的家。

可是因为这段时间没有做好,心性都掉到常人那去了,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在送走两个孩子之后的第二天,身体出现重大的病业症状,发高烧,甚至失去了知觉,五、六天的时间吃不進饭,也不排泄,呼吸都很困难。孩子们说:妈,我们看到你都害怕,你病的都走像了,连眼珠都象死鱼的眼。我感觉生命真的很危险,身体疼痛难忍不能入睡,有时候出现昏迷,说胡话,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也很着急,我可不能死,这世我可得修成啊。一时很多执著心翻出来,怕给大法抹黑,怕死了又没修成等等。在不吃不喝的第五天头上,不迷糊的时候我就瞒着别人,摇摇晃晃的下楼(楼下就是药店)买了健胃片和退烧药吃了,我知道不对。这时楼下的同修给我送上来一点吃的,她走的时候我就把我吃药的事情告诉她了,并叫她帮忙把药给扔了。同修告诉我她们一直给我发正念呢。

同修走后我睡着了,睡梦中我清晰的看到一个象手指头长短的人,衣帽全是白的,一条腿跪下,歪着头看着我说:你醒了,某某神找你。我带着一些气说:他找我干什么,他算什么,他不是某某族的头吗?某某族只是大海里面的一滴水,我不要,(这时我脑海里又显现出大海,从上面掉下来一滴水落在海里),我要佛家功。这念一出,我看到离我不到半米的地方有两只很大的脚,我顺着这双大脚往上看,原来是师父!我就使劲往师父那边挪动身子,好象孩子见到母亲一样,心里一下子有了安全感和力量的源泉,心想这可有救了。

只见师父很高大,无比的威严,头上深蓝色的卷发紧贴在头皮上。在师父右后边三米远的地方站着某某神,白色的衣帽,与师父相比显的极其矮小。师父单手立掌于胸前,他也单手立掌,好象在使用思维传感说话。这个神说:此人天年已到,我要把她锁走,我找了她很久了,原来她一直被强大的功护着,我看不见她。这些天她学法不精進,她的功在一点点减弱,最后她吃了药使她掉出来,我才能让小鬼把她锁住。这神正要把我带走,师尊没有回头,但却无比威严的说:她是我的弟子,你不能把她带走,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

师尊的话音一落,那个“神”和小鬼都不见了,再看师尊也不再显现了。我却一下醒了,哪也不痛了,“病”全没了,身体轻松了,精神也非常好,也感觉饿了。我跪在师尊法像前痛哭,和师尊说:师父啊,是您赋予我全新的生命,我又能去完成我的史前大愿了。我一定去掉所有的怕心,抓紧救度世人。……

从此我好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堂堂正正的讲真相,心里没有了怕,第二天出去就讲退了十一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